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是你 荒二代  

2010-05-30 14:40:00|  分类: 第二代北大荒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是你

 
作者:荒二代     文章来源:《我们》原创      更新时间:2010-5-29 11:19:33
 

    作为一个冷静的旁观者和后来人,“他”可以毫无感情色彩简单地概述那段历史:“那是一群年青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做了一些对的和错的事情。” 而我却不能,即便因为我出生较晚(1971)跟这群年轻人没有太多交集而印象模糊,甚至有时候还会嗔怪他们怎么能撂下挑子说走咱就走呢?其实,这个“他”就是灵魂短暂抽离的我,客观又理性,不过,这样的状态不足十之一二,大部分时间的我感性而脆弱,我很庆幸经常被一些遥远模糊的恋旧情怀一击而中不能自拔,其实也没什么可怕,感伤有时更能给予人们力量。是啊,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南国酷暑暗夜里风雪交加,那些年轻人用他们曾经粗糙的食指关节温柔地叩击着我的灵魂之门,仿佛要指引我回归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遥远的北方以北,东方以东——北大荒。
    85232,它是一串毫无生气毫无意义的数字符号?是,也不是,她是南横林子,是尖山子,是大鼓包。我看到了山,看到了白杨树、白桦树,还看到了一望无垠的麦浪和豆秧,我看见幼小的我在田间奔跑,在小学操场上奔跑,追逐着皮球奔跑,哦,那黑白相间的用巴锔子聚成的柞树球门颇具高贵优雅的英伦风,比起852高中那几根未经修饰的杨树干可时尚多了,奔跑、跳跃,倏忽间,我穿越了英伦球门来到了大学体育系的标准足球场,对了,如果没有记错,我应该是当届852乃至红兴隆的高考武状元……那,引领我回归小学操场的模糊面庞又是谁呢?在这个时兴用人名命名小行星的年代,我该用谁的名字来命名这个曾经引领风尚、名噪一时,曾经人声鼎沸、青春飞扬的体育场呢?张凯?邓继昌?王翔?王欣?王大新?……
    幼儿园尖尖的木栅栏围住的一片小天地让我好奇又忧虑,扒在栅栏外,眼神惶恐嘴边还流着口水,可惜,园里的阿姨有些不可理喻——吃美味的咸鱼还要就馒头!?就因为这个原因,入园不久的我义正词严地拒绝再上托儿所,母亲也奈何不得,从此大鼓包的村头路边又多了一个小野人……好日子不常有啊,小土著要上小学了,幼儿园东头教室里传来了“玻坡摸佛得特讷勒”的琅琅读书声,这声音真是抓人啊,循着这声音,浪子也回归了半年级,美丽的知青老师说的这是什么话唱的什么歌这么好听……那会儿的半年级真是顶现在的三五年呐,漫长却很令人愉悦,怎么有那么多东西可以学,而且可以受用终生,直到现在我仍不敢确信那首《我的祖国》是在学前班学的,但是蒋玉玲老师一定会记得,没有谁比她唱得更好听包括宋祖英,“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听惯了艄公的耗子…”怎么船上还有耗子,不太卫生吧?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那个懵懂内向的孩子,他一直没敢问蒋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当面向她请教?此刻,视线模糊,一定是艄公的船浆不小心激起大河的浪花,打湿了那个男孩的眼眶……听着五湖四海的普通话我在成长,二舅妈赵卉荣的北京话,还有知青们的天津话、上海话、哈尔滨话……还有什么比这大杂烩的兵团话更标准的呢?不擅言辞个性木讷的我操着这样的兵团腔,从白山黑水的黑龙江来到了四季常青的红土地,容颜渐衰,乡音不改;从中学体育老师到省级电台播音员,甚至借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电波把852的兵团音传遍祖国大江南北,青春不在,乡音不改。这是谁的声音?蒋玉玲?赵卉荣?张凯?邓继昌?……
    1983年夏天,在乘车到中学考初中的途中,邓继昌校长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学校的成绩就看你啦。”很遗憾,辜负了他的信任;三年后考高中,我仍然没有完成李校长同样的重托。而今人到中年的我写下这样一首小诗,感慨人生苦短,《半途》:起笔将润墨,春夜雨惊书。落毫才转折,人生已半途。从离开农场求学到工作至今的二十年里,迷失南国,偏安一隅,不思进取,际遇平淡,但对于852农场3分场2队,虽未光耀门庭,却敢说绝没辱没家风,对得起故乡的父老乡亲和知青们用青春热血铸就的大荒品格。
    机缘巧合,看到激情洋溢的二队网、我们网等,别样兴奋的同时有了这样的追问:“这是什么样的情感指向,至今绵绵不绝?”北国垦荒恶劣的自然环境?土了吧叽的转业官兵?傻乎乎的支边柴火妞?发乎情,止乎礼?不对,应该是发乎礼,至乎情!不由感慨人生际遇,这是天注定的缘份!(忽感知青的历史,无论野与正,赞或弹,荒二代都有责任探出一笔,穿越时空缝隙,染指某一章节的某一小段落,这样的视角才会更丰富更完整,由此重拾荒疏已久的笔墨,好在无需浓墨重彩,只求真情实感)。
    在那段荒唐的岁月,被时代洪流裹挟着的知青们随波逐流,情愿不情愿,有意无意间却为大荒二代留下了宝贵的文化精神财富和近乎城市化的审美取向,这段传奇,不问千古流芳,却足以让荒二代安身立命铭记终身!
    青春无悔?或是岁月蹉跎?如何判定那段历史应与情感无关,然而,北大荒的春夏秋冬、一草一木、旧识故交都曾承载并见证着一群年轻人的青春岁月,即使知青们的身影早已远去,他们曾经恣意播洒的汗水泪水却和着鲜血凝成一缕缕柔韧无比的茧丝,依旧编织在田垄交错、阡陌纵横的黑土地上,连接白山黑水,通达五湖四海,任时光荏苒,其印迹也不会被岁月风雪轻易抹去……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谁人又敢奢谈永恒和永远?然而对于故乡的人和事,对于知青,我还是那句老话:你就是故乡,故乡就是你,不管你爱不爱我,没关系,对于你们,从来就不需要想起,因为永远也不会忘记!

                                                                                                          2010-5-25

                                           本文作者在工作现场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