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不会模糊的记忆 七队的故事(三十六) 李建华  

2011-04-28 17:13:49|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会模糊的记忆  七队的故事(三十六)

    人们常说,时间久远了记忆就会模糊。

    其实,记忆是不会模糊的。那只是一种尘封,一种等待着被唤醒的尘封。那只是一种珍藏,就像美酒一样,珍藏的越久越甘甜、越醇厚。

    几天前,偶遇北大荒的荒友杨宝坤(《随笔流意》),算算我们分别将近四十年了。尽管只是在博客里相逢,我还是坚信那句话:“相逢的人一定会再相逢的”。

    他一下子能叫出我的名字已经让我激动不已,说还有我们一起照的照片,并且传给了我。尽管照片已经模糊,有的人也难以辨认,可就是这模糊的照片却唤醒了我许多尘封已久的记忆。

    宝坤他们都是哈尔滨知青,好像都是铁三局的子弟。我们虽不是来自一个城市,却是一起在北大荒流浪过青春的兄弟。与威猛的田雨功站在一起的时候,宝坤显得单薄了许多,但聪明活波的他与高大威猛的雨功搭档起来演节目却是相得益彰的。

    那时候的宝坤总是戴着一顶军帽,裤脚短短的,露出脚上的一双鹿皮鞋,说是哈尔滨最时髦的装束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精神的小伙子偏偏被安排在《白毛女》里演狗腿子“穆仁智”,就像我在《红灯记》里演“卖木梳的(特务)”一样,不知道是谁安排的,但一定是嫉妒了?那时候的知青业余生活也很快乐。

    还有和我一样瘦瘦的赵传家,我们都是拖拉机手,只是他的车组是东方红75,我的车组是东方红54,他就老是显得比我“高”出一头。他总是喜欢和我“显摆”一些老美的物件,那都是他父亲在朝鲜战场缴获的,诸如子弹带、饭盒什么的,只有在我俩喝酒与打闹的时候,我才能些许地沾点儿上风。

    于庆文是我第一个认识的哈尔滨知青,刚到北大荒时和他分在了一个农工班,并在一个土炕上睡了一年。面颊上浅浅的雀斑使他显得很浪漫,和他进林子砍树条,他站在雪中的白桦树前摆个造型,真的很浪漫。他喜欢用手把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就是戴帽子之前也要梳理整齐,然后小心翼翼地再戴上帽子。我经常趁他不注意把他的头发胡乱,惹得他满处追我。当他离开北大荒的时候,把他的狍子皮褥子送给了我,我又铺了好几年,那时候我已经调到分场了,我返城的时候又把它送给了一个当地的青年。

    还有特“冬妮娅”的王秉玺,跳《洗衣歌》的徐桂琴,冬天早晨总是喊我起床(去积肥,脱苞米等),害得我不能睡懒觉的排长吕正阁。还有很多很多------

    宝坤的老照片真的很模糊了,可我对他们的记忆依然清晰可见。我们分别得真的很久了,可我依然把他们的每一个人牵挂。我想他们的心情一定和我一样,因为我们是一起开发过北大荒的荒友。

    (由于本人水平有限,照片比较模糊,见谅。)

    老照片留下的不仅仅是记忆,还有友情与快乐:

    希望照片上的人都能看到当年的自己,想起当年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