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写在母亲长眠之前 六队 大荒  

2011-07-07 12:36:47|  分类: 老北大荒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母亲长眠之前

                            1 人生逃不过生老病死

    人生逃不过生老病死,这是生命的规律。

    不信,你去问问古寺里算命的先生:“我能活到几岁?”

    算命的一定会对你说:“你命好啊,能活到你死掉。”

    呜呼,此非算命先生算得准,而是算命的说的太实在了,实在的如同一句废话。是的,真理的有些条款,有时看上去确实像是一堆废话拼凑而成的,但你又不能不相信它的真实。

    今年四月,我接到母亲病重消息,27号匆匆返回国内。

    我和母亲在医院里相见了。母亲面庞浮肿,老泪横流,语言模糊,步履维艰,比我去年同一时间见到的她,苍老了许多。

    我禁不住泪水婆娑了双眼,不知道该怎样开口,该先说什么,悲喜纠结中,哽咽的说了一句:“妈,我回来看你来了……。”此刻,所有的酸楚,在我不安的心中油然而生。冥冥中似乎感到算命先生说的那句“废话”,像咒语一样缠绕在了母亲的身上,挥之不去,避之不及。

    “妈妈,我回来了。”是多少浪迹天涯的游子心声,又是多少天下母亲企盼的一句话啊。

    这次是母亲时隔四年之后,第二次中风入院急救,而且医生会诊检查,发现了某种癌细胞
已经扩散,这意味着母亲的人生旅行即将结束,时间进入了倒计时。

    如同黑云挡住了阳光,晴天里响起了闷雷,这个事实我是难以接受的,但又不得不接受。面对迟早要来的这一天,我陷入了沉思遐想,英国诗人乔叟说过:“世界是一条充满苦恼的大道,而我们是来去匆匆的旅人;死亡是世上每个人的归宿。” 想想也是,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人生就像弈棋,而且人生还不如弈棋,不可能再来一局,也不能悔棋,人生其实就是通往死亡的一次旅行,没有回程,没有别的选择,只是大家到站的时间各不相同而已,到站了就下车,所有的人都一样。

    这次回来,我知道和母亲之间应该有很多要说的话,母亲头脑还很清醒,思维还很清晰,但已经行动迟缓,话语不清,听力下降。艰难苦恨繁霜鬓,是非成败转头空,我们在外总是忙碌自己的世界,从手中溜走了多少次探望母亲的机会,现在才想到和母亲做深切的交流,为时晚矣。

    见到母亲的当天下午,我们为母亲办了出院手续。在家里毕竟比在医院能更周到的照顾好老人家,病人的健康,一半靠药物,一半靠心情,在药物失去作用之后,有个好心情比什么都重要,风烛残年的人,一切只好顺其自然了。

    听力下降,是语言交流的很最大障碍,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候,我常常是对着她的耳边喊话,几句嚎叫之后,我就累的筋疲力尽了,瘫软在凳子上沉默不语。剩下的时间是安静,安静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母亲今年73岁,中国民间有种说法:“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福州、台湾人认为,逢九或九的倍数是人生的“坎”。)无论哪种主张,无非是说某种特殊的年份,是人的生命历程中的一道“坎”,这个坎,就是老年人的鬼门关。

    孔子死于七十三,孟子活了八十四,当代伟人毛子(泽东),也是八十四岁拜拜的。孔孟之道的开山鼻祖圣人都有终期,即使贵为领袖,三呼万岁,也免不了有乌呼哀哉之时,身为一介贫民的母亲,怕是没有什么超凡脱俗的本事能绕过这个坎了。

    人的一生逃不过生老病死,上至帝王将相,下至百姓走卒,都会有个七灾八难,你即使权倾一世,或者一贫如洗,黄泉路上都一样,老少无欺,不分贵贱贫富,自然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心往宽了放,事往开了想,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人生自古谁无死,生命的终极,无非是回归大自然。不平的人世间,也只有在死亡面前,才有真正的人人平等。

    每个活着的人都将面临死亡,都在走向死亡。死,意味着生命的终结,不过老年人比年轻人更加珍惜生命,更懂得生命的可贵,对生的渴望和死的恐惧尤为明显。我几次告诉母说: “妈,你看我也老了。”意在用另一种方式,宽慰母亲,善待自己,笑对人生。

    虽然人人未必都会像世界著名大画家毕加索在面对死亡时曾说“死亡是一种美”的那般境界,但至少“我们在死后将没有知觉,正像生前没有知觉一样(卢克莱修)。”死亡是睡眠的无限延长,是在死的长眠中向世界告别。


                     在母亲身边的两个弟弟和我的舅舅  

 

                        2 母亲的笔记本

    回到家后,第二天,母亲便拿出了她的唯一的笔记本给我看。

    笔记本是白色的塑料皮,上面印着“革命文艺”四个字,以工农兵的枪、铁锤和镰刀为图案,很有那个年代的阶级斗争烙印。里面的第一、二页,是红色字体的毛主席语录,还有几张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的剧照插页。不言而喻,这应该是一本记录革命群众干革命的日记,因为没有雷锋那样出名,至于写些什么,也就无所谓了。这个笔记本是我的大弟弟在1972年6月,参加兵团三营首届文艺汇演的获奖品。

    那时的奖品,流行的是奖状和笔记本一类的东西,获奖以荣誉为重,得奖能手常常可以把奖状贴满了墙,笔记本填满了箱。可惜当时的笔记本都不能用电,不像今天,随便的一个奖励,便是一台超薄笔记本(电脑)。

    旧的时代重男轻女,那时母亲家道渐近没落,外公只给钱供我舅舅读完高等学校毕业,但我母亲只读了4年书就辍学了。母亲文化不高,写的字也不漂亮,表达想要说的话却很清晰。笔记本里是母亲的历年重要记事,有买东西的支出,借款还款的项目,人事的感慨和变迁等等。

   在她的笔记本里,有两页记载了她的工作简历:

1958年3月来场(黑龙江国营八五二农场)。

58年8月1号批下正式职工。

58年8月1号至61年3月在团(总场)加工厂任车间工人,后当代销员。厂长是李日晨,车间主任是陈华明。

61年3月至62年4月,调到九分场任保育员。指导员是刘坤。

62年4月调到3营6连(军垦农场用的是部队编制),6月份退了职。指导员是徐子超。

66年复职任保育员(这期间一直在3营6连)。指导员是徐子超。

79年5月调到三分场,在场部菜班。指导员是廉德富。

1984年10月随长子调到852农场跃进山炼铁厂(原钢厂),后在炼铁厂退休。

    令人感到好奇的是在母亲的笔记本里,有段唯一感慨人生的话,不知写于何时。她这样写到:“人生30而立,从1岁到30岁,接受父母的养育照顾,师长的教诲启蒙,过的顶天立地人的生活;30至45岁,成家立业,要为自己的家庭、子女、事业奔波辛劳,像牛一样的犁田耕种;45岁至60岁,事业渐渐有成,儿女渐渐长大,但是体力也日益衰退,只能像狗一样守在家里,含饴弄孙,为子女打点家中的一切。碰到不孝儿女,还要如狗般被击打折磨;60岁到75岁,老病相侵,人生已经走到了夕阳,无常的箭随时射来,过的是忐忑不安的猴子生活。”

    人是否都是这样过来的呢,只有上帝知道了。

    我初到美国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拿到的第一份工资在第一时间先是寄给了身在祖国的母亲。  十几年中,母亲给我写了许多的信,我也全部都保留着。

    在2005年,我申请母亲来美探亲的签证被拒签后,母亲来信写到:“谢谢你们都希望我能到美国去看看世界,可事与愿违,我达不到去美的条件,永远也达不到,你们也不要为我过于操心。我这次签不上证,但我也很高兴,我明白了很多东西,也知道平民百姓每做一件事都是那么不容易。你们的一片诚心我领了,以后有机会就回来看看,我们祖国也发展的很快,人们的生活也比以前好多了,你们在哪边生活虽然是走出了第一步,但也是要付出很大的努力,要好好注意身体……。”

    我想继续申请母亲来美国,征求母亲意见时,母亲在电话的那头说:“我老了走不动了,不想折腾了,你们就不要花那个钱了,你们在美国生活的好,我就放心了。”《北京人在纽约》里说到,美国是孩子的天堂,老人的地狱,既然如此,我也就放弃了申请母亲到这个“地狱”转一圈的努力。

    而真正让母亲相信我们在美国一切都安好的,是一封母亲的好朋友寄自美国的来信。

    今年年初,王家垣夫妇(母亲在东北农场做保育员时结交的北京下乡知青)退休后来美,探望在美留学的女儿,她们一家也来到了我们家。王家垣给远在北京的好友陈家利(北京下乡知青,当时的场领导)写了一篇美国印象的信,后来被陈家利发表在黑龙江农场知青网上,我弟弟让母亲看了王家垣的信,母亲才放下心来,在电话里说了一句:“当初你们去美国是对的。”(待续)


                                        白色塑料皮的笔记本


                                         母亲的手迹
        王家垣一家人来佛州探望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