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安哥拉印象(三) 六队 邵利民  

2013-04-12 22:40:30|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人的素质

  国人的素质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由迪拜到北京的飞机上乔工跟我说:飞机的卫生间里有用中文手写的“用过的手纸请放入箱内”的字条。他很有点愤愤不平的意思。这是阿联酋的航班,整个行程都是用英语服务的。怎见得就是中国人那么不文明呢。其实我也看见了。

  无独有偶,在阿布扎比(阿联酋的首都)的中餐馆卫生间里也有同样的中文字条。是不是全世界的人都认为只有中国人才会如此的不文明呢?而在这个卫生间在字条的旁边就堆了不少的用过的擦手的卫生纸,有点成心的意思。

  海山公司的一个工作人员有一点儿感慨的和我说:有时候中国人的素质还不如黑人。他给我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说由于葡萄牙人多年的教育黑人平常不会随手乱丢垃圾;黑人开车如果你是右转弯他是直行,他会停下来让你先过去。这个我还真见到过。由于安哥拉的机会多,有越来越来多的中国公司到安哥拉来创业,也把国内的种种不文明的做法带到了安哥拉。本来类似我们搞的援外项目也有拉动国货需求的意思。可是无耐的是国内的产品质量不行,让做项目的人很有点底气不足。以为安哥拉的经济落后,要求不会太高,实际上安方的要求并不低。据介绍某项目配套国内的品牌空调器,由于质量问题两年之后安方就全部拆除了,换为其他国家的产品。工程的设计、施工质量也有问题,援建的某医院由于不了解安哥拉的地质条件,工作不细致,墙体开裂,现在又花了好多钱修理。这些东西让国人很没面子。要知道一旦毁誉再建立起来就很不容易了。           

                                              烫伤

 我们是12月8日从北京出发9日下午到达罗安达。吃过晚饭之后安顿下来想烧点儿水沏茶喝。

 我们这次考察没有钱住宾馆,就住在海山公司的员工宿舍里。为了接待我们,海山公司为这几个房间现焊的铁床,床头的油漆还没干透。房间内的被子、褥子等生活用品都是现买的。好在海山公司的基地里卖什么都有,这里就好象是一个中国城。

 毫无疑问那沏茶的茶杯也是刚买的国货。我烧了开水沏了两杯茶。我还没离开桌子,其中的一只玻璃杯就炸开了。开水洒在桌子上又溅在我的腿上。平常老看《养生堂》电视节目,关键时还有点儿作用,我赶紧跑到卫生间用凉水冲,又抹了一些肥皂水在腿上。这样处理的好处是没有起水疱,但后来还是紫了一片有一尺多长,脱了一层皮。如果起了一大片水疱,我们刚到这里还没开展工作,我可怎么出去呢?

 后来才知道我从水龙头上接的水是不能喝的。洗漱用的水是海山公司自己打的机井有150米深。这里紧靠海边这水是不能喝的。喝的都是瓶装水。好在由于发生了一点小事故,这天烧的水我们两个谁也没有喝。

  由于语言不通,我们没和黑人聊过,不知道他们家里是不是也喝瓶装水。如果是那样,那是一定会增加他们的生活成本。听海山公司的人说他们雇佣的黑人一天的工资是10美金(中国有一点技术的工人月工资4000-6000人民币)。有的黑人一天只吃一顿饭。有的还养了好几个孩子,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养活的。这里的物价并不便宜。例如在餐馆点一个18美金的菜,在国内同样的菜也就是18元人民币。也就是说这里的物价大约是国内物价的6-7倍。                   

 

                                                                        腰疼和拉肚子

 本次去安哥拉考察是自筹资金,考察结束以后才能报销。生活条件并不是太好。接待我们的海山公司给我们腾的房子是平房(他们自己也住平房),有卫生间,是蹲坑的那种,能洗澡。床是公司用钢管焊的,我们住进去时油漆还没干透。床上的褥子很薄大约只有2公分厚。在家里睡惯了好几层的厚褥子还真不习惯,加上北大荒落下的腰病,睡了一两晚上就开始腰疼,特别是不能平躺,一晚上就是侧身朝一面睡,然后特别费劲的翻到另一侧睡。后来我把出来时穿的棉袄铺在底下才好一些。我们这个专家组的人员是临时组成的,8个人之间并不熟悉,所以我也没吭声。一天在汽车上说起来,这个说腰疼那个说腰疼,我才冒了 一句“我的膏药都贴了好几天了”。他们都不说话了。在这8个人当中我的年岁最大。

  我们第一次和安方的人员谈判,由于堵车很晚才开始,谈到2点多才结束。吃饭是去一家自助餐。这里的自助餐是进门一人发一张卡,拿盘子取完饭菜用电子秤称,按分量最后算钱。饮料是另算的。看别人都点了饮料我也随大流要了一听可乐。没想到黑人小伙子送来的杯子里还加了冰块,凉得很,我只好一小口一小口慢慢的喝。餐厅的卫生是一般般,能看到苍蝇飞过。这顿饭下来平均每个人200多美金,还是相当贵的。这种餐厅里有外国人也有黑人。比起那些一天只吃一顿饭的工人来说可以看到这里的贫富差别还是很大的。

  到了晚上后半夜感觉肚子不舒服,赶紧到厕所。后来和我一个房间的ZG也去了一趟。由于停电没有水冲,就那样在厕所里臭了一夜。后来有经验了,白天就用空的水瓶子灌上水以备不时之需。幸运的是拉肚子的情况并没有进一步发展。我的经验:中国人讲的水土不服是有道理的,出国吃饭要少吃(有人主张多吃也有他们自己的道理)。和我一个房间的ZG可就没有我那么幸运了。                     
                                                印象

 我们去安哥拉的时间是安哥拉的雨季(安哥拉一年内仅分旱季和雨季)可是也没见下多少雨。一天当中,中午室外温度能有30多度,一到下午4点多就刮起小风来,也就没有那么热了,那里的气候还是比较容易适应的。

 在安哥拉呆的时间不到20天,也就仅仅有个初步的印象。由于安哥拉是葡萄牙多年的殖民地,首都罗安达当地人讲的都是葡语。至少在罗安达黑人已经没有了自己的语言。这里的所谓俚语就是残留下来的少量原部落的语言。据说安哥拉内地的省份,黑人部落里还有他们自己的语言。我问了一下好像这个国家也没有自己的作家和文学作品。

 由于这里的机会多,我看见一些中资公司在安哥拉已经有相当大的规模,有建筑建材的巨大厂房,看见那种30-40吨的运输车可以用成堆成堆来形容。由于这里没有蔬菜,中方公司就自己开地种菜,主要是满足自己的需要。说起来他们的创业经历,有的场景类似于北大荒。
       中国公司的发展造就了一些就业机会。在我们住的地方可以看到海山公司雇佣的黑人,这些人穿着拖鞋,精瘦精瘦的,干一些挖土方,筑水泥的粗重活计。安哥拉的用工制度很严格,要想随便辞退一个工人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例如一个工人迟到、早退、旷工想辞退他,那就需要有一系列的实打实的证据才行,所以一般情况中国的公司也不愿意添这个乱。

 最后一天要签谈判的协议了,中方将有参赞出席,要求对方也有相应级别的人员参加。安方来了一个又高由壮的年轻人。由于堵车的原因我们的翻译迟迟不到。后来发现这个外交官会汉语,我们就随便说了一句想让他临时翻译一下,免得大家都在等。这小伙子说了一句”A small”(会一点点)推辞了。在谈判的过程中参赞小声提醒我们说注意这个人会汉语,因为我们难免会小声商量一些事情。后来签字结束了这个家伙才说他在北京待了8年,是北京某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有和他一起上楼的人说:跟他一起等电梯时,当他得知电梯一次只能上四个人时候(原来能乘6人),这家伙随口冒了一句“我X”(北京男人的不雅口头语)可见这个人的汉语不是一般。让我们看见黑人兄弟狡猾的一面。                                   

                                                                                                       

                                                                                                                             2013-3-21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