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人生有悔 一队 牛耕  

2011-05-29 11:58: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有悔

                                 (2007-05-11 13:35:26)

    “人生无悔”这几个字,应该流传很长时间了。刚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我曾经感到很是振奋,觉得这句话挺有时代感,至少是挺爽气的,所以,就有意无意间产生了一种冲动,经常想在自己的言谈或文字中,把“人生无悔”加进去,以增强自身语言的表达力度和感情色彩。不少时候,还真能收到意想得到的效果。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自身阅历的不断积累,我的思想也悄悄地起了一些变化。不知不觉地,我竟然对“人生无悔”这几个字产生了怀疑,好象自己离这四个字越来越远了。我依稀觉得,只有英雄人物,或者是那些极想成为英雄的人,才有资格讲“人生无悔”。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根本没有讲“人生无悔”的资格。

    这是因为,回顾自己的大半生,令自己感到后悔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随便讲上一件吧!

    二十多年前,我在北方一家出版社做个小编辑。我们出版社在松花江边,离女作家萧红的故乡不远。社里的领导很有些魄力和胆量,竟然坚决支持一些老编辑提出的编辑出版萧红和著作的建议,按说,七十年代末的时候,出版界和文艺界的思想解放还没有后来那样火热,这在当时的确不是一件谁都敢做的事情。

    懂得一点中国现代文学史的人都应该知道,讲萧红,就不能离开萧军。于是,我也就有幸跟着社里的老编辑,经过拐弯抹角的关系人的介绍,走进北京什刹海附近鸦儿胡同六号的院门,近距离地接触了大名鼎鼎的萧军先生。

    用萧军先生的话说,他基本上算是“出土文物”,尘封已久,除了关注文学界的人,世人似乎早就把他忘记了。而且,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在他的头上,还带着不少令人生畏的“帽子”,形成了某种有形无形的社会压力,他这里常常也是门前冷落车马稀。我们在这时候来拜访他,老先生也是挺感动的。古道热肠的萧老,不但支持我们编辑出版萧红著作的意愿,而且拿出了自己多年的文稿,答应由我们社安排印行。后来在出版界造成一定影响的《吴越春秋史话》,以及二萧与鲁迅的通信集、萧军与萧红的通信集等,都是在这段时间里谈成的。

    萧红和萧军是鲁迅先生直接培育的有成就的作家,阅读他们的作品,当然是一种高品位的享受。为萧红和萧军的著作出版做一些具体的工作,对当时的我来说,不但是享受,还是一种难得的机遇,是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不可多得的机会。

    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在老编辑们的带领下,我也成了二萧作品编辑队伍的成员。

    社里安排,我和另一位编辑雷雯作萧军自传《我的童年》的责任编辑。雷雯先生是前辈编辑,又是一位卓有成就的诗人。虽然因为胡风一案的牵连,他曾经受难多年,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雷雯多情而隽永的诗风,更没能影响他欢快活泼的性格,所以,社里的年轻编辑都戏称他为“老顽童”。我们之间的合作十分愉快,也十分默契。

    就是在《我的童年》的编辑工作中,有一天,记不得是谁先提起的话头,我们两个忽然想到,何不请萧军先生为我俩写件条幅?萧老的字我们都见过,苍劲有力,很有特色。如果在家里挂上一幅萧军先生的墨宝,岂不也会产生蓬荜生辉的浪漫感觉?当然,那时候,我们都不曾萌生现在所谓的“收藏”意识,应该说,那只是出于对萧老的仰慕和尊敬,其出发点也是蛮纯真的。

    “有事,弟子服其劳。”给萧军先生写信的力气活儿,显然非我莫属了。信件发出后,我和雷雯就多了一件心思:每天都要仔细检查邮件,等待着萧老的回音。

    一周过去了。两周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也过去了。可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就是看不到萧军的条幅。

    雷雯和我都有些沉不住气了。有一天,雷雯突然对我说,咱们给萧军写封信吧,那个条幅,我们不要了!对老雷的提议,我也是一百个赞同,不就一件条幅嘛,不给写,我们不要还不行?

    于是乎,带着一种不愿意明说的情绪,我提笔给萧老写了一封短信。大意是说,前些时候曾经索要您的墨宝,现在,我们已经请别人写了,您的墨宝我们就不要了。写信的时候,虽然也想尽力写得客气一些,但字里行间表露出的不满和愤懑,肯定暴露得十分充分。

    这封信发出不过一周左右,萧军夫人王德芬女士给我寄来了一封信。信里说,萧军先生不是专业的书法家,家里的文具也不齐备,平时动笔不多,最近又比较繁忙,就把给我们写条幅的事耽误了。萧夫人在信件的末尾问我:你们是不是真的不要萧军的条幅了?否则,她还可以让萧军再给我们写。

    萧夫人这一问,把我和老雷的倔强劲头儿给催动起来了:既然说过不要,当然不能再说“要”字!自然,我们也没有给王德芬女士回信,这是因为,这种回信实在不好落笔。老雷不写,我也不愿意写。

    如果事情就到此处结束,可能我们也早已把这件小小的波澜忘到九霄云外了。然而,谁能想得到,十几天过后,我又收到一件寄自北京的沉甸甸的信封。打开一看,竟然是萧军老人的亲笔信,同时夹带着送给我和雷雯的两件条幅!

    这一来,我和雷雯都有些傻眼了!

    我们两个曾经“恶意”地对待他,小心眼儿地报复他,而他老人家竟然反其道而行之,以德报怨,这可让我俩说什么是好呢?

    萧军先生的大度、宽厚和仁慈,实实在在地把我们给“镇”住了!

    时过二十多年了,我还是无法用语言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那时候,我算是真正地认识到了什么叫做“百感交集”。现在能回忆起来的,斯时最使我难忘的感受,一是激动,二是后悔,而且,后悔的力度绝对远远大于激动!

    其后不久,我又一次去萧军先生在北京团结湖的新居,谈完工作上的事情,我不好意思地提起了老先生送我和雷雯的条幅,想借机向老人倒个歉,以弥补自己先前的失礼和过错。

    不料,萧军先生用手中的烟斗晃了又晃,大声喝道:“不说那个,不说那个,你这个小子!”说着,老人呵呵笑出了声。

    萧军老人确实已经原谅我了,但我始终难以原谅自己。时至今日,我仍然时时回忆这段经历的所有细节,一点一点地细细品味,用以指导我现时的言行举止。我再也不想犯同样的错误了,我愿意将这种悔意永远地留在自己的记忆之中。

    我常常想,后悔应该是人生的一种财富。后悔,在某种意义上就是“知耻”,孔子说过,知耻近乎勇。通过后悔,人们不断地总结经验和教训,不断地完善自我,从后悔中汲取营养,将自我提升到更高的境界。所以,曾子每日才要“三省吾身”。

    人生还是有悔更好!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