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苏州胡同的那些个事(1)(2)(3) 六队 李强民  

2011-02-28 13:29:51|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州胡同的那些个事1

    在东单三条特32号,我的外甥出世了。出世前,大姐挺着个肚子,在传达室前和大人聊天。几个孩子跑来跑去,一位军官说:“别跑了,没看见这怀着孩子吗!”乱跑的孩子看着大姐的肚子愣了,她冲着那些孩子回了一句话,使当时的我,百思不得其解:“撞吧,撞下来我还得谢谢他们呢!”那时我小,不到十岁,不懂什么叫解脱。

    外甥的奶奶来伺候月子,我和老人家住在楼梯下面间隔的一间小屋里,这小屋的屋顶,就是上下楼的木楼梯,屋顶自然是斜的了。用木板搭了一张床,这床宽窄和楼梯宽度一样,一老一小到也不挤,腿可以伸直,而且再也不怕掉下床了。

    外甥的奶奶,就是我大姐的婆婆,和我大姨一样是个小脚女人,而且也是个利索人。每天梳头都用头油,把个头梳得又齐又亮,挽的繓还用一个小网子网起来。每天早晨起床,老人家穿裤着袜也很讲究,她先把一条腿放在另一条腿上,然后把肥大的裤脚搷直,缅起来裹住脚脖子,再用黑色的绑腿一圈一圈地缠紧,绑腿的一头揶进绑紧的绑腿里,一天也不带散的。

    当时不知道,这老太太也是大地主,老家乐亭有四十多间房。前几年,听外甥讲,文革中被批斗前,把大量黄金扔进了什刹海,这是后话。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在特32号的住房,应该是相当紧张了。所以,后来我们搬到了苏州胡同乙44号。乙44号有个东西方向的院子,北房六间,南房五间,为什么南房五间呢?有一间成了通往大门的过道。姐夫大姐和孩子住北屋两间,我和大姨住靠近过道的一间南房,吃饭做饭也在南房。同院还有四位营级军官家庭,授军衔时,都是一杠四星。乙44号里有五六个孩子,年龄相差很多,玩到一块的时候不多。

    住房是改善了,但对我来说,却是个悲剧。一是失去了那么多旧伙伴,二是新转入的『苏州胡同小学』三年级一班的同学很欺生。加上与特32号相差极大的环境,好像一下掉进了无底深渊。

    因为我是新生,一到课间,班里的男孩子就围着我连挤带打的起哄,为首的,就是现在的著名相声演员李金斗。有一次他甚至找到我家,叫出我来,要和我出去打一架,我退缩了,没敢跟他走。

    

苏州胡同的那些个事2  

    给我们上语文课的老师,老是穿着一件黄色的列宁装。她是转业军人,短发、瘦脸、眼窝深陷、黄黄的脸蛋上,有一张发黑的厚嘴唇。她整天乐呵呵的,讲课非常认真。我们的第一篇作文──『愉快的星期天』,她给了我5分,用红笔写了很多鼓励的评语,在课堂上当范文念我的作文时,我低着头,知道大家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

    这么大的喜讯,竟然没有机会和家人共享,真令人懊恼!那时大姐忙,基本上不与我沟通,大姨又不懂;而只有寒暑假才能见到的父母,也都在各忙各的。后来读中学的二姐来看我,我马上找出作文本给她看,看着她满意的笑容,我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打那儿开始,我就喜欢写作文了。

    这位语文老师不久调走了,她姓什么,现在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

    还是说欺生的那帮小子吧。

    课间的胡闹,有一种游戏叫挤香油。参与吧,挨挤还挨打;不参与吧,那些男孩子就围着我起哄,叫嚣个不停。如果在父母身边,我会要求转学,或道出苦衷,但在乙44号,在苏州胡同大姐家,这些苦衷只能往肚里咽。

    好在小孩子什么事都不往心里去,欺负人的和被欺负的,有时也能玩到一块儿。苏州胡同西口对过是东单公园,那时,东单公园北面是一个土质的运动场,我们常去那踢球。分拨时,大家都成了球员。“手心手──背!”喊几次就自然而然地分为两拨──出手心的一拨,出手背的一拨。用书包当门柱,踢来踢去,难分难解。

    当年国家足球队的名将年维驷,是李金斗的街坊。李金斗酷爱足球,没事就跟年维驷学几招,慢慢地,李金斗就成了我们踢球的领头人。有一次他当守门员,鱼跃救球的动作“艺压群芳”。他腾空扑向飞来的足球,给我的印象极深,就像一只青蛙侧着身子在空中腾飞。当年我也很想学这个动作,可直到上了初中,怕被人看见,躲在胡同里,穿着棉大衣学做这个动作。

    不管怎么说,小学时期那个动作始终没学成,但我改变了对李金斗的坏印象,慢慢地,我融入了这个新集体。

苏州胡同的那些个事3

    乙44号的大门上面有一个阁楼,这阁楼也归我们用,里面放一些杂物,有时我也去那温书。这阁楼的屋顶是平的,从它上面可以跨到另一个院子瓦房的屋脊。那个院子很大,是一所幼儿园。院里有两棵枣树,结的枣是两头尖中间鼓的长枣,又甜又脆。白天不敢去,一是怕被人发现,二是枣树上有个特大的马蜂窝。晚上去,从屋脊慢慢出溜到房檐,轻轻地构着树梢,拉下来,在不惊动马蜂的情况下,摘那些能摘到的脆枣,去了几次也就把能构着的摘完了。

    这枣越长越大,越来越红。

    有一次,赶上连阴天,小雨下个不停。晚上快睡觉时,我突然想到,那马蜂一定不会出来螫人了。马上迈出屋门,上了楼梯,几步蹬上阁楼顶,小心翼翼地跨到旁边的屋脊,出溜到房檐时,奇迹出现了!又甜又脆的大红枣就在眼前,唾手可得。

    原来,连天的小雨,使每片树叶、每粒大枣、每条枝条,都浸满了雨水,把主树干都压弯了。更可喜的是,那些可恨的马蜂都瑟缩在蜂巢里,再大的动静也不会飞出来螫人;院子里连个人影也没有,我可以放心大胆地挑好的、挑大的摘。

    摘呀摘,两个裤兜一会就装满了。面前还有那么多,怎么办?我把短袖背心扎进裤子,把摘的枣从脖领往里装,虽有些凉,但心是热的。后来实在装不下了,才恋恋不舍地爬上屋脊,由屋脊跳上阁楼顶。从阁楼侧面跳到楼梯时,背心下面被撑开了,大红枣叽哩咕噜滚了一楼梯。顾不上捡了,捂着裤子赶紧先回屋。一进屋,我刚叫了一声大姨儿,背心里的大红枣就又叽哩咕噜往外掉。“我那爷!”大姨边说边拿和面的铁盆接,我弯下腰,让围着我前后胸的大枣往外流,哗啦啦流进盆里。接完了,我说外边楼梯那还有呢!我俩又去外面捡,回屋一看,满满的一大盆!我和大姨连说带笑的吃着,那个脆!那个甜!就别提了。

    要不是大姨拦着、用告诉大姐来吓唬我,我还会再去。不过也幸好她拦住了我,不然真就可能出危险,今天的网友,就看不到“雨夜飞身偷大枣、衣衫做囊满载归”的一幕喽。

  评论这张
 
阅读(1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