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40年后与工业连“哈三铁”知青的重相逢 场直 郁百雄  

2012-12-11 12:0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日张立信打电话给我,告诉说谷建平出差路过北京,想见见你和工业连的老朋友。而且杨忠光也要专程从邯郸来北京,参加聚会。我听到这个消息,真是十分的高兴。   
    张立信、谷建平、杨忠光都是哈尔滨知青,1969年8月来到852农场3分场工业连的。他们在哈尔滨时,就读于“哈尔滨第三铁路工程局职工子弟学校”,所以我们把这一批知青叫作“三铁”知青。“三铁”知青当时分配到了三连、七连、工业连等,而以在工业连的人数为最多,有十几名。   
    我那时在营里工作,还是单身,住的大宿舍与工业连的宿舍是前后排房子,与工业连的知青非常熟悉的。营直和工业连的知青关系非常好,交往也很多。   
    十二月六日那天,分别了40年的北大荒战友,在和平门北新华路上的“北平居”相聚了。我与谷建平、杨忠光、张立信及北京知青刘闯、陈文革、孔令军畅叙着当年在尖山脚下的大荒生活。大家频频举杯,为北大荒干杯,为我们的重逢干杯!   
    这是一次难得的欢聚:我年龄最大,来自上海;谷建平他们来自哈市;陈文革是67年12月9日的北京知青、刘闯是69年北京知青、孔令军也是69年北京知青,由工程营调工业连的。我们来自五湖四海,年龄不同,去北大荒的时间也不一样,但是我们有着同样的经历和感受,北大荒的情感把我们的心紧紧地连结在了一起。   

    40年了,重新相聚是多么的令人神往。我们没有豪言壮语,有的是对往日生活的美好回忆。我的记忆称得上好的了,而忠光的记忆更好,件件事情都能细细道来,引来阵阵笑声。建平说起当年他曾去酒坊喝了五杯高度原酒,出来后晃晃悠悠,不知东南西北的美事,令我甘拜下风。    
    杨忠光当年在工业连木工排任测量员,我们早就熟悉了。他冒着剌骨寒风,清晨五点就乘火车从邯郸出发,到北京时已是中午。我与忠光已有整整40年没有见过面。今日见面,我俩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忠光说:“大哥,40年了,真想念啊!我这几年一直在关心着三分场知青网,阅读着每篇博文。你博客里的每一篇文章,我都仔细地看过。看了这些文章,自己好象又回到了40多年前的岁月”。他的深情,让我感动万分,热泪盈眶。我感谢这些小兄弟们,40多年了,我们依然心心相印,互相怀念。这就是黑土地的情,大荒人的爱!   
    说到谷建平,我们的交情更有意思了,我们的友谊是从演“反面人物”那时开始的。   
    71年那一阵,上面号召大唱大演革命样板戏。总场有专门的样板戏剧团,而分场没有,各连也就小打小闹地搞些清唱之类的演出。而营直和工业连竟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硬是排练和演出了《沙家浜》前五场和《红灯记》全部。現在回忆起来,还觉得津津有味的呢!   
    我在沙家浜里扮演胡传葵,谷建平在红灯记里扮演鸠山,我们都扮演反面角色。我是属于“凑数”,大家说我嗓门大,还带点沙哑,演胡传葵正好。我想,反正胡的戏也不多,就当一回吧。而谷建平的鸠山就不一样了。虽说也是反角,但鸠山在红灯记里的戏份不少,要演好了不容易。   
    工业连和营直在同一个礼堂的舞台上排练,我常看到建平是非常认真的,他把鸠山演得非常的像。二个单位在一个舞台排练,有时会有时间上的冲突。我那时还负责营直样板戏的整个工作,为了不发生矛盾,合理安排舞台,常与建平他们协商,所以两家一直友好相处。后来,这二台戏都到各连和农村去演出过。我俩在营部一个食堂吃饭,几乎天天见面。他是工业连的卫生员,卫生室总是那样的干净利索,有空我常去他那里坐坐的。   

    8年前建平曾来过北京,我们见过面,但匆忙之间也没留个影。六日这天,我俩痛痛快快地喝上了一回,还举杯留了影。这也是40年后尖山脚下“胡传葵”与“鸠山”的重逢纪念吧!这次聚会还约了许多人,但因建平时间急促,不少人来不了。如李永增、班育杰、班伟明、王鹭等,要不还会更加热闹的。   
    扮演李玉和的是王建开,也是三铁的知青,他同样是唱得好、演得好。王建开现在也在北京定居,遗憾的是这次聚会时,他不在北京,沒能来了。   

    三铁的張立信是他们中的大哥了,在工业连时曾参加过营工作组,去二队蹲过点。那个年代,这就是很了不起的了。他也是分场和工业连知青活动的热心人。在北京工作很长时间了,一直参加着北京地铁的信号工程建设。当您乘坐北京地铁时,可想着这中间还有咱立信兄弟的一份贡献呢。    
    大荒岁月虽已渐渐远去,但那个年代的记忆却早已永远地留在了我们的心坎里。


40年后,“胡传葵”与“鸠山”举杯喜相逢。右:谷建平,左:我。


尖山脚下的荒友:左起:張立信、杨忠光、我、陈文革、谷建平、刘闯、孔令军。


工业连的知青:左起:張立信、陈文革、谷建平、孔令军、杨忠光。


我与哈三铁的荒友兄弟们


三铁的知青与陈文革大姐合影


师徒合影,孔令军当时是工业连司号员,后来是副业连兽医卫生员。


杨忠光、孔令军、谷建平


刘闯、陈文革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