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刻在黑土地上的脚印 郁百雄  

2011-05-02 05:07:49|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路是人最基本的功能,人的一生要走多少路,恐怕是无法计算出来的。可我们在北大荒的那些年代里,在黑土地上走过的路,却是可以算出来的。无论是春夏秋冬、还是酷暑严冬,我们的脚印都深深地铭刻在了北大荒的土地上。   
    我一直说,我们的青春年华,是用脚步在北大荒走出来的,是用肩膀扛出来的,是用双手干出来的!用“铁脚、铁手、铁肩膀”来表达我们曾经度过的岁月,是毫不夸张的。   
    这里先说说我们的这双“铁脚”。   
    四十多年前的北大荒,地广人稀,生产、生活的条件都十分差。交通也不发达,下地干活,外出办事,全部靠两条腿一双脚来步行。有时能坐上一趟马车、牛车,那就很高兴了。要是能搭上一次解放牌大卡车出去,那恐怕要美上好几天!   
    我粗略算过,一个当年在北大荒生活工作过几年或十几年的人,无论是知青还是复员军人,还是干部职工,累计走过的路,都不会少于千里、万里!夸张吗?不,一点都不过份!看看我们刻在黑土地上的脚印吧。   
    先说每天出工干活要走的路。那时每个连队都有上万亩地,地号离宿舍都很远。从宿舍出发到地头,走上三里五里是常事,远的还有七、八里路的。一天一个来回,就是十里八里,二十几里。十天就是上百里,一个月足有二、三百里。一年、三、五年、十来年,是多少里?   
    北大荒的地号都特别大,一块地几百亩算是小菜一碟,二、三千亩也不算大。   

    拿夏锄来说,那每根玉米、大豆的垅,常常是一、二千米长,一眼望不到头。烈日下,我们在这长长的垅上锄草,干活慢的往往是一天也锄不到头,干得快的,一天也就一个来回。夏锄常常要持续一、二个月,累计走上几十里、上百里是经常的。   

    夏锄是这样,割麦子,拿大草,割大豆,掰玉米也是这样的来回在垅里走。一年是这样,二、三年、十年八年,光是这一项劳动,我们就在地里留下了数不清的脚印。要是用尺来量量,这些年下来,在地号里走了几千里,算多吗?我们穿破了多少双鞋,磨出了多少血泡,早已无法统计了。长年在连队劳动的荒友们,人人都会有更深刻的体会!   
    拖拉机手在地里开着机车作业,虽然不用走路,但每天从宿舍走到作业地号,来回同样也要走上十里、八里或更远的距离。   

    往地里挑水送饭的人,也是十分辛苦的,天天走的路,比别人更多。我在“送水”一文中,详细写过自己给夏锄的人送水,挑着水桶,一步一步跨越垅沟的体会。   
    喂猪的饲养员,虽也不下地,可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挑着猪食,来回穿行于饲料房和猪舍;放牧在田间地头,同样也走过了百里、千里,为北大荒建设做着贡献,谱写着青春年华的乐章。    
    连长、指导员这些连领导们同职工们一样,为了掌握生产情况,一年的大部分时向,都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漫无边际的地号里。我见过一队桑指导员,因长年在地号里穿行,身上的棉衣全部被枝条划烂,棉花上沾满了“苍耳籽”,刺猬般的扎手!   
    连队的统计员,走过的路比一般职工更要多,更辛苦。他们拿着量地用的“拐尺”,走遍了每个地号的边边角角。那些年里他们走过的路,更要用千里为单位来计算了。   
    我爰人同我讲了一件事:69年冬,上级突发奇想,为了加强战备,让大家拉着爬犁,步行往宝清县城粮库送粮。   

    三分场一队离宝清45里,来回90多里。三九严寒,隆冬时节,她和其他几个姐妹们一起,顶着“大烟泡”,每人拉着一个小爬犁,上面装了一袋50斤重的大豆麻袋,往宝清进发。   

    一早出发,冒着刺骨的西北风,足足走了六个小时,才到宝清粮库!到宝清时,她们的棉衣早被寒风吹透,加上身上出的汗,弄得浑身发冷,耳朵也冻坏了。那时,她们也才不满二十岁。按领导讲,这送粮是次要的,锻炼你们的意志才是主要的。如果要算帐的话,完全是没有必要的。100个人走90多里,才送了四、五千斤的粮食。其实用一辆马车,一个车老板就完成了。   
    从连队到分场办事,绝大部分也是步行而去。最近的五队到分场,是三里;一般的连队到分场都要在十几、二十多里以上,最远的一撮毛六队,到分场是三十多里。大家都是走路而去,走路而回的。连队是没有汽车的,顶多有台跑运输的尤特兹,根本不可能为个人服务。   
    那个时候,去趟852总场(100里)或宝清县城(50里),更是不容易。去一趟就跟乡下人进城一样的兴奋!我记得有一次过星期天,几个哥们馋了,想去宝清解解馋,说走就走。从一队来回走了100多里,就为吃那一盘“渍菜粉(即酸菜肉丝粉条)”和溜肉段!大概是印象太深了,如今各地做的溜肉段,都不如当年宝清饭馆里做得那么好。   
   每个在北大荒待过的人,不管时间长短,都有自己脚印的经历和故事。 我经历过的印象最深的长距离步行有许多,随便说几件吧:   

    1、刚到北大荒的第二年冬天,去六分场大孤山水工地参加挖水渠。顶着西北风,我们背着背包行李,从老场部步行70里,走了六、七小时到达工地。到工地后,什么也没有,现砍树现割草,现搭马架子,解决住的问题。由睡觉的马架子到干活的工地,单程要走十里左右。那不是路,是荒草甸子,坑坑洼洼,极其难走,一天来回二十里。干了一个半月,光上工地来回就走了几百里!那年我才16岁,每月发15元助学金,按国家劳动法来讲,我属于童工。知青中十五、六、七的也不在少数!   
    2、62年春天,四分场那里的山林发生大火,我们连夜从老场部出发,每人手拿一把镰刀,步行30里去灭火。黑拉八叽的,没有月光,七高八低的走的都是山路。虽远远看见了山上的火光,但就是走不到跟前。原来那叫“望山跑死马”,即:那山看着近,其实还远着哪!结果,领导说太远了,救不了,大家往回走吧。这时已是半夜十二点多了,我们又从四分场往老场部走。都说闭着眼没法走路,可我真是又累又困的,闭着眼,时而闭、时而睁地跟在别人后边,稀里糊涂地走了30多里,又回到了老场部。   
    3、64年春节。我已在一队工作。五分场四队的上海同学李伟国来电话说,到我这儿来过年吧。我从三分场一队步行60多里,到了他那里。就我一个人,拿着一根打狼棍,十冻腊月的,走在旷无人烟的公路上,就别提多害怕和艰辛了。我现在真想不出,那时何来的这种劲头和胆量。   

    在五分场四队,住了一宿,笫二天我要往回走了。李伟国说,我没去过三分场一队,我再到你那里去玩一天。我们俩又一起出发了。临上路时,他拿了一瓶色酒,说路上要是渴了,咱用它当水喝。   
    我们走到五分场二队时,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我俩哪敢仃顿,一口气顶风冒雪,走了近七小时到了一队。那瓶色酒,一路上让我俩当水给喝了。可酒岂能当水,越喝越渴,没办法了,就抓把雪往嘴里塞。而李伟国第二天,又步行返回了五分场四队。过这破年,俩傻小子各来回走了120多里!   
    4、七十年代初,分场要在五队下面修“万红水库”。营长动员营部所有人义务劳动,人人拉一个小爬犁,每天清晨吃早饭前,往万红水库工地送石头。尖山脚下到水库来回约有十多里,这公路上没有冰雪,拉着装有几十斤重石头的爬犁,走在公路上,干拉,费劲极了。饿着肚子,来回一趟,浑身湿透。一连拉了大约有半个月。不过,也有好处,权当锻炼身体了,饭量大增!    
    5、68年夏天,我去虎林县医药公司进兽药。回来时,是上午十点多,在迎春站下的火车。因为火车晚点,迎春到852总场的汽车没了。我傻眼了,怎么办?迎春离总场近60里,离三营160里,回不去了。正好,这时三营24连的二个66年转业兵带着老家接来的老婆,也在迎春下火车,要回连里去。我们不想住在迎春,一合计,步行走吧。於是,我们这一伙五个人,踩着雨后不久,泥泞的道路,从迎春走了五个小时,到了总场,这已是下午快四点了,去三分场的汽车也没有,只好住在了总场招待所。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天又不好,打电话问,告知三分场到总场的共交车不来了。我们几个只好又迈开双脚,开始了从总场回三分场的近100里的步行历程。   

    这一路走得可真够累的!尤其是苦了那两个刚从四川来的转业兵老婆子,哪走过那么远的路!我们走到五分场二队时,已是中午,在人家那儿的食堂吃了饭后,我打电话给分场的畜牧参谋马新年。说明了情况,能不能在营部找个马车来接我们一下,那怕牛车也行。老马知道后,立即找了工业连的领导,他们派老孙赶了辆马车来接。   

    我们继续住前走,在五分场五队附近,遇到了马车。这时我们已走了近80里了,见到马车时,那个兴奋啊,就甭提了!   

    6、63年冬天的一个深夜,一队有一位产妇要生小孩了。胡生凡队长咚咚的敲我的宿舍窗户,叫道:你快起来,去趟分场,把占医生接来。当时的一队还在最下面的地方,全是草房,也没有尤特兹,离分场虽不远,但要翻过尖山才能到。那时的尖山树木茂密,有狼出没,也无大路,只有一条人踩出来的羊肠小道。我哪在半夜里一人翻过尖山?可队长说情况紧急,快去,别害怕。他给了我一支三八式步枪和三颗子弹,熊人壮胆用。   
    我硬着头皮,到食堂叫了常跟着我的大狗“莱克”,出发了。一路上总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跟着似的,不仃地回头看看,心里总不踏实。   
    终算到了分场,我找到助产士占医生家,把她接到了一队。小孩出生了。后耒,我又把老占送回分场,自己再回一队。这一晚上,折腾我来回走了四次,翻了两次尖山。前年,我还跟这个出生的女孩通过电话,开玩笑说,你别忘了,是我把你接到这个世界上来的。    
    像这种几十里的步行,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平常了。我下连队除了走路就是骑自行车,有时路况不好,情况急了,就骑上配种站的大洋马奔一趟。   
    当年黄镇荣场长开发852时,带领甄科一行,七天七夜,风餐露宿,卧冰尝雪,走遍密虎宝饶地区方圆百余里,勘察荒原。更令人钦佩和永生难忘!   
    我还记得分场放映员陈仰能老师,为了不耽误大家看电影,顶着寒风飞雪,来回步行200里,硬去总场把电影拷贝背回分场的壮举!   
    北大荒人,就有这么一股子劲,不畏艰辛,一步一个脚印的开发着那片神奇的黑土地。   
    时光飞逝,四、五十年一挥间!如今,时代不同了,生活好了,走路反倒越来越少,为了自己的健康,要强迫自己去多走路。尽管我们当年征战北大荒的岁月,已成为了现在美好的回忆。始今的北大荒已是高度现代化的国家农业基地,大多农活也不用人工去干了,人们也不用走那么多,那么远的路了。但我们当年刻在大荒土地上的步步脚印,将永远留驻,不会抹去!   

            (看看我们当年的脚印吧,照片翻拍于有关画册)

                                                开荒建点                                                夏锄会战                                                脚印留在了麦收晒场上                                          脚印留在了拉爬犁的路上                                          脚印留在了拉爬犁的路上                              这些垅沟,我们不知走过多少个来回了(水中抢割大豆)                                          脚印刻在麦海上                              统计员的拐尺量出了千里、万里。                              汗滴锄下禾,脚印伴青春。                            麦收时节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