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对我影响至深至远的朱逸老先生 冉正宝  

2017-05-16 21:3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去中山市小榄镇看望了朱逸老先生,他已耄耋之年,虽有自然的衰败之象,底气却还在。耳不聋,声音拔天入地,目光炯然。打了招呼后,他去接电话,似乎在调节亲戚间的矛盾或什么纠纷,他的小儿子洁淮和我们一起哑然失笑,90岁的老人了,还操那么多的心。
我与他相差近40岁,当他做三中校长(20团3营)的时候,我还是个8、9岁的小学生。部队文化教育工作的经历,历练了他坚定、刚直却又儒雅的气质特性,让人感觉既敬畏又亲切。在分场场部遇到他,我会仰着头打量他,别看是小学生,已经能够判断出谁有威严,谁可敬了。小学校长梁子云在我心目中就很高大,他是中学校长,就更高大了。
等我从三小升到三中时,他已经调到852总场部工作了。他大概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我也随着他在我视线中的消失,而大体忘记了他。等我进入10年级(相当于现在的高二)文科班学习,班主任宋文广老师组织班里十几个学生去总场场部听了三天语文课时,意外地又见到了他。他给我们上现代文阅读课,还有一位叫李建勋的老师,给我们上古文课,还有一位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这三天的语文课,是我人生中的蒙昧初化期,给予我就要突破黎明前的黑暗的感觉。所有的知识似乎一下子清晰起来,理解力也迅速提升了数倍,我最终能够考上重点大学中文系与这次听课有着必然的联系。我没想到语文课还可以这么讲、这么学,没想到语文老师的知识水平和文化底蕴还可以这么高,我完全进入了另外一种境界。在那里我第一次感受到朱逸老先生分步阅读法的魅力(后来他和同样从事语文教育的洁淮合著了《分步阅读法》,哈尔滨工业大学出版社,1993年)。三天的课很漫长,我有上了三年的感觉,还用一首打油诗记录了当时的这种感觉。
那时的朱逸老先生不再让我害怕,他的亲切和蔼、循循善诱的样子以及满腹学识,在我心目中换成了另外一种高大的形象。我暗下决心,自己以后要是当了语文老师,也要像他一样,让学生敬佩,不端架子,有真才实学,满腹诗书,能把课文真的讲明白。其实我之前遇到的语文老师都很不错,早早在我心中播下“中文”的种子,只是还没有遇到像朱逸老先生这样的开蒙师傅,让我在混沌中悟出了些许的清晰。
上世纪80年代末,我大学毕业分配去了黑龙江农垦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任教,没想到再一次见到他,还有李建勋老师,我们竟然成了“同事”,我受宠若惊和惶恐的心态现在似乎还能感受到。只是这时我是以成年人的目光再 次打量他,他在我的眼里又有了变化。全身散发着朴实自然的飘逸气息,举止随和,见人就微笑,话语中时不时夹带着军人惯有的动词“X”,——他已不是那个一望就令人生畏的大人物了,他似乎变成我邻居家的大爷。可这种认识上的变化并没有降低我对他的崇敬,相反,更觉得他有崇高的人格魅力了。现在想来以平等心态生成的崇敬才是真正的崇敬,可以扎根在心灵深处,经受时间的洗礼。
为了建设好农垦系统的高校,上级在垦区系统选调了一批学识才干堪称一流的人物来任教,比如从事语文教育的常青、李建勋、林一青、董涵铭、吕景和、刘培恩等,朱逸老先生也在此列,他们在部队或当地个个都是响当当的名牌,与他们在一起工作,真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三生有幸。
现在我还能清楚地记得邀请朱逸老先生给中文系学生做关于“大我”与“小我”讲座时的情景。他很谦虚地推辞说,他已经讲过几次了,就不讲了,我急忙说89级学生还没听过呢,他们都想听您讲。当时我做团总支书记,急着想搞点活动给系书记和系主任看看,所以当朱逸老师答应后,我“兴高”得有些“采烈”了,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生瓜蛋子来说,能请动大师级人物内心是有自豪感的。很快,他中气十足的声音就灌满主楼拐角的那个大教室,自然,他又多了一批拥趸,社会也多了一批纯净高尚的心灵。
他的大儿子洁操在我上7年级(相当于现在的初二)的时候教过我历史课。一次他讲到五代十国后梁的开国皇帝朱温,他说,“这个荒淫的后梁太祖和我一个姓,姓朱,名字叫温,他妈的,倒过来读就是‘瘟猪’了。”同学们自是一片大笑,自此我记住了洁操老师的幽默,也记住了那一大片开心的笑声。其实洁操老师的幽默源自于他的父亲,朱逸老先生的身上也时刻散发出幽默的味道,这种味道也渗透到了他的课堂。
我在师专附中见习过一年,与他的小儿子洁淮有过交集。洁淮的性格与他的父亲有些出入,随意中还带有我们这辈人应有的警觉和变通。朱逸老先生却耿直到一条线,认准的事情会以最短的距离快速奔去并始终坚守。在文革中面对坎坷他有什么表现,我没有细去打听,在临近退休时遇到不公正待遇时所表现出的刚毅与不为“一袋大米”折腰的精神气节,让我辈汗颜和向往。
而今站在朱逸老先生在广东的家,我突然有种时空穿越的感觉,以前认识他的背景是北大荒的黑土地,而今看到他的背景是南方的温热红土。北战南征,他让生命实现了丰富性和选择性,“老夫有幸来中山,竽充永宁一村民”(老先生2008年写的诗句),他让生命最终回归了宁静和原点。90岁的一生已不短暂,可他的一生还远远没有结束,然而更没有结束的是,对我辈思想和行为的至深至远的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