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再说说《论语》的“豹尾” 一队 牛耕  

2013-01-10 13:58:18|  分类: 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面说了《论语》的“凤头”,接着再说说《论语》的“豹尾”。
        中国文人,喜欢把精彩文章的结尾称为“豹尾”。“豹尾”,色彩艳丽,简洁、生动、有力,容易予人以鲜明的印象,回味无穷。
       《论语》的“豹尾”,当然也是在全文的最后,第二十篇《尧曰》的结尾三句:
   
     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
    不知礼,无以立也!
    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命,是我们经常需要探讨的一个概念。过去,人们常把信奉“命”的言行视为封建迷信,好像一说到命,就是大逆不道,非得大批特批一顿不可。其实,这很值得商榷。命的概念应该是很宽泛的,不能只做一种解释。
        孔夫子在这里倒没有要我们信“命”,也没有要求我们完全听从“命”的安排。他老人家只是要我们“知命”,要知道“命”,了解“命”是怎么一回事,否则,就不能成为真正的君子。
        那么,什么是“命”呢?
        我觉得,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命是我们的生活历程中那些不能改变或者难以改变的东西。比如,有些人生来是女人,而有些人生来就是男人,男人和女人各有各的生理功能和社会责任,这当然无法改变。再比如,有的人个子长得高,两米开外;有的人却身高一米四十几,几乎算是侏儒。这当然也无法改变。说这些是“命中注定”,没有问题吧?
        冷静地想一想,正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一面,而且这一面往往又是不能改变的,从而造成了每个人在社会上占据着不同的位置、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二次世界大战的风云人物、英国元帅蒙哥马利,曾经把手下的军人分为四种基本特性:聪明的、愚蠢的、勤快的、懒惰的。他认为,聪明无比而又特别勤快的人,最适宜的职务是参谋;性情懒惰但头脑灵活、耳聪目明的人,可以培养为司令官。蒙哥马利的主张,不能说没有道理。这种从实践中提炼出来的经验,往往最适用也最管用。
        有一句常常被引用的话,不想做元帅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兵。据说,这是法国人拿破仑的一句狂言,确实十分贴切地描绘出了他本人的狂妄和野心。然而,我们换一个角度掂量掂量这句话,可能就会发现,一个成天想当元帅的士兵,绝对不是一个好兵!
        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分量,一味地追求不可能达到的极致目标,最终带来的常常是悲剧。
        然而,社会上的人们常常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动不动要和命运“抗争”一番:明明只有一米七十的身高,非要想和姚明整个高低,要去NBA谋求发展;天生了一副公鸭嗓,五音还不齐全,偏偏要做明星梦,拼死拼活往银幕、荧屏上闯,不撞个头破血流决不罢休!
         类似的事例,难道还少见吗?
        人类是富于浪漫色彩的高级动物。每个健康的人都有过幻想的经历,尤其是在青春时期,幻想的力量和影响几乎无处不在。幻想自己成为伟大的人物,幻想自己能作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事业,幻想自己去当明星、作家、工程师、发明家、政治家,幻想自己奇遇白马王子、天仙美女,幻想、幻想再幻想,直至自己长大成人,幻想最终破灭!
        孔夫子说,三十而立,五十而知天命。古人的平均寿命只有五十来岁,三十而立、五十才知天命,是不是太晚了?
        晚是晚了点,可这是人们自己造成的客观事实,没有办法改变。回首人生道路,年轻的时候,什么话都敢讲,什么事情都想做,也都敢做。对别人的成就和地位,往往不屑一顾:你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能做到!慢慢地年龄大了,才有可能领悟到,别人能做的事情,自己真的无法做到。简单地讲,上海的小伙子刘翔,百米跨栏如飞燕一般,只用13秒左右。换一个人,累得吐血,也跑不了这么快。
        只有大智慧的人,才会及早悟出类似的道理。
        语言大师侯宝林先生说过,一个人要想作出一番事业,要有三个条件。第一,要看你是不是那个材料?侯先生说,他也曾经想过,挣个世界冠军,给国家争光。可是不行呀,就他那身体,打乒乓球,累死累活也打不过庄则栋。思量来思量去,自己只能说相声,就得走这条路了。第二,要有名师指点,少走弯路,还能尽快提升到更高的境界。第三,勤学苦练。第三条最不重要,这是因为,几乎所有的人在短时期内都能做到勤学苦练。
        侯宝林先生的一番话,的确可以令人大彻大悟。仔细想想,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
       “看你是不是那个材料?”也就是问你:“知不知命”?
        体育界选运动员,文艺界选演员,特别是芭蕾舞演员,要仔细验看孩子的腿骨和身材,条件不够的绝对不会被选中。这些基本条件,也应该是“命”吧?
        知道自己是什么材料,选择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踏踏实实地从事自己能够胜任的工作,健康而快乐地行进在人生道路上,不是君子是什么?
 
        第二句,不知礼,无以立也。通俗地解释,不知道什么是礼,就无法在社会上立足。孔夫子特别注重“礼”的作用。“礼”是必须遵从的道德上的界限,不应逾越雷池一步。他曾经这样要求自己的弟子: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在和儿子孔鲤的对话中,孔子也是要孔鲤去学礼,“不知礼,无以立也”。
        那么,什么是“礼”呢?从孔夫子的论述中,我们不难体会到,礼就是规矩。做事情、做人,都要按照一定的规矩去做,才不会走偏差。
      “礼之用,和为贵。”这是孔子的学生有子讲的。“和”的意思是恰当,拿摸好分寸,恰到好处。为了让学生们理解得更为准确,孔子有对这“恰到好处”作了十分详尽的解释:“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对人恭恭敬敬,当然十分必要。但如果恭敬的过分,成了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对方可能会感到不舒服,旁人看着也很讨厌,一番努力反而徒劳无功,岂不是费力而不讨好?做事谨慎,是很可贵的素质,但若谨慎得过头,胆小如鼠,畏畏缩缩,畏葸不前,反而会耽误大事,甚至会酿成大错。见义勇为,挺身而出,历来为英雄之本色。可是,如果勇猛得过了头,甚或出现防卫过当,误伤他人,把事情越搞越乱,将好事办成错事,后悔莫及之时,该有多伤心!性格开朗,为人直率,有什么说什么,常是被人称赞的优良品质。但若出言不慎或出言不逊,无所顾忌,信口开河,就会被人认为是尖酸刻薄,不怀好意,惹人厌恶。总而言之,运用礼,一定要保持在合适的火候上,既不能“过”,也不能“不及”。孔子说,过犹不及,都是错误的。
        知礼,是让我们以适当的方式融入社会。这一点特别重要。
        现在,有一些人使用不正当的甚至是肮脏的手段,得到了巨大的权利和财富,遗憾的是,这些人不但没有受到社会舆论的公正谴责,反而被某些人视为成功人士,贻害后人。比如,有一个姿色平平的女人,靠着女人的特殊本领,闯入一个个家庭,并使用不为人知的独特手法,拆散一个又一个家庭,同时运用结婚、离婚再结婚的手段,变成了某一业界的知名人物、某一名人的合法妻子、某些财富的合法持有者。大家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如果全社会都吹捧这种人,以这种手段进入主流社会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的生存环境会变成什么样?千百年来,我们的前辈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社会文明,还能存在下去吗?
        现在,的确有些人心不古了。宋代,大奸臣蔡京被递解遣送出京城。尽管他带着满船的金银财宝,身边又有如狼似虎的一半随从,但沿途的百姓们对他嗤之以鼻,粮食不卖给他吃,水不卖给他喝,旅店不准他租住。人们的正义行动,压住了蔡京的气焰,虽然手中握有那么多财富,最终他却活活饿死在金银财宝之中。在号称文明程度大大发展、进步的今天,再遇到蔡京,我们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

        第三句,不知言,无以知人也。人世间的所有感情交往,都需要依靠语言。按说,除非是方言或外国语言的限制,可能会造成情感交流障碍,一般情况下,我们都能听清楚对方讲述的内容。但听清楚并不意味着能听懂、能听明白。这是因为,我们人类的语言实在是太丰富了,有时候,丰富得可以令人如坠五里雾中。
        有些话,是不经意说出的,也许并非说话人的本意。《论语》中记载,孔子和弟子路过一个地方,听到弦歌之声,不由得说了一句:“杀鸡焉用牛刀? ”弟子们听着不对味儿,觉得和先生以往讲的道理不一样,便追问孔子是怎么回事儿?孔子大概是笑着说,我那是一句玩笑话,不要当真。类似的事例,古往今来数不胜数。听别人讲话,能知道对方真正的用意,也需要一些鉴别能力。我们不能不在这方面下下功夫。
        有些话只是比较动听而已,说话人并不准备真正地负责任。上海市场上有一句挺有名的广告用语:“买某某某某,给你带来好运气!”我们不仅要问,买了你的东西,出门跌了一跤,路上还把钱包丢了,根本没有得到好运气,你负不负责?你打算赔偿吗?而且,买一件东西就能带来好运气,可能吗?有道理吗?真的能实现吗?生活中,可以碰到很多类似的广告。毫不客气地说,类似的允诺基本上是不算数的,如果把这些话当作金玉良言,离倒霉的日子就不太远了。
        有些话是说给别人的,让别人去做,自己不一定去做。就好像到处宣传劳动光荣的人,很少有人亲身参加劳动。很多领导者,讲起话来头头是道,要求别人一丝不苟,制定的政策法规滴水不漏,但对不起,就像过去人们常说的那样:马列主义手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这样的话,说出来意义也不大。
        有些话是大话、空话,最典型的是逢年过节发的短信息,可以说是用尽了天下最无聊的语言,表述着令人啼笑皆非的情感。2007年初,有一条“送猪”的短信息。按照短信作者的说法,要送出一万多头具有各种象征意义的小猪给朋友,翻来覆去地讲些拜年话,乏味得很。其实,把好话说尽了,就没有味道了,反而让人觉得好笑。以前,有一首有名的歌曲《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歌中唱道:“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他好比大松树冬夏常青。他不怕风吹雨打,他不怕天寒地冻。他不摇,也不动,永远挺立在山颠。”(我没有核对原文,也许会有文字错误,但大体意思不会错。)这样的豪言壮语,听起来很有些顶天立地的味道,很能激发人们的热情。可是,认真想一想,即使是松树,能永远挺立在山颠吗?动不动就讲“永远、永远”,天底下真的有永远的事情吗?单纯靠豪言壮语激发起来的热情,能够长久吗?
        孔子就不这样讲话。老先生也赞颂松柏,但他只是说“岁寒知松柏之后凋”。松柏并不是不凋零,只是“后凋”而已。其实,“后凋”就很不错了,但非要讲“不凋”,把话说得绝对了,好像提升了意境,其实是偏离了正确的路径。
        还有些是不怀好意的话,话里藏话,笑里藏刀,或者是诽谤诬蔑,颠倒黑白,总之,全是些伤害人的话。这里就不想细说了。
        说到这里,我们应该特别感谢孔老夫子的提醒。在社会上闯荡,和各种各样的人交往,不知言,怎么能知人?不知人,怎么和人打交道?怎么和人相处?   

        孔子和他的弟子们很讨厌专会花言巧语的人,《论语》里不止一次强调“巧言令色,鲜矣仁”,认为这一类人没有什么仁德。孔子还说:“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意思是说,古时候的人不多说话,为什么呢?他们认为,说得很多却做不到,十分可耻。

 从这些简单而朴实的言词里,我们一定能领悟到更为深刻的道理。


        前人曾经说过,半部《论语》可以治天下。作为寻常人,不一定非要想着去治天下,常常记着《论语》的凤头和豹尾,靠孔夫子的这六句话,也可以生活得充实、幸福吧?
                                                                                                                   
  
   
                                                                                                                2007.8.26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