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由老照片而想起了老陶 分场 郁百雄  

2010-08-21 10:27:56|  分类: 知青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老照片而想起了老陶

分享
2010-08-20 17:50

                        80岁的老陶,依然精力充沛,去年7月摄于天津                        北京知青欢迎老陶夫妇来京                              天津知青欢迎老陶                    老陶与当年曾领导过的分场知青兰球健将们在天津合影                        老陶与北京知青王大新                        老陶与天津知青、《过去好时光》的李建华                    老陶与《老朋友》、北京知青陈家利在一起                         老陶夫妇与北京知青刘乃晨                              与北京知青相聚                              我和老陶夫妇                     马大力与老陶合唱,回忆当年的大荒岁月。            (十二年前,老陶、老姚来京与知青欢聚,右一为老陶)   

    近日,81岁的老荒友、老朋友陶勤存,在由河南漯河前往北大荒探访后,来京小住了三日,于19日晨离京返回漯河。   
    老陶这次来京,主要是为了去廊坊,为曾任我们三分场副教导员的许亚亭过86岁生日的(他俩有亲戚关系)。别看他今年81岁了,仍是精神饱满,身体非常的好!   
    去年七月份,老陶曾来过北京、天津,同两地知青相聚在一起,热烈的场面大家仍然记忆犹新。(这次他来,因时间紧,没有同太多的知青见面,也没照相。我选了去年的几张照片,放在了文章开头部分)   
    在三分场工作和生活过的人,都知道三分场有两位最知名的活跃人士,一位是老姚(姚其端),另一位就是老陶了。在852也有很高的知名度。他俩都是58年由部队转业耒北大荒的,老姚当过分场的小学校长、统计员、办公室主任、副场长。老陶是分场的电影放映组组长,又是工会干事。因为他们性格豪爽,为人正直,喜欢结交朋友,又酷爰文体,所以在那种艰苦的北大荒岁月里,成为了全场老老少少和众多知青的好朋友。   
    我和老陶认识交往也是从他到一队放映电影开始的,至今已有四十六、七年了!这里先从这张老照片说起吧。    (这是老陶领导的三分场第一支大多由知青组成的演出队,获852首届文艺汇演第一名归来后的合影。   
        前左起:张淑荣、老陶、王景如、高凤英。中左起:秦桂香,王桂林、杜崇娅。后左起:宋恩光、屈儒、马大力、我、邵里庭。)
    1965年元旦刚过,场直领导通知我,分场抽我去参加文艺宣传队,让我去找工会老陶报到。我的文艺细胞不很多,不知怎么会让我去的,但能抽调到分场去参加宣传队,这在当时是很了不起的了,所以心里总是非常高兴。到了分场报到后,才知道852农场要举行全场首届文艺汇演,各分场都要组成文艺宣传队,排练节目,参加汇演。这一届宣传队成员除宋恩光外,其余全部是64年前来场的北京知青,及我和邵里庭这两名上海来的,宣传队由老陶领队、负责组织。   
    从宣传队成立到去总场参加汇演,中间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全部节目都要求自编自演,时间相当紧张。老陶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开会布置任务。我和邵里庭、马大力、屈儒负责突击编写节目,也参加排练。    
    当时三分场的邮电所是852的先进集体。邮电所不光要为全场数千职工干部的通信、邮寄服务,还要负责分场通往各生产队的电话线路的维修保养,任务非常重。他们风里来、雨里去的为全场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在讨论节目时,分场党委指定要有宣传邮电所的内容。老陶同我们商量后,决定用表演唱的形式来宣传,而这个创作的任务却落到了我的头上!   
    我在老场部的畜牧兽医学校,曾参加过学校组织的文艺演出,但要自己去编写一个歌颂先进事迹的表演唱,可真是头一回,确实难倒了我。我对老陶说:“你让我编个快板、对口词、三句半或朗诵诗什么的还行,弄这编曲子的事,我可真抓瞎了。”他说:“没关系,你先把邮电所的主要事迹写成诗歌形式的歌词,然后咱们再一起去找、或改编合适的曲子,再把歌词套进去,就行了。记住,歌词一定要精炼,分成三、四段,别拖泥带水的。”他又说:“宣传队里,男的就你唱歌比较好(那个时候我的嗓子还不像现在这样沙哑,时常教大家唱歌呢),还会舞蹈,多少知道些乐感,你就弄吧,先写出个初稿来,然后大家再一起修改。”   
    由此,我开始了平生第一次的写表演唱。说是我写,其实是大家一起写。尤其是马大力、邵里庭笔头都不错,我们经常在一起凑歌词。因为我与邮电所的几位同志,常在一起,写他们的事迹并不难。我是边写歌词,边想曲子,用什么样的曲调来表现更好呢?几乎把当时能想起来的歌曲都想遍了。后来我找了一首歌的曲子,把它稍微改动了一下,把歌词套了进去。那几天,跟有神经病似的,脑子里想的、嘴里哼的就是这首东拼西凑弄出来的《唱唱尖山邮电员》的歌。好在那个年代,还没听说过有“版权侵权”这词,老百姓想咋唱咋编没人管,要是放到现在,也许就有人来找你麻烦了。这首凑出来的杂牌歌曲,早已忘得精光,现在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65年的元月份,北大荒的气候是最冷的时候,零下三十度左右是经常的。我们这十几个人的小宣传队,都在场部南边的老学校“凹”形房子的二个空教室里编写和排练。   

    学校已放寒假,各个教室都是空荡荡、冷冰冰的,我们这二个教室就用两个小炉子烧些木柴来取暖。大家在这窗户透风,室内并不暖和的教室里排练节目。屋外北风呼啸,室内歌声阵阵,倒也很热闹,苦中有乐呗!   

    那时北大荒的生活是很艰苦的,我们这十几个人分散挤住在场部单身宿舍里。场部食堂的饭菜和生产队是一样的,大馇子、窝窝头、冻白菜、冻豆腐是每天必须的。老陶很关心我们这些岁数并不大的“演员”,经常把我们叫到他家去改善一下伙食。其实他家也没什么特别的饭菜,只是他夫人李春兰做饭的手艺特好,比食堂的口味更强而已。   
    经过十天左右的编写、修改,我们总共弄出了八个节目,又经过半个月的紧张排练,终于搞出了一台能参加总场汇演的短小精悍的节目了。这中间,老陶还请来了852总场文工团的赵毓修导演、张照光等演员,来分场为我们修改节目、指导排练,使我们的每个节目的水平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记得是一月底,分场书记林全朴、场长张太和及机关许多人员,来观看审查我们的节目。老陶还专门请了修配所的指导员杨荣斌等一些“分场能人”,加上姚其端、张国际这些“分场才子”,来挑毛病和指导。那天,我们特别紧张,都提醒自己别出错。   

    当时,分场还没有盖大礼堂,我们就在分场办公室西头那间大会议室演出的。没想到的是演出的效果总的还不错,当然大家也提出了一些修改的意见。尤其是林书记一脸笑容。这林书记是个小老头,在转业来北大荒前,在军队是位少校,平时是很严厉的,没想到今天他那么高兴。他对老陶说,这次去总场,能不能抱个奖状回来?咱三分场在852可是干什么都没落在别人后边过。老陶那敢说一定,就说尽力争取吧。   
    到总场后,我们又马不仃蹄地请文工团的赵导演、演员(记得有张照光、杨纯古、齐德珍、秦景兰等)在晚上,到总场大礼堂的舞台来邦我们踩台排练。    
    在正式的汇演比赛开始后,我们的演出获得了非常好的反响。记得演出结束后,总场文工团的朋友都来祝贺我们,说我们拿第一应该没有问题。在评比中,我们和总场修配厂的比分不相上下,大概是为了照顾来自生产第一线的我们,最终把852首届文艺汇演第一名的奖状给了三分场。同时我们还获得了一个优秀节目奖,一下子捧了两个大镜框回来!分场上下高兴极了,我们去生产队演出,还去周围的老乡村子里演。   
    老陶也特高兴,领着我们去宝清县城照了这张纪念照,大家还去饭馆足吃了一顿,庆祝一番!    老陶(左二)在为一队职工放映电影。左一为马实栗、右为王其田。                      (连队职工表演的罐舞)
    可以这样说,三分场的职工业余文化生活的开展,与老陶的组织努力是分不开的。尤其大批知青来农场后,年轻人多了,给连队和分场带来了新的活力,他们渴望有更好的文体活动。分场每年都要轮换着举行职工文艺汇演、或学生文艺汇演;也轮换举行兰球赛、乒乓球赛、田径运动会等,这些活动的具体组织和领导者,就是老陶。他在部队时就是搞文化工作的,吹拉弹唱,兰球、乒乓球等样样都会,在这方面是很有经验的。   
    他是个乐观开朗的人,又是一个真诚正直的人。在兵团、农场他的知青朋友不计其数,但从未看到、听到他在知青身上搞过什么歪的邪的,谋过什么私利。这就是知青能把他视为朋友的重要原因。他的记性特好,80岁的人,对以往接触过的知青或朋友,一见面都能迅速叫出名字。   

    我自从那次文艺汇演后,又多次参加了分场宣传队。分场每年都要召开多次大型会议,多由老陶负责大会筹备布置等工作。他知道我会写写画画,喜欢摄影,就每次都把我从兽医所借调出去,参加布置会场等工作。一遇举行全场文艺汇演、体育比赛,他也常把我借到工会去邦助参与筹备组织。这大概也是我后来由兽医所调到工会去搞宣传报道的直接原因。   
    老陶后来调到红兴隆农垦分局当俱乐部主任。他调走后,我担负起了他在分场时的一些工作。由于在他身边已工作了一些时间,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所以能直接进入了角色。   

    老陶退休后,随大儿子去了河南漯河。十几年来,他每年都要奔走在全国各地的北大荒战友之间、知青朋友之间,传递着友情的信息。    
   这就是我看着这老照片,而想起的一些往事。愿老陶健康长寿!也愿我们每个人都象他那样快乐地生活着,健康地生活着!  

分享到搜狐微博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