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再叙往事:难忘(二) 九队南天竹  

2012-06-02 13:44:26|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叙往事                                                                    

                                                              

难忘(二)                                                                

                                                                    

                                                                  

    我是一九七三年九月由农场统一分配到九队工作的。那年我刚满十六岁. 个头不足155,又瘦又小。集体宿舍的知青大姐们都亲昵的叫我“小不点。”连长把我安排到基建三排工作。这个排主要工作是制砖。排长姬华忠,他比我大9岁,那时他给我的印象是:能干、力大无比,干起活来精力总是那么旺盛!

  74年的那个冬天,最让我难以忘怀。三排奉命到远离连队30多里的11连挖排水沟。那一个多月,着实让我感到了生活和劳动的艰辛。天气的寒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环境的艰苦。我们住的是简易的工棚,睡在用麦秸铺成的大通铺上。晚上收工回来,将近30人全都挤在20多平米的工棚里洗漱,大家只能简单的擦擦脸洗洗脚就上床了。

  第一天上工,我和姐妹们就尝到了尖镐、铁锹、大锤、钢钎 的“味道”。特别是我这又瘦又小的“小不点”尖镐拿起来都费劲,何况要抡起镐来向地面凿,不用说有多困难,就可想而知了。地面冻得像石头一样硬,一镐下去,地面文丝不动。望着排长给划分的任务,我一筹莫展。怎么办?这一切都被细心的排长看在眼里。他笑呵呵地走过来说道:“你先慢慢干着,能干多少干多少,回头我来帮你。”几句看似很普通的话,却让我心里很温暖。但我是一个很要强的人,做什么事从来不服输,随口回答道:“不用,我能行。”说归说,真干起来就是另一番情景了。结果忙活了一上午,石板似的的地面只显露出零星的几个小坑。这时,排长走过来:“小王,要下班了,下午再干吧。回去吃饭了。”看着自己一上午辛勤地凿出的几个“劳动成果,”只好无可奈何地扛着工具向工棚走去。   

  中午吃了饭,我便躺在麦秸铺上睡下了。一觉醒来后,只见大家已武装齐全——棉帽子、口罩都戴上了,大棉手套也套上了,拿着工具正向外走。我急忙爬起来,来不及喝口水,拿上帽子围巾,扛起镐头也紧随其后。

        来到地头,我一边放下肩上的工具,一边找我的地段。咦,怎么找不到了?正想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小不点,走过了,在这。姬排长帮你呢”我循声向后找去,原来是同班的张凤霞。我走到跟前一看,我的那段排长已挖了一米多深了。可见,他是提前来的。我把头伸向沟底,不好意思地说道:“你上来歇歇吧,我来干。”排长一边清着沟底的土,一边问:“能行吗?”“试试吧”说着就跳下了沟。

     排长把锹递给我就上去了。我接过排长的锹,用力撮了一锹甩出沟外,因个子小,又没力气,不料,锹刚刚举过头顶,一锹土就撒落了一大半,甩出去的只是一点点。尽管这样,我仍坚持撮着甩着,毫不气馁。别人用半天时间干完的活,我得用一天的时间,甚至两天。

  那年冬天,我清楚地记得,整整挖了一个月的沟。现在想来,要是没有排长的鼎力相助,靠蚂蚁啃骨头的精神,我是无论如何也完不成任务的。

     这段挖沟的经历,竟然不胫而走。不久传到连长那里,决定照顾我到托儿所工作。那时的我,还没有定性,凡事都凭自己的兴趣,因不喜欢托儿所的工作,我只干了四个月,就向领导要求又回到了三排。

  那个年代,我还清楚得记得,每月的工资,是根据工分的多少发放的。我当时的工分总是在8分半(满分是10分),但我知足了,就这8分半还得归功于排长和同事们的帮衬。不过,我的工分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也涨到过9分或9分半。我们女工班的班长任大姐,(她是北京知青)她曾向领导为我抱不平:小王出大力的活不行,可手上的活一点不差呀,甚至还能超过别人呢。比如,倒砖坯。她倒的砖坯从不倒架,还快。

     随着时间的流逝,转眼间到了78年。我在九队工作已有5年头了。  

  这一年,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也就在这一年,城市青年大批返城了。九队学校知青教师大多都回城了。学校面临瘫痪。连队领导为了救急,决定就地取材,择用一些本地子女顶替到教师岗位。

     我就是其中的一个。说起来,我不能不感谢原九队校长王尔成老师。是他把我举荐给领导的。在这之前,我也常到学校代过课。哪个教师病了或者临时请假,都由我来替。它为我后来成为正式的教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可那时的我,不喜欢和小孩子打交道。虽说是农活累一些,考虑到能和大家在一起嬉戏就快乐。每每领导找我去学校代课,我都是不很情愿的。就因为这,连长还曾经狠狠地批评过我。不知是哪年了,记不太清了。但我记得是一个秋天的一天下午,一个老师有事请了半天假。连长叫排长通知我临时代半天课。不想,我竟鬼使神差,背着苞米筐下地了。事后,连长很生气地找到了我:就因为你没去上课,孩子们一上午在教室里“大闹天宫”要是出了事该怎么办,我怎么向家长们交待。你真是太无组织无纪律了!听到连长的严肃批评,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校长王尔成要返城了,要回哈尔滨了。临行前,曾对我说过的话,我至今没忘:小王,这次连长再找你代课,你可要答应啊,不要耍孩子气了。再说了,你长得身单力薄的,干力气活不行,教书总还是可以的。你完全可以在这方面,发挥你的特长啊。

    就因为王校长的这一席话,他让我在教师这个岗位上整整耕耘了30年。今年四月,我正式退休了。回想往事,不知怎的,眼前总是浮现出王尔成校长和张玉梅老师为了建九队学校,亲自用车拉沙子铺路的情景。王校长在前面拉,张玉梅老师在后面用力推。一车车,渗透着知青们多少辛勤的汗水呀!

    在我退休之时,我要对曾经帮过我的朋友同事们说,我会记着你们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