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七队的故事(十五) 脱苞米 李建华  

2009-08-18 05:25:11|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队的故事(十五)  脱苞米

                                                  李建华

    北大荒冬天的雪总是来得很早,这不,刚刚掰下的苞米还没有来得及拉回场院,就被这纷纷扬扬的大雪全都盖在了地头,一棵棵伫立着的苞米秸上也挂满了白雪,有的叶子不堪雪的重负,折断了。落下时,那些飘散开来的雪的晶体,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七彩的光芒。

   昨天还是风吹着干枯的苞米叶发出“沙沙”的响声,让人感受着“留得枯荷听雨声”的心境,今天却是一派冰晶玉洁的世界了,这神奇的北大荒。其实按节气认真的说,还没有到冬天。

   我们要把地头的苞米拉回场院,晾晒后脱粒,现在的苞米水分还太大,如果脱粒就会弄成玉米酱的。

   拖拉机拽着拖斗慢慢的跟着我们行驶。每到一苞米堆,大家就用四齿耙子把苞米装进筐里,然后再倒进拖斗。行进间我们也不时地团着雪球打打雪仗,我也用雪球偷袭了跟在后面的排长。

   “快别闹了,把苞米拣干净了。”漂亮的女排长在后面大声的喊。

   有时也会有点儿小意外。大概是谁吃了亏吧,我们正往车上倒苞米,飞来了一株苞米,却不巧打在了一位哈尔滨老大姐的脸上,可怜的大姐鼻子都出血了。可恶,出手着实太重了。向毛主席保证不是我干的。

   一车车的苞米拉进场院,原本在麦收后冷清下来的场院又重新热闹起来,卸下来的苞米把原本宽阔的场院变得越来越小,苞米堆里间隔地放些用梢条编成的笼子,不知是为了通风,怕苞米霉了,还是那样晾晒的快,我不知道。

   说不清是晾干的,还是冻干的,反正是可以脱粒了。那才是北大荒的冬天,零下二、三十度,滴水成冰。拖拉机和康拜因停在了场院,梯筛和滚筒也都调整好,不需要收割台,我们用筐直接把苞米倒进去。北大荒的冬天发动一次车非常困难,所以我们分班倒,歇人不歇车,一直到脱粒完毕。我最不愿意的是上早班,要知道,早晨从热被窝里爬出来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大家轮流倒班,早班总是要上的。

    男生宿舍在女生宿舍的后排。每天早晨漂亮的女排长都要喊我们起床,说是早晨,其实天还没有亮呢。她站在女生宿舍的墙角,喊着我们的名字,其实是喊我的名字。第二天,当她再喊时,室友们便不怀好意地对我说;“吕排长叫你呢。”他们偏偏不说“喊”而说“叫”。虽然不愿意,我们还是迅速的起床,场院上还有弟兄们等我们接班呢。

   我走出宿舍,走过她身旁。狗皮帽子,棉军装套在她纤小的身上,看不清她的脸,其实也没有敢看。我只是想凭她柔弱的身躯却能艰苦的工作每每都冲在前面,敬意油然。那一刻她像女神,其实我不愿意她喊我,其实我很愿意她喊我。

   机车轰鸣,苞米堆越来越小,偷吃的田鼠慢慢的无处藏身,有淘气的知青抓住田鼠,往康拜因的铁皮上吐口唾沫,然后把田鼠往上一按,它便冻在了上边。脱下的苞米粒装进了麻袋,场院的老李头准备好了麻绳和弯针,我们再把袋口缝好,然后整齐的码放好,等待着公粮的上交。

   看着满场院我们亲手播种和收获的果实,我们期待着来年的播种和收获。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