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夜话杂说 五队 邹永宁  

2010-04-07 05:30:01|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02-09 | 夜话杂说之四 话过年

 

      时间真快,又到中国人的传统节日春节了,也就是老百姓的土话:过大年。

      不知为什么退休后对于时间的概念好象不强了,现在除特殊情况外,上下午各一趟街心公园走走、逛逛、踏会毽、抖会空竹,一晃一天就过去了,什么周几、节假日跟我已没啥关系了,只是最近看到大街上人们扛着大包小包在赶火车、大袋小袋的在往家搬年货,这才感觉到过年的气氛,这才知道又到年根了,要过大年了!

      每逢过年时我都会回想到在北大荒过年的情景,特别是1973年的春节,有时想着想着都要哭的过儿,不知为什么那一年队里的知青大部分都回家过年去了,我记得连刚刚结了婚的友谊农场的小韓俩口子也回家了,他让我给他看家,好象队里机务上的男知青还有天津的小小沒回城。因为那年头知青回家探亲兜里都钱紧,平时每个月32大毛刨去伙食费10元外,买点日用品、抽点烟、喝点酒也剩不下几个大子了,所以不回家的知青就得倾兜相赠,剩下畄队的知青当月就穷的一无所有了。年根那几天闲的沒事,看别人都走了,自己因为头年刚歇完探亲假所以队里死活不批我假了,那些日子心里特别烦,整天和小小在小韓家喝白水(那时北大荒没茶喝的)、抽烟砍大山消磨日子,有时我俩一天抽好几包烟,有时嘴都抽木了,那也接着抽,很快就把当月买的烟全抽完了。临过年那几天沒烟抽给我们俩憋的那难受劲呀,真的没法用语言形容。可能到腊月二十九了,我俩实在憋不住了,我就厚着脸皮到师傅刘书欣家要了一包经济烟(经济烟九分一包),拿回来后我俩那通过瘾,现在想想当时那个惨劲,实在是不堪回首。好在第二天大年三十,我的老同学小朱给我们邮来一条好烟,说是一条,其实就是十盒各种不同牌子的烟,有大前门、恒大、凤凰、牡丹、友谊等牌子的,特别是凤凰 和友谊的还带香精味,那在当时可是时髦货,我俩拿着烟到处显摆,那得意劲就别提了。后来我问小朱烟干吗邮那么晚哪?小朱说:我是算着日子邮的,就怕邮早了你们过年沒的抽了。

    有了这十盒烟我们总算"高高兴兴"过了个年,这要和现在怎么比呀?可能现在的年青人不会相信,但这确是实实在在发生在那个年代的真人真事。我会 把它畄在 记忆中。   

 

      在残留的记忆中第一次回京探亲有很多事仍时常浮现眼前,有些事至今想起来自已都觉得可笑,但那确是真实的往事。

      记得那天我们一行从北京站下火车,大家约好联系方式后就各奔自家。我和白子出站坐10路汽车到六部口,把行李放到我的奶奶家,我俩先找了家饭馆要好好解解馋,其实那时整个大的经济环境不是很好,人们的生活水平仍很低,饭馆里人不是很多,我俩找了一个四人小方桌,,要了满满一桌菜,其实也没什么高档菜,我记得光肉皮冻就要了六盘,因为白子就好这口,一人半斤1毛1一两的白酒,开始享受老北京的口味,我俩喝的吃的那个香,嘿!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过瘾。一桌子酒和菜风卷残云全吃进肚了,然后一人又来了一碗炸酱面,那叫香!一结帐不到20元,现在想想是不是够便宜,可那是我半个多月的工资呀!服务员和旁桌的食客都呆了,这是哪来的俩饭桶啊!

      那天回到家,父母还没下班所以家里没人,好在门钥匙在老地方,进屋第一件事就是赶快把身上从里到外的衣服全脱下来扔到门外,恐怕把东北的虱子带回家,换的衣服先让它在外面冻一夜,第二天在炉子上烧了一大锅水,然后把换下的衣服放到洗衣盆中好一个烫,那时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把虱子消灭掉,不知别的荒友回家是不是也这样。

      有一天我和白子去蒲黄榆郑哥的大爷家,正赶上大爷家包包子,我俩没客气,坐下就吃,边吃还边问大爷有醋吗?也巧,大爷家醋没了,大爷提个瓶子到副食店打醋,等大爷回来时我俩己把大爷蒸好的一锅包子给包圆儿了,你说这是什么事呀,弄得大爷中午饭都没了,瞧我们俩这点出息!

      我家亲戚没有几个会喝酒的,只有我的舅舅能喝点,咱从北大荒回来怎么也得到舅舅家看看,那天我带着从北大荒带回来的一些木耳、蘑菇、大豆呀去看舅舅,还带了一瓶从分场酒房灌的流酒,好象是七十多度,那天舅舅家吃饺子,得,舅舅说咱爷俩就饺子就酒了,好么那天那酒喝的,我带一大手绢,我是一边喝一边用手绢擦汗,把个手绢擦的直滴嗒水,给我舅舅喝的直害怕,说你这是喝酒吗,简直就是灌呀!不是吹,那时咱那酒量,爱谁谁!

      还有一天老妈休息,在家蒸了一锅馒头,上下两屉,每屉都得八、九个馒头,开饭了,我一人就造了一屉馒头,老妈看了吓一跳,几年没见怎么回来一个饭桶呀!好么,我妈自那后逢人就说:瞧我那儿子,一顿饭一人吃了一屉馒头。弄的我见到老街坊都有点不好意思的,其实咱北大荒的小伙哪个不是好饭量呀,只是见怪不怪罢了。

      说实话,现在回回想起这些事都会忍不住乐!

 

2010-01-28 | 夜话杂说之二 探亲假

 

     又要过年了,大批来京上学、工作的外乡人都在忙乎着准备回乡与家人团聚,欢欢喜喜过大年。看到他们那高兴劲不由得想起当年在北大荒工作时第一次享受探亲假的情景。

     说到探亲假,我从小就特别羡慕那些有探亲假的人,因为他(她)们老可以坐火车到处逛,常梦想什么时候也能像他们是的坐上火车天南地北的到处玩玩逛逛。

     一九六八年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潮到了北大荒农场,那也是走入社会参加的第一个工作......农场职工(后来叫兵团战士)。那时农场规定工作三年才能享受探亲假,当时的人只知道服从,根本没去想这是不是国家规定。反正好不容易在那块黑土地上摸爬滚打熬到三个卜年头,一九七0年三月连队批了探亲假,那次我们一共有男男女女七八个人批了假一起回京探亲。得到假后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又是找不能回京知青那凑钱、又是托人上山里买猴头、木耳、蘑菇、蜂蜜等土特产,每个回家的知青都鼓鼓囊囊弄了三、四个特号的大提包,包里装的还有到晒麦场找保管员弄的上好大豆和葵花籽,北大荒酒也是不可缺的。总之那时也年青有劲,能带多少就带多少。最最重要的是还要把不能回京知青的嘱托带上,回京后还要到各家去代为探望他们的父母,最后一件事就是把所有老职工托买的物品清单详细记好,第一次给人家办事不能有任何差错。总算一切准备齐全了,对了,那时我们每个人还到场部办了边境通行证,没有这个证据说还走不出去哪!另外每人还领了三十斤全国粮票,这可是回京一个月的口粮呀!

     三月的北大荒到处是冰天雪地,零下二、三十度的天,那天我们一行坐在连队尤特的拖斗里冒着严寒一大早由连队出发到团部,几十里的雪路坑洼不平,加上天又冷,可把大家伙折腾坏了,可是为了能回京见父母什么罪我们都能忍。快中午了我们才到团部,赶着上了团部到迎春的班车,大家才算松了一口气,因为今晚肯定能坐上火车了,忙豁一天连农场都没出去,可想而知那时北大荒的交通有多差了。我们先从迎春坐上慢车,这慢车还是真慢,大站小站全停,车厢全是那种木条坐椅,即没暖气又沒开水,乘务员你都见不到,不过车厢上人很少,我们每个人占一个长椅子躺着休息,还不敢睡着了,你得盯着点东西,因为车一会一停,常有短途乘客上上下下,别再让他们把包顺走了。坐了一晚上慢车,第二天早上才到牡丹江,出了车站我们先去售票处加快,算上加快,车票一共是30块零6毛。因为到北京的车下午才开,所以我们把包寄存后开始逛街,想欣赏一下东北城市的风景,结果我们转了半天也没见到什么值得观赏的地,找了个小铺大家随便吃了点饭,不过牡丹江的大碗啤酒却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啤酒那个叫凉,一点点的往嘴里喝,那还喝的浑身直打冷战,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喝啤酒,那感觉.......爽!下午我们准时坐上66次发往北京的直快列车,第二天上午十点多列车缓缓驶入北京站,那一刻,我们每个人的心情都难以用语言来表达,三年了,我们可回来了,又能看到北京、看到父母兄弟、看到久别的乡情!

     三十天的探亲假,刨去来回六天的路程,实际我们在北京就能呆二十六天,紧张的假期让我们一点不敢怠慢,除了抓紧时间到各个没回来的知青家探望家中老人,还要到商场给老职工家买什么翻毛皮鞋、懒汉鞋、大方巾、线涤的被面等等东北不好买的紧俏物品。二十多天不经混,一晃就到日子了,那时知青回京先得到派出所报临时户口,将全国粮票换成北京粮票,三十斤粮票里有面票、米票、粗粮票、还有油票,还没到日子哪街道的小脚老太太就天天到家来催:到日子了吧、该走了吧。弄的你叫那个烦,把一个假期的高兴劲全都给败了,不过该走还得走呀,家里大人都上班,也不能天天陪着我们,再说了兜里的银子也沒了,不能还吃家里呀!收拾好大包小包,来时多少,回去多少,和来的知青约好时间,买好返程车票,扛上大包小包乘火车按时返回连队,回到连队不知为什么好多天别不过劲来。

     第一次享受探亲假,给予我的不全是享受,还有那说不出的苦涩!它在我的人生旅途中划下一道印痕。

2009-11-01 |   

    清晨拉开窗帘,首先映在眼前的是窗前屋顶和树梢上的白雪,啊!下雪了。这是二零零九年入冬的第一场雪,它来的真早真及时,使久旱的京城得以享受滋润,也让受到甲流病毒横行的大地得到清洗,更让京城的建筑物和花草树木披上银装,把古城变得更加威严壮丽。雪、洁白的雪,好美的雪!

    看到这洁白的雪首先让我想到毛主席他老人家那首赞"雪"的诗: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多么美的诗句,多么美的雪呀。由此回想到北大荒的冬雪,那里才真正称的上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记忆中北大荒的冬季来的很早,好像最早九月底就能见到雪了,北大荒的雪,厚厚的铺在大地上,如果沒有路边电线杆的标志,你根本分不清哪儿是路,偶尔看到几簇枯草顽强地挺出雪面,上面粒粒草籽会引来山鸡麻雀刨食充饥,畄下串串爪印给原本就晶莹的雪景增添另一番情趣,越想越觉得北大荒的冬雪真美。

    不知当年为什么没有感覚到冬雪之美,好象就是觉得北大荒的冬季太长了,长的有时让人厌烦,北大荒的冬季5点天就黑了,刚去的时候晚上还没电,油灯下人们早早吃过晚饭,除了在大礼堂开会学习最新指示外,就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剩下的就是睡觉。不过知青住在大宿舍里有时还能在油灯下围着自已钉的小炕桌上喝点小酒、敲敲三家(扑克牌),聊天砍大山也是那段生活中的一幕。

   北大荒的雪没有给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而北大荒的大烟泡却让我刻骨铭心,说起大烟泡我们这些北大荒知青不会陌生,狂风夹着雪粒疯狂的横扫大地,让人们一听到它的吼声都委缩在小屋里不敢出门,即便出 门也要全身武装好,皮帽、皮衣、大棉裤,穿上棉胶鞋里面还得套上毡袜子,大围脖、大口罩、大棉手套,就这样一不留神还会让它钻了空子,不是鼻子、脸颊冻白了、就是手脚冻僵了,回家赶快就得拿雪来擦,这样才不会落下冻伤毛病。让我刻骨铭心的那件事发生在1974年冬天,那时我们冬天的活就是检修农机具、排水、打石头和伐木,记得那年我刚成家,忘了是为什么,反正连里尤特没司机了,有一个哈尔滨知青叫杨子的被领导安排上了车,我那时已是自动康拜因车长了,大概因为都是轮式机车,所以派我和杨子一起去山里拉木头,去的时候很顺利,好象在四分场后面的山里,结果刚装好车,拖斗后轮就切了轴,沒办法只好又卸下木头,用根大木头捆在车轴上当爬犁,准备对付回家,这时有人说山外刮大烟泡了回去很危险,可当时我俩都没尝试大烟泡的威力,所以决定趁天还没黑赶回去。谁知一出山就赶上烟泡了,大风卷着雪粒把天刮的昏天黑地的,把路全给封了,也赶上我俩都没有雪天驾车出行的经验,其时当时要走小路可能就没事了,可我俩偏偏走的是大道,大道高出地面,让烟泡把路吹起一道道雪塄子,当我俩把车开到五分场二隊拐弯的路上时,车滑到路旁一米多深的沟里,你想想:路上积雪都有一尺多厚,沟里的雪就别提多深了,车歪着,我俩还算冷静,首先想到的是不能让车歪着,万一车发动机瓦烧了灭了火,我俩都得在这零下三十多度的荒郊野外冻死不可,我俩跳下车用双手把沟里的雪清干净,再用车上带的大绳一头捆在路边电线杆上、一头捆在大轮上,借绞盘原理一点点把车摆正,想出去是没门了,只能等天亮分场推土机来救援了。因为当时我俩都没带表,估计我俩这通忙活也到半夜了,风还是那么大,干活的时候沒感觉,这一停下来虽然坐在驾驶楼里,饥饿和寒冷立刻涌了上来,从没有的畏惧也随之而出,原来北大荒的大烟泡这么厉害。

   我们俩坐在车里靠着发动机散发出的一点点热量、相互依偎着一棵接一棵抽着烟才挨到天亮,风停了、雪住了,分场推土机也来了,这时我们才有了有救的感覚,回到家才发觉两个棉裤腿已冻成两个大冰砣了,沒等到吃上饭就靠在热乎乎的土炕上睡着了。现在一想到这段经历都会后怕,所以这也是我在北大荒生活工作十一年中感受最深的一段故事。

   雪依然很美,它让人们生出诗意,也给人们带来欢乐,尽管有时也让人们生活工作产生不便,但我们依然会用最普实的诗词赞美它......雪。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