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守望 修配所的故事 (二十九) 李建华  

2010-11-23 12:32:54|  分类: 知青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守望  修配所的故事(二十九)

      疾风涤荡着北大荒,把这亘古的荒原搅得个沸沸扬扬,风过后,北大荒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恬静,深邃。

      然而,那被风留下的种子,却在这里生了根,与其说它是把生命融入了这片热土,我更愿意说它是在守望。

      七十年代末期,那些给北大荒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知青们像风一样的离去了,八十年代的中末期,那些唤醒过这片处女地的老军垦和山东支边青年们,或落叶归根地回到故里,或为了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随着子女们走出了北大荒。

      走了的,带着深深地眷恋而义无返顾的走了。留下的,已经不在单单地是坚持,而是对曾经的辉煌在守望。

      我们修理班的冉师傅依然在守望,尽管他的儿女们在外面都闯出了自己的天地,尽管他也可以潇洒地走出北大荒。

      冉师傅是我们修配所的老好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尤其对我们知青很是包容的,对他自己的徒弟更是呵护有加。那时侯我们嘴馋的知青都有过抓只鸡或逮只狗回宿舍美餐一顿的经历,他的徒弟也经不住美味的诱惑,趁夜色抓了只鹅在车间里宰杀,巧得是偏偏抓了自己师傅家的鹅,第二天一早就被还留在车间的鹅毛所暴露,看着尴尬的徒弟,冉师傅一笑:“吃就吃了吧。”这事儿也成了以后的笑谈(见我的博文《一地鹅毛·修配所的故事(十)》)。

      冉师傅的修理技术特别好,又有耐心教,我们都和他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我再回北大荒的时候,还经常见到有农业社的老乡请他去修车,有时一去还要住上几天,也挺辛苦的。我说:“师傅别干了,辛苦了一辈子,该享享福了。”冉师傅笑了:“我的儿女们生活的都挺好,我和你师娘也都有退休金,咱不差钱。一是为了活动活动身体,二是这方圆一带还是数咱修配所的修理工技术最好。”我知道冉师傅的心里还是放不下我们的修配所。

      零六年我回北大荒,在冉师傅家吃饭,师傅就说要把修配所的老师傅们聚到一起合个影留念,等我临走时请大家的时候,冉师傅外出去帮助老乡修车,没有来得及赶回来,所以在老师傅的合影里就少了冉师傅,留下了些许的遗憾。

      去年我又回到了北大荒,圆冉师傅的愿望也就成了我最重要的任务,我把还在分场的修配所的老师傅们连同他们的老伴儿都请到一起,照了张全家福。这些年过古稀的老人们,这些为北大荒的建设奉献了一生的老人们,这些给了我帮助和关怀的老人们,这些依然守望在北大荒的老人们,我由衷地祝福他们健康快乐。

      我走了,我们走了。告别了那些守望者,那些一同耕耘过北大荒的守望者,那些想念我们也被我们想念着的守望者。

      我们还会回来,一定的!

        冉师傅的遗憾(他没有来得及赶回来):

        修配所老师傅和他们的老伴儿,当然还有我:

        快乐的冉师傅:

        邂逅刘阿姨(邝亚忠的老伴儿,从四川来,邝师傅腿不好,没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