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如烟 一队 陈朝  

2016-12-26 07:15:20|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如烟 一队 陈朝 - 852农场3分场知青 -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北大荒的老邢刚刚来过电话,告诉我马号的张殿举大爷己去世。放下电话心里久久不能平静,46年前在北大荒的生活一幕幕又浮现在脑海中……

     那是1970年的夏天,我才19岁,在马号工作,白天打草、铡草,晚上住在马号值班室,和两个老饲养员就伴。张大爷和王大爷常年轮流值夜班喂马,大家就睡在一个土炕上,聊天读毛选,时常通宵的看书且没人打扰,还有一盏长明的煤油灯陪着……两个贫下中农,忠厚老实,都是58年后奔亲戚来荒的印象最刻的是张大爷,大字不识一个,老伴己病故,冬天还光板穿着黑棉袄,顶多贴身穿个白粗布掛子,腰间扎根绳子一裹就得慢性咽,听他咳嗽我就难受,找方喆给他扎针治疗多次,也未管用。

    那年夏天全场爆发甲肝,我也未能幸免,在总场住院治疗期间,缺医少药,只能穴位注射B12,服用自制茵陈丸。由于病号源源不断,转氨酶化验一正常就出院,並给开了40天全休假条。回到连队,我就决定暂時搬出马号,一是白天可以心安理得的看一整天书,二是晚上睡个踏实觉,既有利于学习又有利于身体于是我到大宿舍找了張空床住下,这是间小屋,已住着总场青年小吳和同学老n,白天他们都去干活,我就一个人在屋里看书,先找到一本狄更斯的《老古玩店》苏联学者写的《拿破仑传》,没多久就看完了听说刚从营里调来的转业干部g存有雨果的《悲惨世界》,分想看,就冒昧地登门求借,欣慰的是老g不但滿足了我的要求,还同时拿一本雨果的《九三年》,书上盖着他的铭章,力荐我先读我真是由衷的感激,滿载而归。真是本好书,是最触及我心灵深处的一本书,终生从中获益。此书读到尾声時,小吴悄悄地提醒我要留神,因为他看见老n抱着好多自己的书交到连部。对他的忠告我不以为然,因为我看的一本名著《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就是n从北京带来的,还特别向我推荐了雨果的《悲惨世界》,怎么可能呢不必多想。意想不到的事偏偏发生了,次日晚上连里組织全连职工交旧书的活动,我去的晚,真想不到个小小的连队居然有书如此之多,除了许多小说,还有多菲、雪莱、莱蒙托夫诗集,怎么连苏联《青年近卫军》一类的书也来了?!此时,心中感到絲絲寒意。接下来几日就是交旧书,批判看旧书,还批活命哲学。除了连里召开的各种小会,版报宣传也非常活跃,纳闷儿的是,我一直是负责连里版报宣传的三人之一,一直做连里的组稿写稿工作,现在却没人通知我参加相关活动,心里别扭,不让参加也罢反正我只有毛选四卷及《联共布党史》,没的可交。找到另一个负责人团支部宣委王林问讯,他说也不知其中缘由,没人通知他加。不日,王林突然找我,说连里通知他调到蛤蟆通水库工作,马上去报把临走前团支部会上解的情况告之:我入团的事告吹,原因有三,一是支部通知我马上开我的入团发展会,我却执意去住医院治甲肝,活命哲学二是经常看旧书三是住院期间搞对象。二是确有,一是歪曲事实,三是无稽之谈。他还讲老n在农排给他提了不少意見,主要起团支委带头作用,看红楼梦临分手時嘱咐我要正确对待别人意見。王林,我的同学,刚上中学時我当大队委,他是我上届的大队委,队委分工時,他带我67年主动赴北大荒又不约而同地报了名,分到同一连队,73年被选送上大学,留北京教书,成了一辈子的好友。

     事情越来越不妙,版报上新登了一篇未具名的文章,文中说有人执迷于看旧书,想开资本主义的老古玩店,此人还一心想学作看《九三年》对法国资阶级大革命特别热衷……,虽未点名,字字句句冲我而来,如此熟悉,来路一目了然。天津知青林连珠,平日关不错,是连里的司务长,消息灵通这次特别提示我,连里这次就是来的,晚上就开全连批判大会,别扛着,主动做个检查,先过了这一关。考虑再三,我先找到老g,向他说明我将不得不把《九三年》交出的原因,並就此道歉,同時告诉他《悲惨世界》放在马号,没人知道,事情过后,我再找机会还给他。老g很宽容,表示理解,还好言安慰了我。这道坎儿过了,心情就松快多了。晚上大批判会,各班排代表发言,我主动要求发言检查自己看旧书的过程和认识,批判自己,讲自己一开始想试用批判的眼光来读这些旧书,结果不由自主地身陷其中,隨着书中资产阶级人物的喜怒哀乐而动感情,把批判的事置之脑后,这是小资产阶级思想在头脑里……四周悄然无声,我刚讲完话坐下,一个熟悉的人影忽的站起来:“刚才陈朝虽然讲了很多,但他是不是真正识到自己的错误,我看不是,今天他还来找过我……"我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以后一句话也没听进去,谁还发了言,讲了什么话,毫无记忆,直到散会,才如梦方醒,心想这回完了。第二天晚上的班组批判会,我一言未发,号班的所有人没一个讲昨天的事,排长党支委刘石贵、班长党员李大爷都和大家扯些批旧书以外的事,以免我难堪。但连里下次的批判大会我是躲不过了,说什么也没用,人为刀,吾为鱼肉。谁承想第二次批判大会主题突变,老g成了被批判对象,说他散布旧书,毒害青年,还提到他历史上的问题……事后珠告诉我,那天敎导员叶建民来连听指导员们汇报连队阶级斗争新动向,批看旧书,还要拿我当典型批判。当时叶教导员讲了这样两句话你们应该批判那些散布旧书的人,而不是批判看旧书的知青。教导员定了调,谁人还敢执拗。事过多年,我在连队文化馆发现一本精装版的《美洲政治史纲》,少见的书,打开扉页,上有题名,叶建民1960年购于南横林子如此一个爱书之人,也是一个学问很深的人,为什么不能放过另一个爱书之人呢?!后来,我把这本书带回北京连同本《九三年》和一盏马灯放在一起,摆在沙发边,时时忆起往事。

往事如烟 一队 陈朝 - 852农场3分场知青 -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此后,十六连无书可看,一是找不到书,二是不敢看。家里得知此事后,给了我一套鲁迅全集,还是精装的,这些书够啃一阵的,公开看,没人敢找碴。年轻人的求知欲是无法禁锢的,数月后,又有书籍不断流入一队,除了名著,还有些国的政治军事著作。我忍不住,悄悄的看,晚上在号通宵的读,白天把书锁在旧皮箱里。除了马号的两位大爷,无人知晓间一长,就疏忽大意了,那一大去北边草甸子打草,中午往回赶路时,才想起昨晚看的书忘记锁到箱里,一路上忐忑不安马号白天是个人人往的场所,若是有人翻到交连里,麻烦就大了,后果不堪设想。一回到马号,直奔值班室,屁大个小屋翻了个遍,没找到那本书,也不知是什么人拿走了,但愿别出事。傍晚,张大爷来值夜班喂马,看我惶惶不安,一脸的沮丧,就说:早上,看见你把书放到被窝卷底下,没锁进箱子,就赶车走了,快上班时,我看见xx向马号走来,就赶紧进屋把书塞进麻袋,甩到顶棚上。我马上搬了个凳子钻进顶棚,在深处摸出了麻袋。呵,还扎着口,打开一看,一堆皮条和马鬃缠裹着那本书,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再看张大爷正在喂馬,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似的。记王大爷说过因为我入团的事,连里来问过他,陈朝晚上都看什么书,“老是看毛选,还帮着我一起学。”都是大实话啊!

    79年返城后,忙着养家糊口,自学学历,忙于工作,还要照顾多病的父母亲,北大荒12年的生活记忆逐渐淡忘,也可说是没功夫想2006年闲下来,和几个荒友相约回到连队见到了一队和马号的老人,在总找到张大爷,一起吃的饭以后每年都有联系。如今张大爷走了,享年93岁,好人长寿啊。久未提笔,今日特为老人写一篇,以寄托自己的哀思,同追忆北大荒的青春段,以寄托对那个年代的反思。

    斯人已逝  吾心依然   可堪回首  往事如烟。

 

 

                                     20161224日     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