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两个心地纯洁的老头———巴金和汝龙的一段往事 一队 牛耕  

2012-12-08 15:59:37|  分类: 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认识巴金,也没见过他老人家,但我和汝龙先生特别熟悉。汝龙的儿子和我是北京四中的校友,他的二女儿与我同在北大荒的一个农场,老先生的大女儿和我有着相当多的业务联系。有了这些理由,加上我又有一个文学编辑的身份,进入汝龙先生的家就十分便利了。

        汝龙先生是闻名中外的大翻译家。用女作家张洁的话说,汝龙翻译的俄罗斯作家契科夫的作品,影响了几代中国的文学工作者。老先生尽管名气很大,在他身上却看不到一丝名人的气派。他住在北京非常普通的民宅里,穿着一般老年人最喜欢穿的中式对襟衣服,言谈举止,十分平和。如果他走在大街上,我相信,谁也不会将他与著名的翻译家联系在一起。

        我一直称汝龙先生“伯父”。汝龙伯父很喜欢聊天,特别愿意听我们讲外面的事情。天文地理,三教九流,各种各样的轶闻轶事,老人家都听得非常认真。有时候,聊起兴致,老人也会滔滔不绝地讲些文学界的趣事。但有意思的是,汝龙伯父从来不讲他自己的事情,无论你使出何种招数,千方百计打听和他有关的一切,但一到关键时刻,汝龙总会及时闭住嘴巴,决不会让你有一丝一毫的机会。

        所以,尽管我和汝龙伯父认识了很久,也不知道他和巴金是好朋友。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巴金《随想录》里的一篇文章,说到文革期间,汝龙存在银行里的稿费刚刚解冻,就托人带了五百元钱,送到上海巴金家里。那时,巴金老人正在经受着四人帮的残酷折磨,处境极为艰难,汝龙的这个举动,着实使巴金和他的全家感受到了意外的感激与温暖。

        汝龙伯父和巴金一样,从来没有领过工资,一直靠自己的稿费养家度日。那时候的五百元钱,不是一个小数目,况且,又是在四人帮肆虐的时刻,汝龙伯父的作为,不能不让人认为是一种高风亮节!看过巴金的文章,我心情激动地走进汝龙家里,兴奋地想将这件事情探究个一清二楚。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听我述说过来意,汝龙伯父竟然气愤地站了起来,还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这个巴金,写这件事情做什么?不象话,不象话!”

       巴金先生怎么不象话了?我莫名其妙地看着汝龙伯父,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他巴金怎么不说,我这样做,是跟他学的?”

       原来这里面还有其他的故事!我登时来了兴趣,请汝龙伯父讲个明白。

    “那还是在抗日的时候,我们一家到大后方逃难。你想想,逃难的日子怎么会好过?而且,我那会儿又染上了肺病,生活非常紧张。巴金听说了,立马托人给我送来了几千块法币,接济我的生活。这个恩情,我怎么能忘记?”接着,老人家讲起了他和巴金几十年的交往,一件件感人的事情,说得我的眼眶都有些潮湿了。

    “伯父,您和巴金先生的这些故事,我能不能写一写?”

    “好啊,你写吧!”汝龙伯父答应得特别痛快。

       有了汝龙伯父的“恩准”,我也是欣喜若狂,以前,他可是从来没有这样痛快过。回到家里,我熬了半个夜晚,匆匆写就一篇短文,寄给了《中国青年报》。可哪里想到,大约半个月之后,我收到了《中国青年报》厚厚的一封信函。打开一看,是我写的那篇稿子,但已经排成了铅字。在稿子的空白处,我意外地看到了汝龙先生写的一行字:此文不能发表!

       这是为什么呢?我有些气恼地跑到汝龙伯父家里,不由分说,向老人家发了一顿牢骚。本来么,是你同意我写的,我又没有乱写,你为什么不让发表?总得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吧?

        汝龙伯父静静地听我发了半天牢骚,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说:“这件事,怪我事先没有考虑好,是我的错。可是,你这篇文章确实不能发表。为什么呢?你想想,人家看了巴金的《随想录》,再看你这篇文章,会不会说,你看这两个老头儿,你表扬我,我再表扬你,不是互相吹捧嘛!这种让人指着后脊梁骂的事,我不能做!”

       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汝龙伯父竟然会说出这样的理由。

       刹那间,我仿佛觉得和汝龙老人离得那么远。在受到震撼的同时,我突然明白了:汝龙为什么会成为汝龙,汝龙和巴金为什么会成为相交数十年的好朋友!

       巴金和汝龙,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精神境界。而今,两位老人均已驾鹤西去,今后,在我们的国土上,还能出现这样的人物吗?还能有人像他们那样生活和思索吗?

      真的让人难以想象。
                                                                                                                        2007.4.25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