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情义太重重到无法承受 六队 邵利民  

2011-09-19 10:56:46|  分类: 今日北大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义太重重到无法承受

    我们这次去6队看到的老同志有季福岭、杨明星、丁仁策,丁环庆、梁立新、孟宪常、马玉香、王守香、吴成合、张宪宏和夫人、宁善文和夫人、女儿、刘庆明的夫人和女儿、程辛良的夫人、王兆合儿子王作志和他的母亲、周凤武、王福祥、齐凤俊的儿子齐自明、王忠恩的儿子、施英和他的夫人、张兴堂、张玉堂、丁延忠、李乃宾、黄寿森的孙子。其中杨明星是我的老上级。滋媛刚开始上机务的时候是和季福岭、梁立新一个拖拉机,季福岭是车长,梁立新和她就像亲姐妹一样。见面之后亲热的不行。滋媛和王守香、韩六在农具场一起待了三年。我和王守香有一命之交,68年要不是他开拖拉机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踩了一脚离合器,我的小命早就完了。其中的周凤武、王福祥和王荣聚、廉国军、朱军、张玉芝是同一批由分场中学毕业后分配到6队的。周凤武、王福祥、廉国军上班第一天就在我们班上,第一天就下地割豆子,当时我是班长。如今他们都已经抱孙子了。施英的父亲和我在一个班,是个老实肯干的人。施英干了一件大好事是为王全(从兴凯湖来的北京老人)养老送终。施英就是前边提到的没有老一辈的支援,没有农机技术,资金短缺比较困难的人。他最近几年可能也好了些,装修了房子,刚刚给儿子娶了媳妇。

    季福岭显然是拿我们当贵客了,请我和滋媛在宝清吃饭,还叫来了他的儿子、儿媳妇、女儿、女婿、孙子、孙女;刘宪合的儿子和媳妇(党延朋的女儿)还有孟宪常、丁环庆作陪。找了两辆小卧车把这些人送到宝清再送回来,你说是不是太麻烦他们了。              

    孟宪常也是把儿子、儿子媳妇、女儿、女婿都叫来了。他的大女婿在红兴隆开会,会议刚结束就赶来了,楞说我们是30年的贵客。

    由于前边说到原因,王守香非要请我们吃饭再三推脱不过,说好早饭吃咸菜、粥和馒头,结果是有酒,有鱼有肉。王守香80岁了,他的老拌也应该有70多了,王守香本来不喝酒,也陪我们喝了一杯。大早晨起来给我们做饭实不落忍。作陪的有李乃宾,和乃宾聊了聊。

    没有排上号的张宪红生气了,时间关系我们真是对不起。

    在分场我们见到了刘宪和和夫人、杨安春的夫人、张殿庭和夫人、戴玉盛和夫人、郁振平和夫人、孟爱云和她的先生、贾秀萍和他的儿子、孙秀华、孙丙义和夫人。

    孟爱云孟庆常的妹妹。就是我以前说过的年轻时两片嘴唇薄薄的,一笑哏儿哏儿的小美女,如今也50多了。

    刘宪合、孙丙义、孙丙义的夫人身体都不太好

    郁振平的后背驼得更厉害了,好在他和他的夫人精神状态都很好。郁振平当炊事班长的时候,我是给养员,我们配合得不错。我帮他修过烤炉,帮他刻过月饼模子。他给大家烤点心、饼干、烤饼改善了职工的伙食。每到麦收、秋收会餐他和老曲都会露一手,会餐时的菜他会特地做的咸一点儿,是怕不够吃。在那个困难的年月调理一二百号人的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也要请我们吃饭,还要留我们多住一日,此种盛情我们没有敢应。都是70多岁的人了我们那里好意思呢。

  

 816我和滋媛去四分场看赵指导员。知道我们今年要回北大荒,可是时间一拖再拖,赵指导员两次来电话问:“你们什么时间来呀?说是8月初这不已经过了吗?说好了我到六队去看你们。”我说:“不用您来,我们去看您”他说:“前边一批人来了我去了,你们来我不去,你们不得挑理呀?”我说:“挑什么理呀,您是领导,您的年纪比我们大,我们去看您。”89又给我们打电话“到哪了?什么时间到6队?”又给6队的季福岭、杨明星打电话让他们在村口接我们,这让我们真感到无法承受。我和滋媛的想法是尽可能少给老同志们添麻烦,一个个岁数都大了,都有自己的有规律的生活,希望我们不要太多的打搅了他们的正常的生活。

        16号早晨由于司机把时间搞错了,害得指导员6点半就到四分场的路口去等,那时候我们的公交车刚从三分场出发。他大概等了有30---40分钟。指导员的腿病是好了,可是走路还是很慢,我估计由他家走到四分场的路口要30---40分钟。到早了没办法,他就到附近一个修摩托车的棚子里去等我们。所以我们一下车就看见指导员白头发的身影,这情谊让我们感到无法承受之重。

    在指导员家里,我们看见他把所有知青的来信、照片、光盘都收的好好的,在一个抽屉里锁着呢。我翻看了一下那些信件,里边有错别字的他都一一给改正过来。

    指导员家桌子的上方贴了一张大大的汉字和汉语拼音的对照表,看了后感觉如我们这一辈人说自己计算机不行,打字不行的,真应该向老人家好好学习。

    下午我们还没聊完呢,王荣聚就来车把我们接走了。他让我们看了农场的农业示范基地和苗圃;又领我们去蛤蟆通水库去吃鱼。然后也不事先打招呼就把我和滋媛安排在总场招待所了。结果害得指导员晚上8点在四分场招待所等我们,又没等到。指导员给我们打电话说:“8点了你们怎么还不回来呀?明天早晨走之前到我家吃饺子。我们看见指导员夫人腰也弯了,做饭已经很吃力了,我们哪好意思吃这一顿大早起来包的饺子呢。17号一大早,5点钟指导员又来电话了说:“你们路过四分场的时候停一下,我在路边等你们。我问:“做什么?”。他一开始还不说,我说:“您是不是要给我们带东西呀?”他才说:“我给你们带一罐蜂蜜”。您想由他家到分场路边要走30---40分钟,这情谊我们领了,怎能让他走这一程。正好王荣聚和我们分别的时候没说清楚什么时间接我们。也算有个理由推脱了这份深厚情意。

    在总场我们找到了韩六和他的新夫人。

.     在宝清是黄建军、王忠恩、杨开平和张玉堂又请我们吃饭,又是一份盛情难却。

    杨开平有经济头脑,早些年她买了一种机器,是把收来的泡沫塑料粉碎了,然后加工成一定厚度的板。这种板是很好的保温材料销路不错。靠这个他们已经在宝清买了房子。他们的房子宽敞明亮。杨开平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他在离他家不远的一个学校里开了一片荒地种菜。当年在东北的时候我就非常佩服6队的妇女们,那年代农活重,他们是各个都是既能吃苦又能干。那会儿他们的孩子都还小,能想象他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

    当年我和王忠恩在总场住了20多天搞出了咱们连第一台入囤机,也算做过一点贡献。王忠恩、杨开平的身体都还好,据说今年有计划去南京旅游一下。

    这两口子也是实在得不行,19号一大早又到宝请车站送我们,又让我们带上干菜和木耳,其实我们已经重负在身,但是这情义难却我们只好带上。

        5天的时间很短,很快,让我们感到这情义太重重到无法承受。一罐蜂蜜我们没有带回来,写在这里就表明我们是把北大荒这份深厚的情谊带回来了,并且牢牢的记在我们的心底了。

                                            全文完

       补遗

    北大荒还有一个巨大的变化是公路。由于路修好了使得人们出行方便快捷。由佳木斯到宝清坐大巴车只要3小时到3个半小时。由宝清到六队只要20多分钟。过去回家时这一段路差不多要走一天。由六队到分场现在要3040分钟。据说由六队到迎春火车站只要一个半小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记得过去从总场到迎春火车站就要两个小时。农场修的路以水泥路为主。无论农场修的路还是老乡修的路都能见到豆腐渣工程,所幸不太多。据说在建三江农场要修飞机场。由农场到飞机场要修高速公路,那时由机场到852农场就只要一个半小时。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