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惊险的六天五夜的返程路 场部 郁百雄  

2011-10-20 05:42:44|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惊险的六天五夜的返程路

分享修改删除
2011-10-19 15:31

        许多朋友看了我写的“七天七夜的探亲之路”后,发表了不少感言。有的好友更称之为是“悲壮”的旅程,难忘的时代。朋友们说,可能没写完吧?是的,那我就再说说在上海的日子和返回北大荒的同样艰辛的六天五夜吧!    
    经过七天七夜的长途奔波到家了,家人看到我的样子,都非常的吃惊。因为这次探亲假是校方临时决定的,所以我们都来不及告诉家里。因此,家人看到我突然的出现,又是一付狼狈不堪的惨样,真吓了一大跳,以为我出什么事,逃回来了。   
    说是探亲,其实我只是背了个小包,里面装着几件衣服,两手空空的回来的。北大荒的特产:一粒黄豆、一颗葵花子、一两豆油,我都没有给家里拿回去。没有,什么也没有。因为一月只有18斤口粮,饭都吃不饱,我们无处去寻觅这些东西!哪象数年后的探亲假,可以把大包大包的黄豆、瓜子往家扛了。   
    悄定后,妈妈很高兴地说:回来了就好,咱不再回北大荒去了。她又说:你身上还有钱吗?我一摸口袋,说还有一元钱。她给了我五元钱说,赶紧先去理个发、洗个澡要紧。是啊,那时候在北大荒,除了去宝清县城或总场,到哪儿去洗澡?几个月不洗实在是太普遍了,平时也就用热水擦擦身子而已。   
    已记不得有多长时间没坐在上海理发店的椅子上了。好舒适呀!我太困了,坐在理发椅上就睡着了。理发员不仃地推我,让我别睡,说:你这老想睡觉,头往下一低一低的,我没法理你这头了。我只能强打精神,勉强支撑住这沉重发困的头,不往下点。坐在理发椅上打瞌睡,也很美哪!   
    这时候的上海,副食品和许多生活用品早已实行定量供应,而我离开上海去东北时,并未这样。家里的票证一大堆,什么粮票、肉票、油票、糖票、糕点票、布票、棉花票……,都是按人按户给的。妈妈对弟弟妹妹说:你们的大哥在北大荒吃了那么多的苦,这次回来,要让他多吃点,你们都要省着吃。其实说多吃点,能有多少呢?一月每人才半斤油、每旬半斤肉。我说不行,大家一起吃。而且小弟弟也因营养不良而得了肾炎,浮肿,在住院,他更需要营养。   
    在上海住了半个多月,家里千方百计的向别人家借肉票,换肉票(把后面日子的肉票换到现在来用),尽量让我吃好。弟弟妹妹也特懂事,不吃或少吃,我都很看得出来的,让我心里非常的难受。我把学校发的5斤全国粮票交给了妈妈,她说你们学校真够可以的,探亲假一个月怎么才发5斤粮票?我说困难嘛,没办法。其实她哪里知道,剩余的都让黑心的人给黑走了。   
    在假期里,我还去了母校-尚文中学,看望了老师们。校长朱鹤玲、教导主任吴觉先、班主任罗涌才等,看到我从北大荒回来,非常高兴。一定要我向师生们讲讲那里的情况。他们安排了一次全校大会,我向大家介绍了北大荒的开发建设情况。   

    那是个革命的年代,我们虽然很苦,受了那么多累,还遭遇到对这批上海学生的不公正待遇,但心是红的,对祖国是忠诚的。在这种场合,我尽讲北大荒的好,没讲一句不高兴的话。讲了自己怎样从尚文中学走向北大荒的经历,和在艰苦环境中的磨练。他们听得非常入神,也才第一次知道了中国有个北大荒。这也是咱平生第一次在大会上“作报告”,这年我才是17岁。   
    假期在不知不觉中要结束了。妈妈不让我再回去。我一再做她的工作,说我如不回去,就是当了北大荒的逃兵,这绝对不行。那里生活虽苦,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不用担心。我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岂能半途而废。最后她也终于想通了,同意我回北大荒。   
    临走前,她说你已是东北人了,我就给你蒸点馒头拿上,在路上吃。她想办法买了点豆腐渣,掺在白面中,蒸了二十几个“四不像”的馒头给我当干粮用(上海人极少做面食吃,可家里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直有一个小蒸笼,这回可用上了)。   
    现在说说返回北大荒的同样艰难的路程吧。可怜的是,返回也不顺利!我们这一群几十号人,长途跋涉,无论走到哪,都会很麻烦的。   
    带领我们回去的周盛达老师同几位班长们,商量了多次,衡量利弊,决定大家乘轮船,由上海到大连,再由大连乘火车回852。50年前,从上海到大连的船票便宜极了,三等舱12元,统舱9元钱。为了省钱,我们全部乘的是统舱(统舱是最低等的舱位,全部在船的底部,没有窗户,又闷又暗的,但好在每人都有一个铺位)。   
    开船的那天,妈妈领着弟弟去送我。船码头在闸北区军工路,离我家住的普陀区新会路非常远。我们要先从新会路坐车,再到南京路上坐有轨电车,再换车才能到军工路码头。当年的南京路又窄又乱,非常拥挤,人在有轨电车的铁轨上来回穿行,电车开得也很慢。,驾驶员不仃地脚踩叮咛铃,催促行人躲开。记得我们是一路小跑,满头大汗地赶到码头的。妈妈风趣地还对我说:赶不上开船更好,你就可以不回去了。   
    这是我第一次乘轮船,心里很兴奋。开船的那一刻,亲历了与亲人告别的动人场景。低沉的气笛拉响后,船上船下的人都互相挥手告别。人太多,距离又远,其实谁也看不见谁了,可还在抹着眼泪的喊着“再见了”、“当心”、“保重”之类的话。我也知道妈妈和弟弟一定也在哭!电影里乘船告别的情况,同我经历的完全是一模一样的。   
    上海到大连的船要开二天。刚上船时,大家都高兴极了,在船上来回的走动,欣赏着大海的美丽。可用不了多久,就烦了。因为周围除了海水就是海水,没什么可看的,非常枯燥。我们坐在船舱里,无事无干,除了聊天,就是同学互相之间,不仃地吃着家里带来的东西。我那二十几个豆腐渣馒头,三下五除二的,一天就吃光了。   
    船在海上慢吞吞地开着,到了晚上,我们昏昏入睡了。这时,想不到的意外却正朝我们袭来!   
    我发现这船逐渐开始摇晃起来,有几个同学开始吐了。不一会,我的头也非常的疼,开始恶心呕吐。只听船上的广播喇叭在说:“现在天气突变,风力较大,船稍有晃动,请大家不要慌,风一会儿就会小的,没有事的”。原来是遇上大风了。乘船本来就不习惯,不少人早已有晕船的感觉,风力加大后,船晃动得大了,就更难受了。   
    可没想到的是这风不仅没小下来,而且越刮越大,还下起了大雨。我们在底舱的人,都想到甲板上去透透气,清新一下。可你根本上不去,那大风加海水一下子就会把人打下来。吐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全身难受,五脏六腑如翻江倒海般的在折腾。现在想起来,仍会觉得晕船的滋味实在是太可怕了!只见船员们不仃地来照顾大家,并清理呕吐物。我特别佩服他们,船这么剧烈的晃动,他们竟能来去自如,不吐不晕,真是在大风大浪中练出来的铁功夫。   
    过了一会,广播又响了:“同志们,现在轮船遭遇到了八级大风,已不能前进,随时准备抛锚仃船,请大服从指挥”。   
    八级风,这在海上是很大的风了。我们都害怕了,心想千万别有什么事啊,老天爷保佑。船员告诉大家:不许来回走动,也不要紧张。都好好的在自己的铺位上坐着或躺下休息,必须保持镇静。又说:大家如来回走动,会发生拥挤,造成船的更加不平衡,会有危险的。我也一直就这么吐了睡,睡了吐,昏昏沉沉在这摇篮般的船上躺着。想想,来时在迎春被抛下;回去在海上又遇到八级大风,真够倒霉的。   
    这船在海上整整抛锚仃了有好几个小时,在风浪小了些以后,才又慢慢开了起来。而我不知吐了多少次了,最后连苦水都吐不出来了。船员送来的止晕药,好象一点也不管用。他们招呼大家去餐厅吃些东西,可我们哪还有食欲?   
    风终于停了,我们都拥上甲板,深深地呼吸着大海上那清新的空气。   

    广播又响了:同志们,现在轮船继续在向大连开进,离大连市外的三山岛还有5海里。因为晚点了,需要在三山岛停留,等待进港通知。这船又在这小岛旁停了一个多小时,才驶进了大连港,整整迟到了近十个小时!同学们都埋怨说:早知这样,受这海上的洋罪,还不如直接坐火车了呢。唉,天下哪有称心如意的事哪!   
    由于轮船到大连太晚了,原本想在大连下船后,直接坐去哈尔滨的火车的计划也泡汤了。只好改乘五个小时后的去沈阳的火车。这五个小时,我们几十号人又开始了在大连的游荡。第一次到大连,最深的感受就是城市很秀丽,马路全带坡,上下很费劲。   
    接下来的又是几次倒车换乘。先由大连到沈阳,再从沈阳倒到哈尔滨;又从哈尔滨倒到牡丹江;再从牡丹江到密山;这一路坐的又全是慢车,整整用了三天!然后从密山最终到迎春,结束轮船、火车之行。最后,由迎春又乘汽车回到852老场部。   
    这次从上海返回北大荒,也整整走了六天五夜!从大连到密山的几次倒车,绝大部分同学仍然都是“站票”,我也不例外。当然从密山到迎春,我们算是捞到座位了。可那是因为再住前走,太荒凉了,去的人越来越少,许多车厢都是空荡荡的,我们可以躺着睡了!   
    这第一次的探亲假,历时一个月,路程来回却用去了近半个月。兴奋、折腾、后悔、害怕、劳累……始终伴随着全部行程。当然也开阔了眼界,经受了锻炼。从这以后的每次探亲假中,无论是抢行李架,占座位,换车倒站,咱都没害怕过。    

  真是:八千里路云和月,探亲历程多坎坷。岁月飞逝如流水,激情青春无后悔!  这是从上海到北大荒的同甘苦,共患难的全体同学的合影。后排左起第三为我。我已从上海人变成了北大荒人,18岁时在三分场一队拍的照片。这顶帽子,是在一队雪地里抓到的一只貉子,用它的皮毛做的,       1965年我当选为852共青团代表大会代表。因工作关系,我曾骑马走遍尖山大地1968年,傻呼呼的样子,手捧红宝书,在佳木斯刘英俊烈士墓前留影。1972年,去宝清挠力河拉沙子时,在刚修建完工的挠力河大桥上1977年在迎春的松林里把我送上北大荒之路的我的班主任,尚文中学团委书记罗涌才老师。这是我离开上海赴北大荒时,他送给我的照片。1981年我离开北大荒,84年被评为北京市局级先进工作者。这是当年光荣榜上的标准像。有了北大荒这碗酒垫底,什么重担都敢挑,什么艰难困苦也都不怕了。2006年在天津举行的北大荒知青摄影展上,我作为亲历者,在向记者讲述当年自己拍摄的老照片的经过。1995年,在兴凯湖畔8510农场的王震将军墓前。是他的亲自安排,才使我们这批上海中学生,走上了北大荒之路。(这是最初的墓地,以后在不远处,又新建了北大荒博物馆,王震的墓也移到了那里)身后的北大荒尖山子,它与我相伴了近二十年,情意浓浓,永生难忘。1998年,我与尖山的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