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40年前的元旦社论是怎么送到连队的 郁百雄  

2011-01-13 17:39:52|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年前的元旦社论是怎么送到连队的

 
作者:郁百雄    
 


     革命的年代有革命的激情,激情的岁月有激情的故事!   
    今天来说说40年前,我们是如何挑灯夜战,把元旦社论从广播里抄下来,再用钢板刻好油印出来,连夜送到各连队的。   
    元旦社论党中央是每年都要发表的,都是在12月31日晚上8点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国和全世界发表,一直延续至今。元旦社论是中央对过去一年的总结、对新的一年的展望。   
    现在的元旦社论都是以人民日报的名义发表的,而40年前,则是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的名义发表,称作为“两报一刊元旦社论”。“两报一刊元旦社论”在当时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社论,有时里面常会有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公布。说到40年前的时代,那是文革的年代,极“左”的年代。凡是毛主席有“最高指示”发表,全国都要开会庆祝、敲锣打鼓,上街游行,然后是学习学习再学习,领会领会再领会!对元旦社论也是如此,要及时学习、讨论。   
    这种事情在现在许多年青人看来,都会觉得十分好奇和不可理解。可在当时,我们都是十分认真对待的,谁也不敢懈怠。   
    尖山脚下的二十团三营,当然也不能例外。   
    记得12月31日下午,营宣传干事刘长高找到我,让我到政工组办公室来开一下会。那时我在营兽医所工作,与政工组没什么相干,让我去干吗?   
    到了那里,一看有七、八个人已坐在政工组,有刘长高、马春生、王玉兰等几位干事,还有电影组长老陶等。叶建民教导员对大家说:“今天把大家找来,只有一个任务,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把晚上就要发表的元旦社论,从广播里记录下来,再刻印出来。明天早晨前,一定要把印好的社论送到各连队,让大家学习时用”。我此时才明白了,让我来开会的目的,是因为我会刻钢板,让刻元旦社论来了。   
    那时北大荒的交通很不发达,尤其是冬季,常下大雪、刮“大烟炮”,经常造成大雪封路,交通阻断。二十团和三营所有的邮件汇款、报刊杂志、书信包裹等都是从宝清县过来。宝清县城离团部有一百多里,离我们三营虽近些,那也有四十多里,因天气不好,交通受阻,邮件晚到几天是常事。   
    叶教导员说:“咱们要是等报纸到了,再学元旦社论,起码要几天以后。这样不行!我们要做到学习贯彻元旦社论不过夜,必须让全营干部战士在元旦当天就看到社论。”“大家辛苦一些,连夜把社论给印出来,发下去。”   
    他这指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非常复杂。一篇“两报一刊元旦社论”,连夜从广播里抄下来、印出来、再发到连认,谈何容易!可那时候,我们这些血气方刚,满腔热情的革命青年,对任务是从不讲价钱的,愣是给办成了!   
    我们几个人随即分了一下工,马春生她们几个加上广播员,负责从广播里记录社论的文字,刘长高、老陶负责校对,我和马实栗负责刻钢板(用蜡纸铺在刻字钢板上,再用铁笔在蜡纸上刻字。现在的年青人,恐怕都没见过这玩意儿)   
    许多人可能不知道,40年前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晚上八点的“全国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后,特别在有重要社论和文章,或“最高指示”发表后,有一档专门的记录新闻。广播员对文章中的每一句话,连同标点符号,连说三遍,供全国各地记录。   
    这是非常有意思的广播!播音员念得很慢,常会说什么:另起一行,逗号,帽号…。某个字如觉得大家会不太熟悉,还会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什么字,怎么写。一篇文章全部念完,常要二、三个小时,长的要五小时左右。有时一整天会重复在中央台广播好几次。   
    我们听完叶教导员的布置后,觉得又新鲜又好奇,赶紧分头去准备。营部办公室里刻字钢板、蜡纸、油印机都是现成的,拿来就能用。   
    晚上七点半左右,我们都来到了大礼堂东南角的广播室。八点一到,中央台开始广播元旦社论了,我们都竖起耳朵仔细的听。这倒不是对内容有多大学习的劲头,而是听听这社论有多长,大约有多少字,一会儿记录和刻钢板时心里好有个数。   
    八点半联播节目结束,九点正,记录新闻开始了。那几位干事都是女知青,写材料本都很利索的。但到了此时,却生怕耳朵听不清楚,记录错了,那责任可就大了,显得特认真。广播室里静悄悄的,没人敢说一句闲话,精力全集中到听广播员念句子了。   
    五个人同时轮流记,记好一段,送给我和马实栗去刻字。为了保险起见和不出差错,我和老马两个人用两块钢板同时刻。   
    说起刻钢板,那可不是简单的事。蜡纸很薄,铁笔在上面写字,手的用力,轻重快慢,都直接影响到以后油墨印在纸上的清楚程度。刻轻了,字印出来特淡,看不清楚;刻重了,印出来的字又粗又黑,笔划挤到一起,也看不清;要是刻破了,更不行了,印出来是一个大墨点。   
    我刻钢板是跟陈仰能、耿永仁学的仿宋体。尤其是陈仰能老师的钢板字,刻得那叫好啊,全营数第一!可惜文革开始后,他俩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去连队劳动了。否则,这刻钢板的任务肯定是他们的了。   
    我们几个人配合得特别好,如流水作业般的。记录的人记好一段后先要对一遍,有没有漏字的,标点符号有没有错的,有没有错行、错段落的。检查无误后,再交给我们去刻字。   
    为了万无一失,我们刻完一段后,立即再校对一遍,如有错的,马上补正。由于这是两报一刊元旦社论,非同小可,一旦刻错了,印发到全营给几千人看,责任可就大了。在那个年代,弄不好就是政治事故!所以我俩刻得特别认真,字体端正,一字不差,没有任何差错。   
    从九点我们一直干到零点,才刻完全部社论。大家经再次校对无误后,开始印刷。那油印机滚筒沾上油墨,推一下出一张。记得那年的元旦社论特长,刻了好几张腊纸。每张腊纸印100份,再用钉书钉装起来。全部完成后,这时,已是1972年元旦凌晨二点多了!   
    老叶头(教导员)一直陪着我们在办公室挑灯夜战,可他什么都不会。他是福建人,普通话发音特不准。所以我们予先就同他开玩笑说:你不要掺和来念和校对,越念越乱,出了错,可都是你的责任。他说:好,好,我就管你们的后勤。他让食堂给我们每人煮碗面条,充当夜班饭。印好后,又邦着装订。   
    根据营里的指示,我们这几个人印好元旦社论后,也没睡觉,稍为休息后就分头赶赴各连队,将社论送到第一线。   
    三营共有十一个农业连和几个工业连、副业连、中学及机关各单位,五千多人分布在几十平方公里的荒原上。近的也有好几里,远的离营部更有三十多里路。我们分了好几组,冒着零下二十几度的严寒,骑着自行车,惴着散发着油墨香味的元旦社论,奔向连队。   
    我去的是16连和24连,这两个连离营部来回也有二十多里。当我在元旦清晨六点多,敲开这两个连领导的家门,把社论交给他们时,他们都惊呆了!怎么这么快,你们就印出来了?一晚上没睡觉吧?我说没睡觉是肯定的了,老叶头让你们上午就组织全连好好学习、讨论。刘长高是宣传干事,正管这事,所以他去了最远的21连,来回走了60多里。   
    这就是40年前的我亲历的元旦社论到连队的经过。以后连续三年,我们都是这么干的。   

    事情虽不大,但从中也看出了那个年代真的是很激情燃烧,真的是很难忘啊!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