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刻骨铭心的记忆 二队金大颂  

2011-01-13 17:36:52|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刻骨铭心的记忆

 

作者:金大颂    2011-1-11 22:54:33

 

    陈芝敏大姐说我记忆力超强,其实是当时的很多事情做得太过头了,是深深地刻在我心上的,就像现在电脑点击搜索资料,马上就清清楚楚地都显示出来了。
    刚到连队没几天,我们去万金山的珍宝岛烈士陵园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美其名曰是“接受教育”就应该是走着去,所以没派车。其实是要这帮少爷小姐难看,吃点苦头。当时,刚到没几天,“贫下中农”已把李新叫 “大小姐”,李国翠叫“二小姐”了,所以一定要杀一杀我们这帮养尊处优的做派。可是,老天爷不愿意了,走着去时的天是好好的,到下午走回来时老天变脸了(那是六月份),下了一场好大的雷暴雨,很吓人,在城里从没有见过,走的是泥泞的土路,再加上已经走了一天了,连累带吓的,谁都不愿意再走了。大家不知不觉的,也没人带头,完全是自作主张躲进万金山商店附近的老乡家。等天黑了,大鼓包的“土八路”行政长官们着急了,也明白事态的严重性了,立刻派马车去找我们。可是黑灯瞎火的,那土路连马车也不好走,所以我们是在第二天才被接回连队的。此事影响很大,总得有个交代,高官们是不会认错的,错的肯定是我们,所以才有了黑板报上痛批全体杭州人的报道。我清楚记得,当时有个副指导员还问过我:“谁带的头”。因为没找到头,所以大家挨批。
    真正对我们这帮人印象不好,是从上了火车没多久就开始了。大哥哥大姐姐们肯定会想起来的。当时按计划是要把我们这帮人分开到两个队去的,但我们不同意,团里的苗磊、营里的王治国、史亦法都来车厢做我们的工作,我们死活不答应,打死也不分开,为了安抚、稳定军心,他们很不情愿地把我们全部送到了二队,第二批杭州人被分到一队和五队去的。但也埋下了必须拆散我们这帮人的伏笔的,要不然这帮人没治了,所以说,当时二队根本不存在“杀猪款待”的“待遇”,那是到了牡丹江才最后决定一起去二队的。
    记得那天都快天黑了,我已在老球场周围玩了半天了,砖瓦厂一个姓田的副排长才把我和催命鬼(崔惠民)带到“大羊圈”宿舍去,我是没看到一个“领导”,这叫欢迎新的“兵团战士”,纯属自作多情。所谓的“贫下中农”才不把我们当个“蛋”,除非把“大小姐”、“二小姐”给他们做儿媳妇,那说不定我们还能“秃子跟着月亮走—沾点神光”。六月里杀猪后把猪肉吊在井里是大伙房的惯例,并不是一定为我们留的,所以说在那个时候千万别把自己当棵 “葱”,只是大鼓包多了二十几个干活的劳力,又多几个江南水乡来的 “靓妞”,又多给大鼓包的行政长官增添了几缕麻烦和烦恼而已。虽说我们这帮人如愿地都一起分到了大鼓包,但肯定早晚要把我们拆开揉碎磨平的。
    到大鼓包的一个月后即开始麦收了。黄济成、阮军就开始跟上海人刘根宝、施学雨、吉祖义摔跤打架,黄和阮都赢了。上海人去三队请来了老乡,据说是 “摔跤高手” 。在晒麦场比武,轰动了大鼓包,结果请来的“高手”也输了。这么大的动静,当官的肯定有所耳闻,可是没理由说什么。正是因为没得说就好像是鱼刺卡在喉咙里一样难受,我们这帮人里有三分之一的老高中文化人,是这帮“土八路”最头痛的,文的还没摆平,武的又冒出来了,长期下去再加上像我这样四六不懂的人跟在后面掺和,那他们是真的没治了!正好碰上那年的冬天,兵团新组建炮团,就把黄济成先弄走了,还搭上了 “崔命鬼”。当时说是去当兵了,真有点羡慕他俩。现在聚会时,他俩说:当啥兵,,就是当兵,也是“水兵”,整天吃住在水里,开荒新建连队苦得都想死。人整天在水里泡得全身是疥疮,啥吃的都没有,管理特别严,还不如大鼓包,真想死了算了!黄济成现在混得不错,他是杭州著名丝绸集团的核心成员,有股份,每年有不少红利可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
    第二年,分场在大鼓包北面又建新连队,把丁珊、 “徐大头”(徐文伟)弄走了,他俩都是很有才的,只因为他俩的道理太多,“土八路”讲不过他俩,还有因为批斗我,他俩为我跟“土八路”讲道理。“土八路”耿耿于怀,他们从不反省自己,反倒说我是听了大哥哥大姐姐的指使。华子(华桓诚)、芽豆儿(夏培文)他们都是因为帮我写检查,找“土八路”的去评理,而在大鼓包一直没被重用,他们都是老高中的人才。他们回杭后都在工作单位里混上了领导层,可在大鼓包全埋没了。
    其实是我们自己种下的苦果,上火车时就种下了。苦果是,我们这帮人太团结了,团结就是力量,但这力量“土八路”和所谓的“贫下中农”害怕了。在那一切都已扭曲的年代里团结其实也是灾难。我真不是在声讨“土八路”,因为他们也扭曲的。我只是在回忆苦涩的过去中品味现在生活的甜蜜,从而珍惜现在的幸福,要想尽办法多活一天是一天,好日子在后头喽!

                                                                                                                                                                                         金大颂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