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银岛那漂亮的贝壳 六队 李强民  

2010-05-05 09:24:00|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6年大串联,我的第一站是青岛。到了青岛,最想看的是海。因为自打知道地球、大海、大陆以来,还没到过海边,还没见过海。

    落实了住处后,已是下午时分,我迫不及待地去找大海。住处的青岛人说离海很近,走十分钟就看见海了。印象中太阳是从海中升起的,于是我就往东走,走了半个小时也看不见海,只好问路了。

    一位中年男人,说我走错方向了,说大海在西边。可能他看出了我的迟疑,爽快地说,我带你去。翻过了一个小山包,大海一下子出现在眼前,大海是站立着出现在我眼前的,不是想象中海天相连处在很远很远的远方,真在海边,那海天相连处就在头顶上!海,是扑面而来的,给人一种压迫感,一种任何力量也无法抗拒的压迫感。那时,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人的渺小!(后来买了青岛地图,才知道青岛市是西边面海,面临著名的胶州湾,落日在青岛,是入海的。)

    到了青岛的第二个愿望是捡一些漂亮的贝壳,跟那中年男人说了声谢谢就奔向海边。到了海边是真后悔了,没有黄沙,全是凹凸不平、隔着鞋底都虼脚的炉渣。一小片贝壳也没有。

    这时,发现一位挑着沉重担子的渔民从小渔船上下来,颤颤悠悠地往岸上走。我慢慢地凑过去,他也累了,就坐在横在两筐上面的扁担上抽旱烟。

    我问他:“您是坐船来的?”

    他打量了我一阵说:“是。”

    “你们那里有贝壳吗?”

    “有的是,多着哩。”浓重的山东口音,但我都能懂。

    “我能跟你的船去捡贝壳吗?”

    “中!等我送完红薯就回去,带你去捡贝壳。”

    他掀开筐上的叶子让我看,满满的两筐洗过的红薯。他说:

    “俺们岛上的渔民多,抽了一些人到青岛来干活,我们渔民没有城市户口,也就没口粮,全靠这些红薯啦!这是他们最好的口粮。”

    “那你们平时吃什么?”

    老人没有正面回答:“你等我,送完红薯我就带你上船。”

    离海边不远的一道海堤,海堤上砖墙围着的,是一间化工厂,那里,几十张嘴,等着家人们送口粮。这位五十来岁的老渔民,驼着的背上,是上百斤的红薯的重压;光着的脚下,是化工厂倒出来的锅炉废渣;破碎的棉衣,裸露着发黑的棉絮;寒风中飘动的,是一把饱经风雨、脏兮兮的头发……

    一步、一步、光脚负重、走在炉渣上,好像步步都踩着我的心,不知什么原因,我急忙打开身上背的军用跨包翻动着,最实用的就算那两条白毛巾了。

    挺快,他回来了,看着就要沉入大海的昏暗的太阳,我又一次问他:

    “大叔,你们平时吃什么?”

    “地瓜叶子、野菜,一年吃不到什么粮食。我们是渔民,是打鱼的,打的鱼不够政府收的,一年挣的钱够买盐的。我们那个地方叫银岛,现在说金银不好,改名叫红岛了。我们那个地方贝壳多了去了,什么样的都有……”

    我决定不去银岛了,把两条毛巾塞给老人,说天快黑了,你快上船吧(几十年前的事了,行文至此还是泪如雨下!)!

    望着远去的带帆的小渔船,望着远去的老人那裸露棉絮的破棉袄,银岛的名子在我心里生了根。

    晚上在住处,我含泪写了一篇散文《银岛》。原文丢失多年了,又重写了多次,每次,都不如当年的,这次也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