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写在母亲长眠之前 (续) 六队 大荒  

2011-07-08 12:43:47|  分类: 老北大荒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母亲长眠之前(续)

                             3 感慨世界风云

    我刚回到国内时,世界新闻正好聚焦“拉登之死”。

    美国海豹突击队,神不知鬼不觉的击毙了追杀了十年的头号恐怖分子本·拉登,举世瞩目,奥巴马五月一日宣布了这一消息。美国扮演世界警察,追杀国际头号恐怖份子,情节惊心动魄,全世界的媒体都沸腾了。母亲边看电视,边对我说:“美国真厉害,布什打死了萨达姆,奥巴马又打死了拉登;美国想让谁死,谁就得死。”

    看拉登之死,母亲却联想到了萨达姆,可见母亲是一个很有思维的人。她对美国的事情格外的关注,也可能因我们一家居住在美国的缘故,所谓“爱屋及乌”也。我敬佩的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家庭妇女,竟然如此的了解和关心国际政治,而且是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

    我也来了兴趣,对母亲解释说:“你比美国人还知道美国,你知道恐怖主义,美国人只知道9·11国贸大厦高楼被炸。西方国家和阿拉伯世界的信仰各不相同,弱的打不过强的,就用极端的手法了。美国反恐,结果是越反越恐,恐怖主义都是被美国逼出来的。”母亲静静的看着我,生怕我的安全也会受到影响,担心我在美国也会被逼成恐怖份子。

    我接着向她解释:“美国总统想管理全世界,谁不听他的,他就干掉谁。美国扛着帮助弱者对抗强者的招牌,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美国总统才是国际头号恐怖主义分子,美国不是厉害,是霸道。”

    在国内守护母亲期间,刚好又感赶上利比亚战争风云的消息席卷全球。树欲静而风不止,利比亚的战事随即成了下一个新闻焦点。

    我每天都会在电视里关注新闻报导以及专家点评,凑不了热闹,可以看热闹。

    母亲耳聋,几乎听不到电视播音员的那些洪亮声音了,可她还是会同我一起守着电视,常常看着看着就会阖上眼睛迷糊一会儿。

    我发现用电视养老是个好办法。如果说电脑是年轻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那么电视就应该是老年人的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真的要感谢发明电视的那个人,可以让老人们坐在沙发上打发寂寞的时间。

    眼前,电视里是硝烟弥漫的战场,而身边坐着看电视的,是将要抵达旅途的终点人。

    我问母亲:“你听不见别人说话,那你还看什么电视,关心什么乱七八糟的新闻?”

    她说:“我听不见,我可以看下面的字。”

    这就叫生命力。人到老了,各种器官都趋于衰竭,可以想象一个垂暮之人,活得是多么的艰难,又是多么的坚强啊。由于关心这个世界,所以更加留恋这个世界。

    记得以前母亲看字,要戴老花镜,没想到人老了,耳虽见聋,眼却见亮,居然不带花镜,反而比戴上花镜看东西更清楚。母亲不但看得认真,有些事情比我们知道的还多。

    我弟弟亲戚家的一个小孩,今年考大学,总分没有达到重点,但进入了A线。母亲告诉我弟弟:“不错了,A比B好,A线是政府的大学,收费便宜;B线是民办的大学,收费贵哦。”弟弟听后惊诧不已,说自己还不知道A线、B线是什么意思呢。

    有一次母亲问我“这么多国家合起来打利比亚,为什么就没有一个国家出来帮助利比亚呢?”

    我一路只是关心战事进展,却从未认真想过强国与弱国战争的这种不合理性,正义与非正义的真伪区别,细说开来岂是三言两语表达的清楚。

    是啊,为什么满嘴讲人道的国家,却总是用战争来解决问题?为什么那么多强国联合起来攻打一个弱国,全世界的人都袖手旁观?带着同情弱者的想法,我也在问为什么?为什么?

    我不知怎样向一个小学还没有毕业的临终老人,解释她提出的问题。

    当今世界是强权政治,有些“道理”真的是不讲道理的,明明是在空袭利比亚,却说是人道主义,明明是颠覆政府,却说是帮助。这些见鬼的逻辑,正面根本无法解读,把话颠倒过来说才对:“帮助颠覆政府;实行人道主义空袭。”

    政客们毕竟是政客,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可以打着国家利益的旗号,闹得世界风生水起,搅得天下不得安宁。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政治是一门学问。想不到围着锅碗瓢盆转悠了一辈子的老母亲,却也能提出一个如此尖锐的国际政治问题。

    有人说,全球有两个民族特别善于模仿,一个是犹太人,另一个是中国人。母亲和我们都关心社会,这大概与父亲的影响有关,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父亲是湖北人,年轻时在广州三元里空军部队做地勤文书,复员转业时,经由部队组织考核介绍,和我母亲成婚。1958年父亲带着母亲,奔赴了黑龙江国营农场,加入了王震将军率领的浩浩荡荡的十万转复官兵队伍,开始了屯垦戍边、开发建设“北大荒”的艰苦历程(北大荒,人称“北”国高寒,“大”片沃野,“荒”无人烟,是世界上仅存的三大片黑土地之一)。

    父亲当时是生产队长,写得一手好字,文武皆通,是个很认真、很仔细的人,在人们的口碑中,被誉为群众的好领导。不幸“文革”中被造反派打倒,于苦闷中离开人世。那时母亲还年轻,一手拉着一个弟弟,我紧跟在后面,踉跄行走在数九寒天的雪地里,想去见爸爸最后一面,但被“革命”群众拦住了。

    我只记得在去看父亲的路上,母亲哭着喊着重复着的一句话是:“你好狠心啊,丢下我们娘几个就走了……”。


                  

                                五十多年前母亲的结婚照

                 很有特色的最后一张全家福   摄于1967年文革中

                   4 给了我两样东西

    母亲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有一天下午,她给了我两样东西,一样是一打斩新的人民币,面值1元,共100元。母亲告诉我,这是十几年前我出国时留给她的(那时是给她向小朋友派发红包用的)。她一直没舍得用,别人想用整票换零,她也没舍得换,现在一张不差的又给回了我。

    十几年过去了,物价涨得这些一元纸币,早已不是钱了。然而,这些不值钱的钱,却凝聚了母亲对儿孙们的千般思念,就像大海里翻滚的浪花,追逐着消失在遥远的海岸线上。日积月累星转斗移的遥望和积累,都收藏在这崭新的一张张的一元钱里。它寄予了母亲对儿子的十几年思念,它因此随着岁月的流逝,蕴藏了母亲心中那种远隔重洋、天各一方、难以割舍的附加价值。

    另一样东西是一条纯金项链。母亲让我等孙子长大了,送给孙媳妇,并让我转告说:“这是太奶奶留给你们的,王家人的烟火要世代相传下去。”

    父亲在我10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母亲终身未改嫁,含辛茹苦的拉扯大了我们兄弟三人,之后又带大了孙子、孙女。我们是比较守旧的家庭,因此,母亲在父亲王氏家族中,德高望重。

    我们兄弟三人,只有我是儿子、孙子一路单传,母亲可能是按照中国旧习,把她唯一戴过的金项链交给了我,让我传给儿子的儿子,意在将我父亲的血脉继承下去。

    我会不辱使命把这条金链一路下传。爸爸下面是儿子,儿子下面是孙子,孙子下面是曾孙子,曾孙子之后是重孙,再后面一代是玄孙,子子孙孙永无穷尽。至于后人是否会以规矩相传,那恐怕是以后史学家求证的事了。

    在遥远偏僻的军垦农场,我母亲一呆就是二十几年,消磨了她最年轻的时光,她为了三个苦命的孩子,生活着、挣扎着。我常跟弟弟们讲:“咱们的妈妈和别人的妈妈不同,她是一个用了一生的艰辛,带大了我们的人。”

    母亲病重期间,《名人收藏》杂志总编辑助理马石生先生和夫人,也专程从香港赶来看望我的母亲,对我们说:“那时我是下乡知青,在连队当卫生员,最让我敬佩的人就是你们的妈妈。在那个环境里,你妈妈顶着各种压力,带大你们兄弟三人不容易,她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

    那时,母亲仅靠每月24块钱的工资抚养着我们。我和弟弟读中学时住校,家里没有钱做两套棉被,我和弟弟就公用一床被子,在北方寒冷的冬天,我们拥挤的住在学生宿舍里。记得我和弟弟常为取暖争抢被子,甚至还打过架。

    岁月悠悠,这段往事一直在我心里纠结着。那时我暗暗发誓,虽然我穷,但我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

    这让我想到了唯一报名角逐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女议员巴克曼说过的一句话,她说:“我懂得每一个美元的价值。有时,一无所有可以成为最棒的老师。”巴克曼的家境曾经也是一般,她完全靠自己去赚钱读书,是一个懂得生活不容易的人。她从自己的生活经历中,总结了有很多值得令人思考的政治理念。钱多并非是好事,那些喜欢招摇过市的款爷们,常常把价值从人的身上,转移到了钱的身上,不能不说是价值观的错位。(待续)



                          

                              母亲给曾孙子留下的一条金项链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