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七天七夜的探亲之路 场部 郁百雄  

2011-10-16 08:58:44|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天七夜的探亲之路

分享
2011-10-16 06:44

     在北大荒工作生活的岁月里,无伦是转业军人还是知识青年,不管是支边来的还是学校毕业分配来的,有一件事每个人都是非常向往的,那就是享受探亲假。许多荒友都写过回忆探亲假的文章,每个人的探亲假,都会有故事可讲。我也来讲讲我享受到的第一次探亲假,回上海走了七天七夜的经历。   
    我们这批120名上海中学生由上海到北大荒,组建垦区第一座畜牧兽医学校后不久,就进入了三年自然灾害的艰难生活时期。那时候的北大荒刚开发不久,条件非常艰苦,那么小的岁数(大的二十、小的十五岁)离开父母到了那里,时常想家,是非常自然的了。   
    那年月北大荒同全国一样,粮食很紧张,每人口粮一月只有18斤,吃不饱是经常的。学校为了减少吃饭的人数,61年2月的寒冬之中,决定开恩放一部分学生回上海去探亲。这真是如平地一声春雷,震得我们心花怒放!   
    我辛运地获得了回上海一个月的第一次探亲假。可没想到的,这次探亲假的历程,却让我终生难忘。由我们居住的黑龙江省宝清县852农场老场部,回到上海,竟走了七天七夜!    
    今年七月份我回北大荒,在与仍留在852的老同学相聚时,大家又津津乐道地回忆起了这件事。年头太久远了,我已快忘记了七天七夜中的许多细节,但有一位同学记忆力极强,重新详细地叙述了一遍,也勾起了我的回忆,说与大家听听。。   
    为了路途不出问题,领导派周盛达老师负责带领我们。   
    探亲假的第一件事是每人要有粮票。上海定粮也很低,每人一份口粮,如没有粮票,回家吃谁的那一份去?学校多方联系,按每人30斤全国粮票的标准,从总场弄来了一批珍贵的“全国粮票”。那个年代的“全国粮票”真比金子还要金贵的。没想到的是,发到我们手中的每人竟只有区区5斤!剩余的全不知落入谁人之手中,真够可恶的。看来,那个年代也有猫腻之事。   
    食堂为每个探家的人发了五个大玉米面贴饼子,作为路途的口粮。在那饥饿的时光里,对我们来讲,这五个贴饼子,好似天上掉下的大馅饼。绝大多数人,根本等不到上路,早已把它给送进肚子里去了。   
    行程开始了。   
    我们要到迎春镇去坐火车。这条铁路是58年由转业军人抢修的,铁轨是窄轨,与全国的铁路不“联网”,只通到密山。   

    在迎春站买了到上海的通票,26元一张。我们到北大荒后,每月只发给15元助学金,扣去6元伙食费,只剩9元钱。这26元的火车票钱,都是自己省了又省攒下来的。(名义上我们是学生,实际上每年有一半左右的时间,要去参加劳动,到各分场,各生产队去干活)。由老场部到迎春火车站是75里路。学校联系了总场汽车队的一辆苏联嗄斯汽车,把我们送过去。嗄斯车很小,一次只能坐20多人,我们40余人必须分两趟运走。   
    迎春开往密山的火票是下午三点的。第一趟车到达迎春后,大约是中午了。这位司机正要返回,再拉第二趟时,突然不知因为吃了什么,拉起了肚子。他这一拉肚子,延误了不少时间,竟把我们的行程全给打乱了!周盛达老师催他快开车,赶紧回老场部把第二批同学拉来,晚了就赶不上火车了。   
    这位司机还真不错,忍着肚子痛,坚持来回150里,把第二批同学拉到了迎春火车站。可这时,火车也马上要开动了。周老师领着我们拚命的跑向火车,大家边跑边挥手地叫喊:等我们一下!尽管我们使劲的奔跑和呼叫,火车还是无情地开动了,把我们这批可怜的上海学生,扔在了冰天雪地的迎春车站!   
    走不了啦,大家都傻了,怎么办?迎春站是个只有一间小平房的极小的火车站,根本装不下这几十个人。而且迎春到密山,一天只有一趟火车,赶不上,只能等第二天再走。无奈之中,周老师只好领着我们这些垂头丧气的人,想去迎春852转运站住一晚上。   
    转运站是852转运生产物资的单位,不是招待所,也容不下我们那么多人住。但除了这里,我们已没有别处可去,只能赖在这里了。转运站的领导尽量地邦助我们解决困难,腾出食堂让我们呆着。他们的食堂很小,也没什么好吃的。我记得我和罗梅林等几人,在一个厨柜里,竟发现了一碗肉皮冻,偷出来给吃了,后来让炊事员发现了,挨了顿训,还交了二角钱。几十个人如无家可归的孩子,在小小的冷清的迎春街上来回遛达,去度过那难受的时光。   
    晚上无处可睡,大家就挤在食堂或腾出来的房间里,蜷缩在又冷又饿的冰凉的屋子里。室外是零下二、三十度,室内也只是零上几度。在这样的煎熬中,我们第二天下午才登上了火车。这时,已过了两天了!   
    接下来,就是不仃的倒车换车。50年前,极少有直达到上海的火车,都需要中转换车。特快、直快列车很少,票也紧张。大多是慢车,老牛拉破车,站站仃。而且坐哪趟火车,都是不确定的,临时决定,有什么就坐什么。几十个人买票上车,谈何容易。只见周老师拿着介绍信,去找车站负责人解决问题,把他忙得团团转。   
    我们先从密山坐到牡丹江,大约用了十多个小时。再由牡丹江倒到哈尔滨。由哈尔滨转乘到沈阳,由沈阳再转乘到山海关。这么拐弯抹角的倒来倒去,已用去了四天四夜。   

    这四天中,我在火车上就没捞过座位,全是站着的,或者就是坐在地上。刚到山海关。尽管大家都很疲倦了,但看到“山海关”三个大字,我们心里仍是非常的兴奋,好亲切哪,终于入关了!   
    然后,我们又从那里乘车抵济南,在济南换车到徐州,记得在徐州的印象特深刻。徐州站是重要的枢纽站,人山人海。我花五分钱买了一碗大米饭,说是一碗,实除只有小半碗,米饭上盖着好几根黑乎乎的地瓜干,也没有菜,狼吞虎咽的就给干掉了,那是多日来吃到的最香的一碗饭。   
    第六天,我们由徐州向南京前进。那时候火车过长江,是从长江北岸的蒲口,把火车一节节地装上轮渡船,再运到南岸的南京,耗时耗力,非常麻烦。南京到上海,虽则距离只有几百里,但乘火车仍然很艰难。正常的火车买不上票,只好坐加开的“棚车”。   

    这棚车就是铁路拉货用的“闷罐子”车皮,只有几个小窗户,黑乎乎的。一节车箱装七、八十人,无坐位,全是随便的席地而坐。最要命的是在密不透风的“闷罐子”的角落里,还放着一个大马桶,以方便旅客大小便。车一开,晃荡着的马桶,时有粪水会洒出来,流到列车地面上。有了这个家伙,车箱中臭气熏天,谁都离它远远的。南京到上海,这大“棚车”竟也开了足足十小时。   

    第七天下午,我们终于到了日思夜想的故乡上海,回到了父母的身边。这时,看看我们这些人的双脚,都已走肿了。记得家里老人看见我蓬头垢面,一脸疲惫的走进家门时,都惊叹了,你这是从哪儿回来呀!你受苦了!   
    七天七夜的探亲路程,让我们饱尝艰辛,其中更多的细节,不是在这里一下子能讲完的。什么叫人生一定要经风雨,见世面,才能雨后见彩虹,这大概就是吧。    
    50年过去了,如今,中国的面貌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铁路也已全面现代化。特快、直快、空调车、动车组、高铁车应有尽有,出行太方便了。   

    每当我看到节假日中千千万万的探亲者,疲于奔命在回家探亲的路上时,总会想起我的第一次探亲假。现在虽然火车票仍很难买,车上也很拥挤,但总归很快就能到家,车内也很舒适,比起我们那个年代七天七夜的探亲历程,您就知足吧!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