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写在母亲的忌日里 六队 大荒  

2014-07-15 23:41: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母亲的忌日里
 

妈妈啊,你不要再老了
你再老下去我就没有妈妈了
没有妈妈的游子就永远回不到故乡了
没有妈妈的故乡就成了一个空壳了

哦故乡故乡
故乡是妈妈居住的地方
妈妈是故乡的心
妈妈是故乡的魂
是升起在朝朝暮暮的温暖的炊烟
是守候在风中雨中的简陋的鸟巢……

 

妈妈啊,你不要再老了 
你再老下去我就没有妈妈了
没有妈妈的儿子年龄再大也还是孤儿啊
年龄再大的孤儿梦见的也还是妈妈的怀抱……

哦妈妈妈妈
妈妈是儿子的天堂
妈妈是儿子的宗教
是生命的源头灵魂的归宿
是理想的寄托精神的依靠……

                                                   

妈妈啊,你不要再老了
你再老下去我就成了孤儿了……

这首诗是谁写的,我不知道,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首诗恩情似海,入木三分,字字敲打着游子的心,句句凝结着儿女的情。

        这首本来不是诗的诗,我反复的默读了几遍,每一遍我扑捉到的感觉都不一样,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汇集到最后,千头万绪涌上心头。生命之悲催自不必说,单是死活的差别,就让我不禁汗涔涔而泪潸潸了,因为我的妈妈已经不在人间了。

        714,是母亲的忌日。屈指算来,母亲已经离开我们三周年了。

        由于我常年在外,无法陪伴和照顾母亲,与母亲的相见,都是在梦里,或者在电话中。所以,至今在我的意识中,似乎没有确凿的参照物,让我感到母亲离我而去。

        在母亲的忌日里,想起了三年前的今天,孤苦伶仃的母亲,把一辈子都给了我们的母亲,真的走了,而且不会再回来,我真的不敢相信这种最疼的疼痛。但有一个事实,还是把我从幻觉里无情的拽了出来,因为无论如何,我打给弟弟家里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中,永远都不会再听到母亲的声音了。我想到了台湾诗人余光中的《乡愁》: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乡愁是一丈小小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母亲的一生,普通平凡,但她终究是母亲,她可能没有享受到天下母亲那些应有的荣耀和福份,但她却吃尽了天下母亲可能吃到的那些心酸和苦难。

        应该是1958年,父亲在广州空军部队服役转业,把我母亲从美丽的南方广州,带到了遥远的黑龙江军垦农场。父亲在我十岁时,不幸去世。父亲这一走,惨了,留下了我母亲一个人带着三个可怜的孩子,在荒凉的北大荒农场,度日如年,苦苦挣扎。那时正好赶上知青上山下乡,连队领导总会安排一个女知青住在我家,帮助母亲排遣寂寞,嘘寒问暖,打理生活,算是熬过了那段艰难岁月。

        母亲一个人拉扯着我们兄弟仨人,带大了我们这一辈,又带大了我们的下一代,正当该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她却走了。仔细想想我们的人生,不都是这样日复一日的可怜兮兮的被岁月蚕食着吗。

        母亲的走,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改变,顶多在统计人口时,中国又少了一个人。但母亲的走,却改变了我。

        生活里,我从此变的沉默寡言,笑容被冷漠取代,温柔被横眉顶替,忧郁的眼里没有眼泪,却常被电视里的感人画面莫名的湿润双眼。人变得愈加触景生情,一切的坚强,被脆弱所包围。

        当我渐渐知道和懂得人生的直路该怎么走的时候,精神却扭曲的不可救药,性情暴戾的不知世上还有快乐两字,头顶上的天空,也变得总是灰暗的,可见母亲在我生命里的分量和影响。开头的诗里,说的没错,力透纸背:“妈妈是儿子的天堂,妈妈是儿子的宗教。”

        说实话,丧母之痛,人皆有之,这个世界没有一种痛是单独为你准备的,这种忧郁的心理,恰好平衡了我写文章时,所表现的轻松幽默感,这可能也算得上物理学里说的“守恒定律”吧。所谓 “文如其人”,通常的情况下也许没错,但遇到了处于纠结时的心境,这话可能是有误差的,甚至刚好相反,这个时候往往是“人不如其文”。

        尘世的屋檐下,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事,就有多少痛,就有多少断肠人。母亲走后,我在悲痛中写了系列追思文章,纪念母亲,都是记忆里的述说。我免不了回头去翻看我的QQ空间旧“日志”,就选其中《昔人已乘黄鹤去》里的一段话,作为这篇文章的尾声吧:“的离去,我的打很大,到了什叫真正的永,以前的永,似乎都是暂时的永,仿佛再也不到母件事,才是我人生中永久的永钱钟书在《》里所言:你要永久,你向痛苦里去找。”

写在母亲的忌日里          六队       大荒 - zq8523 -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这是在弟弟家我给母亲拍照的最后一张照片
 
写在母亲的忌日里          六队       大荒 - zq8523 -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这是坐落在广州增城市万安园内的父母合墓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