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大漠魂灵:胡杨 一队 牛耕  

2011-08-03 12:48:47|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漠魂灵:胡杨

(2007-07-04 16:00:21)

    乘坐装有8个气缸、号称“沙漠王”的吉普车,从库尔勒西行,再折向南方,大约两个半小时之后,就到了轮台县境内“沙漠公路”的起点。

    这条长522公里的沙漠公路,可说是世界闻名。据介绍,当今世界上,在流动沙漠中修筑的等级公路,以我们面前的这条路最长。况且,这条公路穿越的是名气特别大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单凭这一点,公路的建设者们就可以到迪斯尼的擂台上同任何人比一比高低。

    沿着平坦笔直的沙漠公路进入塔克拉玛干,听着汽车发动机均匀的轰鸣,尽管触目所见皆是起伏的沙丘、荒凉的石滩,心里却并不觉得沙漠有多么可怕。黑色的公路路面象是强烈的镇定剂,稳定着我们好奇的心。

不知不觉地,路面上忽然出现了一道道飘忽不定的白色带状物,象是游动的白蛇,不停地在沙漠公路上蠕动。

    “坏了,沙子要过路啦!”司机小邓面色陡然一变,车速立刻慢了下来。

    “什么沙子过路?这又有什么可怕的?”我不解地问。

    “那白东西就是风吹起来的沙子,沙子过路,可是了不得呢!”小邓名叫邓建江,从小在新疆长大,当过武警,还经过商,社会经历相当丰富,此刻,他神情严肃地说,“风要是再大一点儿,沙子和过往的汽车碰上,能把汽车车身的油漆刮得干干净净,露出白亮白亮的铁皮来,难看死了。那玩意儿太厉害啦!我们开车的,轻易不敢惹它。”

    刚才,我们还在路边触摸过那些沙子,象谷糠一样轻,象粟米一样光滑,捧上手上,轻轻一吹,立刻腾起一片烟雾------这一切一切,怎么和小邓的介绍联系得起来呢?

    然而,塔克拉玛干的现实,又让我们不得不相信小邓所说的一切。世界上的很多凶恶东西,并不一定具有非常凶恶的外表,就说眼前的这些飞舞的沙子吧,看上去是那么温柔,而内里的凶残却让人不寒而栗。那一望无际的沙丘,不就是由这些“温柔”的细沙堆积起来的吗?沙丘一步步地向前移动,无情地吞噬着一切有生命力的物质,不也是由这些“温柔”的细沙所推动的吗?

    “过路”的细沙越聚越多,风力也明显地加大了,吉普车的车身好像也开始左右晃动起来。

    汽车继续前行。忽然,前方公路两侧闪现出一大片绿色乔木,在茫茫的沙海中分散排开,与白色的细沙形成强烈的色泽反差,分外醒目。

    “胡杨!胡杨!”小邓高兴地喊出了声。

    “真的是胡杨?传说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的胡杨吗?”

    “对,就是胡杨。我们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上上下下,都要求发扬胡杨的精神!”小邓不无骄傲地说。

    车窗外的胡杨,一株株迎风挺立,暗绿色的枝叶在飞舞的细沙中冷静地伸展着,任风沙肆虐,并不为之所动。想想看,过路的细沙能刮掉汽车上的油漆,但它却不能奈何身披嫩绿外衣的胡杨,这太令人难以理解了!

    胡杨却不管你理解还是不理解,只顾顽强地展示着自己强盛的生命力。

    经过胡杨林,小邓有意放慢车速,让我们有充分的时间欣赏这种有着传奇色彩的沙漠乔木。

    近看胡杨,更让人不可思议。粗大的腰身直径将近1米,要两三个人合抱才能揽住她的身躯;庞大的树冠潇潇洒洒,丝毫不逊色于湿地的乔木;粗躁的树皮斑斑驳驳,记录着她与风沙搏击的累累战绩。胡杨都是谦谦君子,彼此间隔相当的距离,绝不影响他人的生活。而散居的胡杨参差错落,挺立在厚厚的沙层中,相互呼应、照拂,仿佛是有意排列成的阵势,其所形成的整体效应和强大力量,足以遏制疯狂沙暴的肆虐。

    胡杨林沿着沙漠蔓延,间或可以看到一株株已然死亡的胡杨树。

也许可以这样说,死亡的胡杨更能体现其不畏强暴、与命运抗争的倔强性格。

    脱掉了绿色的外衣,裸露出失去水分的躯体,胡杨树依然保留着所有的枝枝杈杈,竭尽全力,努力展示着自己的独特魅力。这时候的胡杨,生命力好像更加旺盛,光滑洁白的躯体分外挺直,弯弯曲曲的枝杈更添风采,活脱脱在舞台上尽兴展现自己强健肌体的健美运动员!

    据说,在轮台境内的胡杨林有30多平方公里。可以想见得到,如果能从空中俯瞰大漠里的胡杨,观赏胡杨与塔克拉玛干的博杀,又该是多么的壮观!

    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胡杨的一生不可谓不光辉灿烂,不可谓不惊天动地。

    古人赞颂荒原上的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但再强健的野草,也难以在塔克拉玛干生存。胡杨却以自己独特的方式,硬生生地闯进大漠,冲开沙层,深深地扎下了根。

    胡杨使塔克拉玛干有了声音,有了灵魂。

    望着远去的胡杨林,不由得想起世界级的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评论《二泉映月》的一句话:“这样的曲子,是应该跪着去听的。”

    我想,观赏胡杨林,也应该跪下双腿。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