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与关老师在一起的日子 郁百雄  

2011-02-22 19:5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前不久,得知我们敬爰的关伟杰老师因病去世的消息后,心里一直非常难过。一直想写篇悼念关老师的文章,因不想冲淡过节的气氛,所以就没动笔。   
    关伟杰老师是我们这批从上海去北大荒的学生的恩师、荒友和朋友!她的去世在我们同学中引发了极大的悲痛和哀思。   
    在开发北大荒最初的艰苦岁月里,她和丈夫徐家宰老师,一直与我们生活、学习、劳动在一起。她既是我们的老师,又如我们的家长和朋友,处处事事关心和照顾着我们。在那种无比艰难的岁月中,我们结成的师生情、荒友情、战友情是永生不会忘却的!   
    关伟杰老师是北大荒最早的女兽医之一,她毕业于东北农学院兽医系,有着扎实的理论基础和高超的治疗技术。1958年解放军十万官兵开发北大荒,她和徐老师也一起来到了852农场,在畜牧场工作。关老师这位女兽医的技术和威望,在北大荒的畜牧兽医界中是很高的,深受农场干部、职工和同行们的敬重。   
    1959年夏未,王震决定从上海选调一百多名中学生,到北大荒八一农大学习,把他们培养成垦区的技术骨干,我就是这批学生中的一员(学校的艰苦情况,我已在“艰苦岁月的回忆”三篇博文中写过)。我们应该可算是最早到达北大荒的上海知识青年了。   

    为了加强学校的师资力量,上级从垦区各地抽调了许多水平很高的文化、专业老师,到学校来任教。关老师就是这样调到了我们这里,与我们朝夕相处了三年时间。   
    关老师负责教兽医药理学和内科学,徐老师教饲养学。给我们这批人讲课,老师是很累的。因为我们这些上海学生在来北大荒前,没有说让学畜牧,讲好的是学农机,可到了北大荒,全部变了。大家想不通,抵触情诸很大,所以老师上课讲什么,许多同学也不爰听。经过很长时间的思想工作,我们的情绪才算稳定了下来,接受了已无法改变的事实。关老师很同情我们的处境,常说:他们那么小就到北大荒来了,已经很不容易了,学校应多做思想工作,不能简单从事。在学校里,有三位老师讲课同学们最爰听,一是关老师,二是教化学的别庭辉,三是教外科的刘永备。他(她)们的共同特点,都是细致、生动,风趣,易懂好记,听着不枯燥。    
    59至62年,正好遇到三年自然灾害,北大荒同全国一样,生活十分艰苦。我们每人每月才18斤定量,十六、七岁的小伙子,一天六两粮食,如何能够?老师们也一样,生活很困苦。领导讲了:咱农场粮豆有的是,但就是不能动一粒,这是要上交国家的,谁也不能吃!再苦再难,咱们自己克服。这就是北大荒人的精神和气概!   
    记得852老场部(后改为种畜站)路西有个简易食堂,经常卖些高价炒菜,有钱的可去解解馋。他们那里每天要做些豆腐,剩下的豆腐渣,炒熟后,一角五分一勺出售。因为豆腐渣不多,能买上就是很幸运的了。我们为了能买上这一勺豆腐渣,常常是顶着寒风,走二、三百米,越过大公路,抢先去简易食堂排队等候,有时要等一个多小时才能买到。   

    关老师有两个很小的孩子,有时她也来食堂买豆腐渣,回去给小孩吃。我们一看老师来了,都让老师先买。可关老师从来都是挨号排队,不要同学们照颐。老师里,只有她是成了家的,所以她家也就成了我们常去的地方。做点什么好吃的,总要叫上几个同学去分亨一下。同学们尤其是女同学,遇到有什么难事,都愿意去找关老师商量。只要有她在,大家好象心里特有底。   
    关老师热爰北大荒,对黑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62年秋,我们学校因受国家经济政策调整的影响,而提前结业。我们都在等待分配,老师们也一样面临着新的工作。   

    这时,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位姓张的政治老师,平时上课时总要求我们扎根边疆,献身于北大荒,满嘴革命词语。而他同时却一直在偷偷地办理着往福建老家调转的手续。结果,当我们师生天天都在起早贪黑的劳动,等待分配去各分场时,他却带着他的夫人,第一个离开了北大荒跑回了老家,影响极坏。我们从他身上,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口头革命派。几十年了,我们这批上海学生聚在一起时,张老师当年的表现,必成闲聊内容之一。   

    而关老师夫妇,却坚持留在了农场,仍与同学们一起劳动,一起生活,照顾同学们,直至大家全部离开了学校,她才考虑自己的去向。按她的资历、技术水平及家里的关系,也完全可以离开北大荒去大城市。但她选择了留在北大荒!   

    后来,农垦局把她调到裴德八一农大总校继续教学。二十多年里,她为垦区培养了数以千计的兽医人材。八十年代,她又被调到北京农学院工作。我在81年由852调到北京工作后,在各区县遇到了许多同行。同他们闲聊时,得知他们中的许多人,竟也都是关老师教出来的学生。真可谓桃李满天下啊!   
    关老师性格耿直,疾恶如仇,对朋友热诚相待,对学生关心至止,对北大荒充满了深情,同她的接触中,我深深地体会到这一点。   

    她常说:我几十年教过的学生无数,我同他们关系都很好。但是,要说最亲密的师生关系,就是同你们这一届上海学生!因为我们是在艰难岁月里共同渡过来的,豆腐渣、鱼鳅鱼(粮食不够,天天吃清人煮鱼鳅,当饭吃,最后都吃得呕心而吐)、土淀粉(用石灰煮玉米皮而沉淀出来的灰色淀粉)把我们的心连结在一起的。我们已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师生,我们是开发建设北大荒的战友,是同甘共苦,患难与共的战友!   

    我每每听到她这样讲时,总会热泪盈眶,对她敬仰无比。   
    几十年里,我们经常保持着联系。1967年,我有一次去裴德办事,打听到关老师的住处,就去看望她。她高兴极了!多年不见,我们聊了一夜上。那时文革正处于很乱的状态,她也无课可上。她叮嘱我,要处处小心,把握好自己。这些话我一直记着呢。八十年代初,她和许老师到北京农学院任教,我们见面的机会又多了起来。    
    经过许多同学的努力寻找联络,我们这些北大荒首批上海学生,在分别了三十年多年后,终于在1996年7月,在无锡的农垦总局办事处相聚了!关老师和其它许多老师也都到场了!关老师那几天的眼晴经常是通红的,同为她哭得太多了。她为重新见到当年的学生、战友、荒友而激动高兴。她与同学们相拥而泣,唠家常,叙友情。   
    从96年起,我们成立了同学会,已分别在无锡、852、上海、北京、宁海举行了五次聚会,每次规模都在上百人,好不热闹。尤其是1998年在852的聚会,分散在全国各地及海外的同学,老师几乎都来了。852的乡亲们,放鞭炮,扭秧歌,敲锣打鼓的欢迎我们的回来!师生济济一堂,欢声笑语响彻在852南横林子上空!这笑声中包含了我们这批最早参与开发北大荒的共和国知识青年,经历过的多少的酸甜苦辣啊!   
    关老师和徐老师不顾七十多数的高龄,坚持参加了我们这些年里的全部聚会。同学们说,请老师来参加聚会,路费由我们出,不能让老师掏腰包。可她每次不仅全部自费出席,还都要赞助一部分资金。   

    我们在北京的同学,每年都要去朱辛庄北京农学院她的家里看望她和徐老师。由于她年岁大了,已八十多岁了,我们不愿打扰她,就吃了饭再去。可她不高兴了,说不行,一定要来吃饭。近年来,她对我说,你们都挺忙,就别总来了。咱们通电话互报平安就行了。她就是这样一个人,从不愿意给别人添一点麻烦。   
    今年元旦,我们几个同学还商议,定个日子,春节时去关老师家拜年。可没想到,她竟已悄悄地离开了我们。   

    她走的是那样的镇定,那样的安祥。她不让家人告诉我们她病了,她就在我们都不知道时,离开了我们!但她的为人和品德,却永远留在了我们的心里!我们用对她的爰心和泪水,来为她老人家送行!    

        (以下这些照片,是我们与关老师在一起的日子里的部份留念。照片都是翻拍的)    

            2010年夏,北京的同学和宁波来的同学、画家陈明纲(后右三),一起去看望关老师和徐老师。这是关老师与我们的最后一张合影。                        我们与关老师谈天说地,好不开心啊!                  2009年夏,宁波三同学携家人来京看望关老师、徐老师。      怀念与关老师在一起的日子   郁百雄 - zq8523 - 8523知青网 

   

            这是我们这批上海学生与老师1962年的合影。中间坐着的这一排,右起第四人为关老师,第五人为徐老师。   后排左起第三人为本人。北大荒的狂风,把我们的头发都吹起来了。后边为学校草房大礼堂。                  关老师50年前送给我的照片。这是她在军马场时,骑马照的。            96年我们同学、老师分别34年后的第一次在无锡聚会,向老师献花。右二为关老师。            北大荒战友34年后的首次无锡聚会,前右六为关老师。前左三为本人。            98年的852大团圆!这是在总场大礼堂前的合影。前右五拿花者为关老师,右八为朱逸老校长。                        我们相聚在852哈蚂通水库            2000年夏天,师生相聚在上海。前右三起为老师:雷波、周盛大、李建勋、刘永备、徐家宰、关伟杰、罗荣刚和夫人。                2006年9月,我们相聚在浙江宁波的宁海市。前排中为关老师、徐老师。      2004年,大家来北京聚会,这是在小关农垦总局北京办事处前合影。前右起为:我的老班长顾金奎、天津刘永备老师、农垦总局原副书记邓灿、关老师、徐老师。      罗荣刚老师从江西为宁海聚会,寄来了他写的歌曲:奋战小孤山。60年冬,我们在852六分场小孤山,冒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住在用树枝和茅草搭的马架子里,挖冻土排水渠一个多月。                  98年,我们101班的同学与老师们在原学校的草房大礼堂前合影。                        同学们与关、徐老师一起游览上海佘山。                        在北京聚会                  我们去年在关老师家,画家陈明纲与徐老师(左)切磋画技。                        我和关老师、徐老师2000年在上海外滩            2004年,关老师夫妇与我们班里的三位老大姐同学在北京。大姐们都是58年的转业军人。                        06年宁海同学聚会                2004年在北京的第四次同学聚会

          王震将军站在亲自建立并任校长的八一农大老校舍前,凝望蓝天,一定兴奋不已。他的梦想已变成现实,北大荒真的变成北大仓、米粮川了!(2008年8月,我去牡丹江农垦分局游览时,在裴德八一农大王震塑像前拍摄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