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看《张小五的春天》有感 二队 金大颂  

2010-05-06 07:42:00|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张小五的春天》有感

 
作者:金大颂     文章来源:《我们》网      更新时间:2010-5-4 21:04:22
 
    “五·一”前央视一套黄金时间播出的电视连续剧《张小五的春天》,我一边看一边回想自己的2000年代初创业时的艰辛,看着剧中滑稽搞笑的场景真是好笑,想起当年的经历又想哭 。当时真是太难太难了。剧中张小五穷途末路、黔驴技穷的困境,在我身上也发生过,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曾今爬上过几十层高的楼顶,表演过“跳楼秀”,现写出来让大家笑笑。
    记得那是2002年,我刚接手了一家国企的机器设备及下岗工人,扩大了生产能力,这本来是件大好事,可小企业、民营企业的通病出现了,最大的问题是现金流不足。我公司近期最大的支出有两块:一是员工工资,二是原辅材料采购资金。当时的经商大环境不好,厂家商家不是很注重信誉、形象及个人口碑,不考虑自己的实力,无休止地扩大生产,那时的融资渠道没有现在多、灵活,大部分公司到处赊账,扩大生产,一旦资金链断裂,到处是欠账、多角债务。但我有自己的一定之规,每月底必须按时发清员工的工资。当时我是打肿脸充胖子,哪有这么雄厚的资金实力。这样就在现金流中产生了巨大的窟窿。每一次发完工资就在盘算下月的工资在哪,天天拆东墙补西墙,八个瓶子七个盖,这么搞也盖不严由捂不住。假如到了二十五号左右还没落实工资的资金,我那几天根本不是热锅上的蚂蚁,而是想往油锅里跳的蚂蚁,想死的心都有。
    记得那时好像是个夏天,那个月快到月底了,我还没筹到当月发工资的钱,并不是没有钱,而是跟张小五一样被其他公司拖着货款走投无路,因为我们是委托外贸公司代理出口的。有一家省属大型外贸公司,这种外贸公司是由若干个部门组成的,每个部门都是一个子公司,可以自主经营。一年前我和这家公司下属的一个分公司签定了四万多条西裤的合同,春节前货已经全部装船了,可是半年多来一直压着货款不付。那半年中,我办公室经常是债主集会的地方,有绍兴柯桥中国轻纺城的面料供应商、有义乌小商品城的辅料供应商、有附近给我提供包装箱的厂家,还有我姐姐也来逼债,她是给我提供塑料包装袋的。那些天,我跟演员一样,一天演好几场戏,扮演好几个角色。一会儿一本正经跟债主好说好商量,请吃饭,用任何可以抵押的物品作担保,请对方宽限几天,一会儿又装疯卖傻胡搅蛮缠,主动让债主搬走机器设备抵债,我心里明白,那是杀鸡取卵的结果,对方不会这么做的,他们还是为了钱。有时候硬碰硬实在没招了,只好躲在厕所里拨打110,请警方帮忙,暂时避避风头。当时,我在杭州公安内部网上也是臭名远扬,还有,我有个叔叔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是市公安局长、省厅的副厅长。我在的辖区派出所都知道,所以派出所很帮忙的。实际这种多角债务,让各个债权人都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和成本,这是真正的劳命伤财,所有的利润全在讨债过程中烟飞灰灭了。
    离发工资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要给自己和对方都留有余地,大概在二十六、二十七号那天,我一早出门了,我没和单位的人说我去干啥,但我心里清楚,今天一定要有个明确的结果再回来,同时我也决不会再干傻事的。我就直奔那家外贸公司去了,在分公司老总还没上班时,我已经在他办公室门口等着了。他是原浙江省副省长的儿子,有点牛,我心想你牛啥,你老子是副省长你有能耐也不在这做部门经理了,应该做总经理才是。为此事我们多次正面接触过,我俩见面已是心照不宣,他搭理都不搭理我,根本不把我当个蛋,他一天里进出办公室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也不跟他废话,心想好戏在后头呢。我先是站着,站不动了就坐着,坐不动了就躺在地上。这一天,我没喝一口水,更不用说吃一口饭。我在监狱里时已饿出饥饿恐惧症了,我只要一感到饿就心发慌,所以平常出门时我都在包里装点小点心。那天我是啥也不带,我是去跟他比毅力和意志的。我在省级机关里干过,我知道这些人都是胆小怕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看见我坐在经理办公室的门口都躲得远远地,所以根本不会有人给我水喝饭吃。当时,那个经理肯定也是气疯了,有失气度,连一口水一口饭都不给我吃。我也知道这种人最爱面子,但又喜欢硬撑着,他是不会去叫保安的,不敢拨打110。因为一天没有东西进肚,那天我没去一次厕所。傍晚,快下班了,我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我并不灰心,反倒更激起我的斗志。我拖着饿了一天已软绵绵的身子,走到大楼下的车库,我知道老总的车在那,然后爬上他的车顶躺着。可老总一直没下来开车,周围的车都开走了,老总没来,110公安来了,肯定是有人拍马屁去汇报老总了,他不想惊动本公司的保安,怕被别人笑话(机关单位的人都是等着看别人笑话的人),还是叫110来帮忙。那个辖区的小公安不知道我,再说人家是省级公司,肯定是帮他们的,俩个小公安把我抬了下来,我也没必要跟他们说什么,他们也是执行公务,老总得意洋洋地开车走了。我根本不着急,我心里有底,我要实施下一步蓄谋已久的计划了。我跟俩个小公安说:我叫金大颂,你们内部网上去查一查。你们会很快回来的,但是你们这个月奖金就没了,今后的晋级也落下污点了。当时,他俩肯定当我是个精神病,不知所措的相互看看,又朝我笑笑开着警车打道回府了。我经常在这栋大楼进出,知道大厅的电梯是不能到楼顶的,但地下维修中心的一部电梯可以直达楼顶。此时,四周静悄悄的,我想的很多很多。我鼓励自己要拿出大鼓包打架咬肚皮的狠劲来,要拿出在监狱里被电警棍打得一声不吭的狠劲来。我饿得没多少力气了,费劲地站直了,看看自己一天下来摸爬滚打,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像个叫化子,很是高兴,这说明我快达目的了。我十分坚定地硬撑着走进电梯上到了顶楼,又爬上了楼顶平台上大型广告的大角铁架上,喘口气定定神,然后给110打电话,要刚才在某某大楼接警的公安再来一趟,现在我在大楼顶上了,要跳楼了,再给那个老总打电话,要他在十五分钟内赶到,否则我要给全市的新闻媒体打电话了,同时叫我工厂所有的工人及受牵连的债主都打的过来。我很清楚这些外强中干的人的弱点,我更知道这些大公司并不缺钱,我要的只是他们身上的九牛一毛,他们为拉业务给外商放宽最长六个月的付款期限,再来克扣我们小企业的货款。电话打完了,心情非常好,自己一天的辛苦马上会有结果了。当时的心情特别平静,我有心认真地欣赏了一下大楼周围杭城的夜景,很美。记得当时天上飘了几个雨点,落到身上,感到有一点凉意,再加上一天没吃没喝了,浑身上下不由自主地有点打颤。我并不是恐高,小时候住的老房子,整条巷子的房顶两、三层的基本都连在一起的,我们经常飞檐走壁在瓦上屋顶上躲猫猫,那时我就是傻大胆,所以根本不怕爬高,主要是一天没吃了饿得心里发慌。我还拼命告诫、提醒自己,坐稳了,别鸡飞蛋打了。110很快就到了,当时还没有特警、机动、防暴等警种,还是那俩个小公安。我让他们别啰嗦,我一天没吃喝了,要他们去给我弄点泡面上来。在东北呆久了,我平时就喜欢吃馒头、面条等面食的东西。面还没来,公司的财务总监来了,我一见他,比见到亲爹还高兴,我得目的达到了,老总是不会来的,这都在我的预料之中。总监要我先下到平顶上慢慢商量,他说老总已答应一切要求,会计和出纳已赶过来了。我好不容易爬上去的,哪能说下就下,我要他先开给我七十万的支票,余款和其他账目明天全部结清。因为我跟他们公司多个部门有业务往来,我打算不再跟他们做了。后来的结果肯定是圆满的,要不就没有今天的我了。
    现在想想,当时跳楼的人少,别人还当回事。现在动不动就跳楼,大家都知道只是在作秀,别人就不当回事。自己不敢跳,或者跟我一样根本不想跳的,等你下来了,还要关几天治安拘留。直到现在,我圈子里的朋友经常拿此事开我玩笑,在一起喝茶吹牛时,非得逼我把详细的细节讲出来让在座的乐呵乐呵。还有的朋友在拿不到货款时,经常把此事当口头禅:“找金大颂去,他有办法”。
    看完《张小五的春天》后,我十分赞同注重人品、信誉、口碑的观点,这大概是央视播出此剧的目的所在。做人靠人品,办厂靠产品。
    张军看完后说,我的前半生比张小五更精彩,如果写出来,找个剧组拍出来,那更搞笑。
 
                                                                              金大颂  即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