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七队的故事(三十一)此味只应天上有 七队 李建华  

2010-06-10 18:40:00|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队的故事(三十一) 此味只应天上有

      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竟然纵跨五省市,行程四千多里。第一次一个人坐火车,竟然不再想返程的车票。两天的颠簸让我的双腿有些木然,即使是已经站在了北大荒这片陌生的土地上,走路仍然有些飘飘然。

      我睡眼惺忪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唯一的感觉就是陌生。直到有人带我去宿舍,记得同来的十五个女生好像住在一起,我们十五个男生却是分开住的。好在我谁也不认识,也就无所谓和谁住在一起,其实连队的领导早已安排好了。

      我们分在瓦工班的五个人住在一屋,哈尔滨知青于庆文帮我搬的行李,当其他人还在商量着和谁同室的时候,我俩已经第一个到了宿舍,他把我的行李安排到炕头,告诉我冬天炕头是最暖和的,我便第一次睡在土坯的火炕上,当然,也有了第一位哈尔滨的朋友,尽管以后我们没有再见过面,可是,他那带着甜甜的哈尔滨口音的口头禅“贼毕”(形容特好、特棒)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

      好歹收拾了一下,午饭的钟声就响了。我和他一起来到了食堂,这是我到北大荒的第一顿饭。一个车皮来的荒友大多没有来吃饭,尤其是女生,一个都没有来。听说她们甚至连行李都没有打开。

      这天中午食堂的午饭是包子,猪肉洋白菜馅的包子,还有大葱汤。也许是两天的行程劳顿,我真的很饿了,尽管我没有喝过(甚至是没有听说过)大葱汤。但是当我看到那包子的时候,还是着实地吃了一惊,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包子,没有半斤也有四两了,真的。然而更让我吃惊的是,在这里吃饭的孩子(最多五、六年级)有的竟然可以吃下去两个。

      我还是拿了一个包子,尽量挑了个小一点的。说实在的,还是挺香的。尽管洋白菜剁的不是很细,块儿挺大的,猪肉也是切的小块儿,也没有酱油什么的佐料,我还是吃的津津有味,并且成了我北大荒十年的最爱。后来,不论是春播、秋收、抓把肥,在田间作业,只要送饭是猪肉洋白菜包子,手都不用洗的,什么也遮不去包子的香味。

      其实,那些年还是很艰苦的,尤其是到了冬季,北大荒除了土豆白菜,基本上就没有别的菜了,而且北大荒的冬季还特别长。不过,我还是没有觉得不可以忍受,也没有太深的记忆。相反,倒是我们炊事班的荒友做出很多好吃的北大荒菜,现在想起还要流口水的。

      其中有一个用土豆、长茄子和南瓜炖成的菜,面面的,甜甜的,可好吃了。我想那就是现在的“东北乱炖”(流行的东北菜)的前身和由来。当然,还有猪肉炖粉条、蒜茄子------

      06年和09年我两次回北大荒,去看望养育过我的黑土地和那里的亲人们,受到了热情的款待。如今的北大荒条件好多了,用他们的话来说:“什么都不缺了。”而且各种蔬菜和禽畜都是自己养的和种的,绿色、天然。尤其是玉梅(我的徒弟)逢餐必点我当年爱吃的东西,只是做得要比当年讲究多了,精致多了,也好吃的多了。

      不过,却吃不到我当年的猪肉洋白菜包子了。吃不到炊事员送到田间地头上的猪肉洋白菜包子了。吃不到我用粘满把肥或粘满柴油的手指捏住的猪肉洋白菜包子了。但是,那美好的记忆和那猪肉洋白菜包子的香味却一直在陪伴着我。我也套用一句老杜的《赠花卿》吧:“此味只应天上有,------”。

      看看如今的美味,看看那大盆吃菜,大碗喝酒,北大荒的豪情还在:

      特有的“三道鳞”鱼,肉质鲜美,清蒸、糖醋: 

 

    

分享到搜狐微博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