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一场莫名的“伤寒” 六队 顾帼立  

2017-07-05 15:52:54|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3年,一场莫名的“伤寒”不期而遇了,险些让仅仅拥有20道“年轮印迹”的年轻之躯,行将就木。
       二十岁,人生最好的年龄,也竟从东北那旮沓溜达到过“阎王殿”门前,着实逛了一遭呢!
       73年“老”代销员侯彦霞调往团宣传队,俺在做文书的同时还兼管起了小卖部(呵呵,只拿一份工资呦!)。中秋节前夕,老职工多家多人多次问讯着同一话题: 啥时来月饼。可见小卖部在当时当地,确实发挥着不可小觑的作用。
       定好去分场拉月饼当天,俺发烧了,一测,嘿,上了38度5!念着连队等着月饼贺中秋,于是俺从燕华手中接过退烧片吞下,走起!毫没含糊,穿上棉袄,跟着马车老板颠颠地上路了。
       下午大家翘首盼望着的月饼拉回来了,可俺却烧到体温计的“头儿”上(从未有过的高热呀!)。月饼自然卖不成喽!还好,面对购月饼的“长龙”,俺迅兄“挺身而出”当上了“二掌柜的”。
        回宿舍躺在俺的“一亩三分地”,于是放心地让高温来得更猛烈些吧!迷迷糊糊听到医务室马大夫跟燕华说: “心跳微弱,强心剂!”于是,俺心脏部位接受“强心”了(直至今日,俺还在佩服他们的胆量哪!)。这一针下去,好家伙,心跳骤然加快,眼前满是金星。只记得人烦躁得很,不停地左右来回翻着身。
        马大夫以为高烧如此,绝非普通感冒。于是做出了不做其他药物跟进的处理决定。以防掩盖症状,导致误诊。赵指导员闻讯亲临指挥
: “上分场!”
      “系统工程”有序进行着。至于尤特兹怎样去的分场,营部张医生如何接诊,被疑似“伤寒”(当时分场出现了多例伤寒病者)后,又怎样报到在团医院,俺竟也全然不知了。
       呵呵,通过对所有可能引起高烧的系列检查,排除了肝肺出状况,认定(医院检验伤寒的疫苗早已用光)就是“伤寒”了。当晚俺已然是“伤寒人”了。治疗方案忒简单:大剂量的合霉素。呵呵,挺知足,温度逐步往下降,但一直徘徊在38度多。然而,十天后合霉素竟然用光了!呵呵,有办法!医院为我等“伤寒”患者换上马牛等牲畜所用大衣扣儿般大小的合霉素药片儿(瞅瞅,还有比这可怜的吗?!)。几天后吃得俺直吐绿水,医生见状医嘱停药(忒正确啦!)。住院一个半月,“热”仿佛附体一般,从未离开而去。医生很无奈,俺只得带着“余温”出院了。
       赵指导见到仍未“”熄火”且骨瘦如柴(绝无夸张哟!)的我,果断下令道: “回家治吧,别把小命扔在这儿!”(真心感恩如此英明伟大的领导)并特批俺迅兄陪同返津。
        回津当晚那高烧竟又卷土重来,随之挂急诊,随即确诊: 胸膜炎!胸腔已大量积液,心脏被胸水挤压已严重移位。第二天入住医院,开始了对症有效治疗,很快与“热体”拜拜啦。呵呵,俺终于活了过来!
        当时东北的医疗条件的确差矣,因为误诊险些丢了性命,南辕北辙的治疗,想想后果多么可怕!(大夫讲再耽搁下去,会产生脓胸、腹膜炎,会危及性命!)万幸啊,万幸!命,不该绝,呵呵,也没有绝!
       寒冬十二月,俺拖着极度虚弱的病体跌跌撞撞进了家门儿。最疼爱俺的爹妈着实吓到了。(有病一事,之前“包装”严实,只怕平添二老的忧思)。呵呵,进门后俺就哭了“鼻子”(咋也“写”不完的高温作业带来的恐惧与委屈,你懂的!)刚爆发出声,别说爹娘,自己都被怪怪的“聋哑人发音”声(胸水导致呼吸“窘迫”)吓住了。还是俺吗?赶紧凝声息音,任泪水无声“肆虐”而下。
      老妈用抖抖的手,摸着俺的额头:“还烫着!没事儿,妈妈在,会好哈!(仿佛抚慰着“三小龄童”受伤的心灵。)从未见过流泪的老爹扭身一旁,边清理鼻涕(强忍泪水的结果:令其改道啦!)边下达最高指示:“医院吧!”(浓浓的母爱,深深的父爱,俺懂的!)

       河北区第一医院(区级普通医院)急诊部,灯光下其貌不扬的中年女医生接诊。各位看过来: 手持一根寻常听诊器,她已经“探”到呼吸音的异常;凭着七八下的背部叩诊,迅速听出浊音,断定“大水”在胸。接下来的胸透,只是科学地印证了医生的诊断: 胸膜炎,胸腔大量积液,心脏已严重“靠边儿站”了。至此病情大白天下(若真的“安息”了,一定是枚“冤死鬼”哦!)。
        不能不夸赞女医生,“救死的医术”怎一个“棒”字了得?!三五分钟,就为俺颁发了“烧奴解放证书”。害人的“伤寒君”啊,给俺滚得远远的吧!
       一没留神,“乾坤”大扭转了!当得知链霉素是此病的克星,只要跟进,配合雷米封,痊愈指日可待时,俺爹妈、俺迅兄居然会笑了!随之俺也“灿烂”起来(亲情抵万金呦!)。
      然而遗憾的是,链霉素皮试呈阳性反应——过敏,打不成嘞!这命?!
      女医生得知“水涨三尺,非一日之成”的俺,是来自缺医少药的东北一知青,同情心陡然放大!出谋划策了: “为防止知青都到大医院开假假条,现政策是知青看病,只能在所属街道卫生院诊治。(哇,欺知青太甚了!!) 你的病情,其实极其严重,一天耽搁不得,一旦脓胸,腹腔感染,不可收拾。这样吧,我开个转院证明,去总医院吧!那儿病人多,药的批号儿也多。多选一,会帮到你。”
     好庆幸自己已经远离庸医!
     好感恩体恤“知青”意,翼护知青,人性化施政的“地方官儿”赵指导!
     好感谢找到病根儿,可使俺逃离“烧海”的菩萨女医生!
     可前路茫茫,特效药——链霉素,在哪儿呢?
     第二天,一应齐备的住院所需物品携带好,手持转院证明顺利挂上总医院内科就诊(呵呵,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明明不可为却为之了!)。
     然而治疗之路实在不平坦。没有床位!的确楼道里自带病床等候床位的人忒多。“车山车海”的壮观景象已呈现。
     面对没床难题,的确不好办!
     呵呵,情势所逼,俺“溜达”出一句“左”味儿极浓的玩笑话:“好医生拉俺一把吧!病好了还得赶快回东北抓革命促生产呢!”
     呵呵,一句带有时代印痕的玩笑,竟把老医生逗乐了,俺的床位也随之有戏了:医生思忖片刻,拨通住院部电话:“这儿有个危重病人,看看在哪儿加张床吧。”放下电话,扭头冲俺笑道:“不敢耽误你抓革命促生产,办入住手续吧!”
     啊?“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俺迅兄乐得合不拢嘴。事后才知,敢情遇上个管事儿的“大拿”主任。当即,俺兄妹的“谢谢”声于诊室响起良久。
     当天住进病房,链霉素皮试顺利过关并“享”用。当天“火势”即被压制转弱。第二天进行了第一次抽胸水手术。麻药针打头阵,紧随其后,纳鞋底子专用针般粗细的针头“嘎吱嘎吱”“前进”在后背肩胛骨缝隙间,穿刺成功,抽出一千毫升后不再继续。俺迫不及待地问:“抽光了?护士答:“还得几次吧,不能急的,让心脏随胸水慢慢回来。”额滴个天呐!还得遭几次罪呀?
      还好,对症的链霉素有了“用武”之地,胸水不再增涨升高。总共被抽了三次,余下的只能自身慢慢吸收了。担心“长歪的心”也悄然“复原”了。呵呵,想想真够吓人的: 大约六瓶矿泉水的水量曾经“驻扎”于胸腔。难怪平躺不下,只好将病床摇起坐着睡了两周;难怪纵有“八寸金莲”情急下也迈不开它,险些误了回津火车;难怪一激动却能发出“聋哑人发声”音;难怪……
      三次胸水抽出,终于不再“受气”,能够自由呼吸真好!
      链霉素继续发挥着强劲的效力。半月后体温正常,一个月后胸片显示炎症消失,胸水已无影无踪。很快俺又活蹦乱跳地回到了东北,继续“抓革命促生产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