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舌尖上的记忆(二):挖野菜 李传军  

2012-11-23 14:43:07|  分类: 第二代北大荒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文章言道:“近代科学昌盛,在世界上的各个国家生活的提升都有长足的进步。至今,吃的丰足,比起过去匮乏的饮食,过犹不及,大量浪费,如不能仔细观察了解现代的食物,恐怕坏处会比好处多太多。中庸:『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其味也。』每个人都要吃,但很少人能知其中的滋味。这滋味指的当然不是咸的,或甜的滋味,也不是口味的好不好而已。这知其味之事,生民大计,社稷宗庙之事也。而我们近三、四十年来『吃』的滋味,跟土地、环境的污染息息相关,也是社稷宗庙之事;跟现代人不断产生出奇怪的病状,和高比率的癌症,都息息相关,也是生民大计。”

没想到吃的背后竟然有这么多的学问,可见当代人吃得真是文明,吃得真有学问。而小时候的我对吃的理解却只是“不饿”的同义词,简单得就像一道个位数的加减题。

如果说现在有人挖野菜主要是为了尝鲜和调剂口味,那么六十年代的挖野菜就纯粹是为了活命了。

记得小时候,每当春天来临,犹如一只只蝴蝶的我们就会迫不及待地扑向大自然的怀抱。不仅是为了倾听潺潺溪水流,看莺梭织柳烟,或是追蜂逐蝶,更主要的任务则是挖野菜,借以充饥、聊度春荒。
     常言道:“瓜菜半年粮”。 经过漫长的等待,在饥饿中熬了一个冬天的人们确实需要补充一些叶绿素了。

儿时的我们没有什么“早期开发”、“升学”、“辅导”和书山题海之类的重负,放学后,书包一扔,一个个就像脱缰野马似的满世界疯跑。那时,大人们都在忙着春天的农事,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地根本顾不上我们和家。于是,挖野菜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我们这些小孩子的头上。挎着野菜筐,里面放把破镰刀头,一边唱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或“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一边呼朋唤友、拖男挈女地奔向广袤的大地。

像鸟儿飞出了笼子,站在辽阔的野地里,放眼望去,天是蓝的,水是绿的,草是青的,野菜是鲜的,心情也宽阔得无边无际。这时,我们并不忙着采,因为满眼、满世界的到处是野菜,大自然的慷慨让我们无须担心,无需争抢。先在草地上尽情地追逐够了,然后打几个滚,翻几个跟头,等到把自由和喜悦宣泄得差不多了再动手也不迟。用不了多大功夫,那翠生生的婆婆丁,水灵灵的鸭子芹,绿莹莹的荠荠菜,香喷喷的柳蒿芽,肥嘟嘟的猫耳朵……就会连同春光一起填满我们的篮子,塞满我们的心田。

回家后,先分门别类地把采来的野菜挑拣出来,择好洗净,然后等大人们回来后或做馅,或做汤,或蘸酱,一家人尽情地享受大自然的赐予,畅快地品尝春天那清新甜美的味道。

然而,短暂的春天很快过去了,许多可以食用的野菜也迅速地“寿终正寝”。当然,我们的快乐也随风而去了。

在那个天灾加人祸的年头,连毛主席他老人家都断了红烧肉,更何况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了。和千千万万个家庭一样,我家也难以逃脱“瓜菜代”的悲惨命运。后来连野菜也没的挖的时候,我们只好再次体验饥肠辘辘的滋味了。每天里,用连队大老刘的话说就是“三根肠子闲了两根半”,总是感觉饿、饿、饿…..

那时,一切仿佛都姓了“公”,人们是谈“私”色变,避之惟恐不及。由于要“割资本主义尾巴”,狠斗“私字一闪念”、“三自一包”等,家家都没有菜园子,更没有什么“自留地”、“小开荒”了。平日里只好由公家按人头分点菜,但总是不够吃,也不方便。

好容易熬到了秋天。这时的北大荒满世界都是金黄的大豆、肥硕的玉米棒子以及各种瓜菜等。满指望饥饿总算能够得到一些缓解,可父亲却严肃地对饥肠辘辘的我们说,那些粮食都是国家的,都要上交国库,支援工人老大哥和世界上那些“三分之二的受苦人”。国家的财产那是万万动不得的,动了就是犯罪,就是阶级敌人。

哦,原来如此!于是,在一种“胸怀世界,放眼全球”的崇高境界里,只好在“望梅止渴”的煎熬中继续勒紧裤腰带了。

到现在我还在想,那个时代的人是多么忠厚老实、遵纪守法呀。而更让我后来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们这些在当时属于“三分之一”的人为什么人均生活水平竟排在了世界的一百多名以后了呢?

没办法,只好还去挖野菜。因为野菜不是国家的,动了也不算犯罪,当然也不会成为阶级敌人。但这时候的野菜都老了,而且能够勉强食用的就只剩下灰灰菜(学名叫藜,多吃会中毒)一种了。可明知道有毒也得吃。每每采来,母亲把灰菜用开水焯好,然后攥成团,蘸着大酱吃。说实在的,这种野菜在今天怕是连猪都不吃,因为它实在是太难以下咽,太难吃了。难吃也得吃,谁让我们是世界上那“三分之一的人”呢。头几顿还能皱着眉头勉强下咽,可到后来一见那绿了吧唧得的灰色菜团,胃里就往上反酸水,仿佛日子也变成了灰色的,哭着喊着说什么也不吃了。因此,我也没少被父亲训斥,说我忘本。后来,全家人都得了浮肿病,腿一摁一个坑……

这样的时光虽然短暂,但却是刻骨铭心的。

有人说:“我们是以痛苦为参照物来理解幸福的。在绝对的光明里,没有对比度,我们便什么也看不到。”

是啊,老百姓讲“没要过饭,就不知道狗狠”。此话虽糙,但理不糙。忆苦是为了思甜,思甜是为了不再吃苦。因为太甜的糖水会让我们的味觉麻木;生活太舒适、安逸了,我们对幸福的感受力就会变得迟钝。不错,人类的理想,就是为了理想的生活。但殊不知,一切理想的生活都是从生活的苦根里长出来的……

如今,每当看到当年的野菜以不菲的价码赫然登堂入室地被摆在超市的货架上、或被端到追求“吃出健康、吃出品味、吃出安全和营养”的当代人的餐桌上时,我就会想起我的童年,想起那些曾经救过我的命的野菜,想起挖野菜时的那种自由和快乐来。

呜呼,野菜,我生命天地里的一抹绿色;挖野菜,我成长历程中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