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写在母亲长眠之前 (续完) 六队 大荒  

2011-07-12 14:06:47|  分类: 老北大荒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母亲长眠之前(续完)

             5 寻找保姆

以前,弟弟给母亲请过一个保姆,开始两个月表现还不错,尽责职守,要是在国营单位,评个先进工作者是不成问题的。后来熟悉了,渐渐开始往外跑,快五十岁的人了,好像年轻人赶赴约会一样,半天半天的不回来。

有一次母亲去冰箱拿东西,不慎跌到在地上,叫天天不应,费了好一番功夫才爬起来,母亲问保姆为何总是一出去就这么长的时间,保姆说:“去参加教会的活动,要用很多的时间。”居然语无愧意,而且振振有词,仿佛她去的是高雅的洋教堂,并非七荤八素凑热闹的杂货摊,一个人能有这样的境界,就说明了她的品质不是“八婆保姆”,而是“素质保姆”。

天啊,上帝固然重要,但我们请的是保姆,不是传教士,请的是伺候母亲的人,不是耶稣基督派遣的天使啊,她应该是去上帝那里领工资的(至于保姆是否真的去了教会,中国的教会是否有那么普及、开放,鬼才知道。)

我回国来到母亲身边的第二天,就辞掉了这个热衷于“上帝”的保姆。心想,我虽没做过保姆,但儿子伺候老妈,总会全心全意的,不见得比那些自称为“职业保姆”的差。

星转斗移,日子在我不经意间流逝着。还有十天,我就要离开中国了,弟弟们又开始为母亲寻找保姆。

很快就找来一了个,干的不错。可惜做了两天,便说家里老公中风,需要回去照顾,理由很是让人同情,将心比心,付足了她两天的薪水,我就让她走了。

这时,母亲有些着急,怕我走了还请不到保姆。

弟弟告诉我:“不要太相信保姆说的那些好听的话,找工作的时候,什么要求都答应你,做个两天,稍有不满意的地方,拍拍屁股就走人,你又得费一番功夫去找。”

弟弟无奈的说:“好的保姆难请,我们就像对待家里自己人一样对待保姆,有什么好吃的,也和保姆一起吃,尽量让保姆做的开心,尽量满足保姆的合理要求。想要保姆伺候好老妈,我们就要伺候好保姆。”

现实就是如此,在一个经济发达的地方,职业不分高低,找伺候老人的保姆,免不了有时还得看保姆的心情。求人做事,主从关系时常会被颠倒,究竟谁是谁的保姆,生活中很难说得清楚。

由于弟弟们都不在母亲身边上班工作,找保姆的事,便落到我的头上。

好在当地有个“郑小姐职业介绍所”,专门介绍家政保姆。这个职介所与其他中介公司不同,只收找到工作的人50元钱,不收雇主的钱,所以门庭若市。可以看到简陋的所内,一把不少年纪的保姆们“待价而沽”,我以为经济繁荣会闹“保姆荒”,其实保姆很多,雇主也不少。雇主挑保姆,保姆选雇主,雇主说保姆难找,保姆说雇主挑剔,看起来成交的不是多,这个邻域的瓶颈大概就是“主人要找个好保姆不容易,保姆要找个好主人也不容易。”

郑小姐很热情,也很心细,每天都有电话打过来,让我去雇工见人,来来去去约谈了四五个,但双方都满意的不多。保姆们确实很会说话,在那些保姆面前,我的智商显然不够用,当你寄予很大希望的时候,她们何尝不是也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呢。

有一次母亲看中了我领回来的一个保姆,那人说第二天来上班,母亲怕她说谎不来,便把她其中的一个旅行包留了下来。那个人果然第二天来了,但不是上班,而是来取行李的,还编了一个美丽的谎言,说原来的主人死活不让她走。留住人留不住心,我告诉母亲,这种挑三拣四的人,就让她走人吧。

时间越来越紧迫,每一次留不住保姆的时候,母亲就会用焦急而渴望的眼神看着我,她的表情分明在告诉我:“我站不起来,走不稳路,身边离不开人啊。”我安慰母亲,保姆能找到的,我们是想给你找更好一点的保姆。中国的人才市场无奇不有,找个好保姆,真的比找个好员工还难啊,究其原因,可能是很多的人,不愿意伺候临终老人。

好在我走得前两天,找到了母亲满意的保姆,我们也答应了保姆提出的一切合理的要求。

我对新来的保姆说:“明天我就要走了,今天不用你给我妈洗澡,我最后再给我妈给洗一次澡。”

我母亲的晚饭,我也没有让保姆做,我做了最后的晚餐。母亲说我做的是美国菜,不好吃,我说:“我哪里会做美国菜啊,不好吃那是我把中国的菜做坏了。”

母亲是广东人,广东的粤菜是中国八大菜系之一,所以广东人会吃出了名。尽管我在美国打过粤菜
餐馆工,我的厨艺糊弄糊弄美国人没问题,但想糊弄咱们广东人,那是没门的。




这是弟弟在给母亲修剪指甲

                                                         6 最后的嘱托

我回国探亲的假期是一个月,后来又延期了半个多月,改到了6月17号返回美国。

在弟弟家里,我一直和母亲住在一个房间,白天夜晚陪伴着母亲。

有几次母亲睡觉醒来后对我说:“我要是早晨睡觉一直没醒,你就不要叫醒我了,让我好好的睡。”母亲已经预感到自己的日子越来越少了。

每每听到母亲这样讲话时,我却不能告诉她什么,我怕自己一开口,眼泪就会止不住的流下来。

我深知,当某一天母亲真的睡不醒了,走了,我即使是千呼万唤,母亲也永远不会醒来了。苍天为证,大海为凭,不是我不想叫醒母亲,是母亲再也听不到从遥远天边归来的儿子,在她坟茔上的呼唤了。

假期快到了,离别的日子,一天一天的逼近,怕因离别而伤心,我却不敢告诉母亲何时飞回美国。

她知道我早晚还是会走的,终于开口问我,什么时候回美国?我小心翼翼的告诉了她回美国的日期。当然免不了又是母子泪眼相视,泪水横流,但这次她很是平静,没有哭出声来。

母亲知道我要走的时间后,让我打电话叫弟弟回来,按照北方人 “送行饺子接风面” 的习惯,要专门给我包一顿饺子吃。我说不用了,弟弟他们都上班,很忙。母亲却执意不肯,她感觉到这可能是一家人,最后团聚在一起吃饺子了,后来还是母亲亲自给弟弟打了电话,让他回来包饺子。

 “送行饺子接风面”之习俗,是从“上马饺子下马面”演变而来的。意思是客人来时,用面招待,希望面条像绳索一样,将客人拴住,多留几日。客人走时,则请吃饺子,因为饺子形似元宝,希望客人在路上捡到元宝,一路平安发财。

还有一件不能不提到的事。我十几年前离开中国时,留下了两瓶白兰地酒,我都不记得了,但母亲一直保存着,谁想喝都没舍得给,前两次我回国,母亲也没提及此事。这次回来,母亲告诉我:“厨房的橱柜里,还有你走时留下的两酒,你喝了吧。”我知道酒是越放越香,放了十几年的酒自然是好酒,只是我在美国经常开车,已经忌掉了烟酒。可这酒我是一定要喝的,因为那里面有母亲对我十几年的思念和牵挂啊。

母亲对我从来不责备什么,她知道父亲走后,家里很多的事情由我撑着,小时候吃了不少的苦。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走南闯北,浪迹天涯,我的一点一滴变化,都是母亲心情的寒暑表。

她知道自己不知哪一天就会撒手人寰。母亲很吃力的用颤抖不清的话语对我说:“我也…活不了…几天了,我…不留你了,你的…老婆、儿子、孙子…都在美国,…你的家…在美国,你应该…回去,那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啊…”

多么宽广无私、饱含深情的一个母亲的胸怀啊!

天地为之动容,江河为之悲咽,这也许是母亲给我的最后嘱托了。

临走的那天早上,母亲叮咛弟弟送我。母亲坐在沙发上不能起身,于是我俯下腰身,亲吻了母亲的面颊。这是我长大以后,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的“母子之吻”。

多情自古伤离别,在母亲长眠之前,在我又要踏上征途的时候,分别的那一刻,我说不出话来,即使是一个字,也会被永别的泪水所淹没。我和母亲的眼泪,终于都没有抖落下来,都留在了各自的眼眶里。

我们永远的都留在了彼此的心上。

我的耳畔,忽然间响起了李双江唱的那首《再见吧,妈妈》的歌,歌声如泣如诉的萦绕在我的幻觉里,直到我消失在机场候机的人群中。 

千里云峰千里恨,万顷烟波万顷愁,就这样默默的,我离开了把我养大的母亲,回到了美国……



这是母亲为我留了十几年的白兰地酒



也许这是我和母亲的最后一张合影了


                                                                  尾 声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对母亲的绵绵思念,常常盈满在我悲伤的脑海中;
笔起笔落之时,仿佛我还在母亲的身边,却不知雨声和着泪水,滴到了天明。
正当我在悲情中踌躇感慨的时侯,刚好看到夏丐尊先生《文章讲话》一书的收尾,引用的一首四言
诗,颇合我之心境,亦引以为尾 :
人生一世,能无感焉。哀来乐往,云浮鸟仙。铜驼巷陌,金人岁年。铅华迸泪,鹍鸡裂弦。
如有万古,入其肺肝。夫子何叹,唯唯不然。               

                                                                                        ——清·郭麟《词品》:“感慨”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