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跟帖:我回城后的经历 六队石福琨  

2009-03-04 13:5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帖;78年12月,我与和平从团里办理了回京手续,当我手中拿看沉甸甸的调令时,当时的心情,与所有战友一样,激动之情难以言表。把家里该送人的东西,全送人“如冬储大白菜,柴火,工具,家具,等。把该带的,由和我一起打球的队友,在木材厂工作,为了友谊而分手前,为朋友进最后一点力,带我把最好的水曲柳木,挑出来。木板的厚度,有好几寸。他笑讲,这好板材,打棺材都有富余、、走的头天晚上,修配厂的哥们摆了桌,喝了送别酒。喝了这杯酒,明天,便是天地两重天了,喝,喝,喝高了、、、喝到半夜,我昏天地暗的往家走,走到一半路,和我一车开推土机的北京青年,心里好难受,说:楂子,咱们是好哥们,你这一走,不知何日再相见,因心里难受,看到别人回北京,自己何日?再加上酒后吐真言,楂子,走,到我家再喝点,咱们一醉方休。这回好了,喝到下半夜一点多。怎么回到家的!告诉各位,北大荒冬天零下三十度,不为过吧!一出门,还免强走了,几步。一拐弯,腿不听使唤。摔水沟里了。不知呆了多长时间,冻醒了,浑身生疼生疼。吐了一身。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只模糊记得一件事,好像明天回北京。不知走了多半天,进了家门。和平在家急的够呛。也不知我去了哪,一看我这模样了,浑身上下吐的一踏糊涂。忙着扒下衣服,扔出门外。赶紧给我拿出处醋,一通灌。人的精神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要是这样倒下,天亮来车,可走不了了。这一天的到来,是我日日想,夜夜盼,这一天的到来,怎能向后推迟一分钟。我顽强的站起来,推开门,一股寒气扑面而来,皮肤一紧,头脑好像清醒一点,但心里像火烧火燎。难受之极、、为了天亮能走,我慢慢试着小跑,刚跑几步,肚里的那点《油水》,翻江倒海般像泉涌,喷了出来,继续跑,接着吐,这是连锁反映,几个来回。我只觉得,胆汁都吐出来了。待天刚刚出现鱼肚白的时候,我发现刚刚吐过的地方,在白色的冰楂上,有一大块绿色物。这便是我说的的胆汁都吐出来了。这次醉酒是我一生最最痛苦,也是我一生最最幸福的时刻,这种情感绞织在一起,是我一生永远永远不能忘怀的。去年,旧地重游。我还按着我的记忆,努力去寻找着、、、寻找我的过去,我的青春,我的、、、

  回京后稍事休息调整,就像滋元所讲,面临工作问题。一晃三个月过去了。工作是有,不是卫生,就是环卫。突然一天办事处告知,有一家科学出版社寻求一位愿食堂采,。我同意试试看.后勤科长面试后,留下一句话,好好干,便匆匆的走了。这单位就在朝阳菜市场斜对面,离家也近,工作内容,就是一早到菜市埸采买鸡,鸭,鱼,肉,菜之类。中午帮着卖卖饭,下午事便不多了,而且菜的种类也多,一般主付食都要五六种,三个月下来,吃的肥头大耳,肠满油肥了。就在卖饭时,有一件事,我今天还记得当时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那天,一个女作者模样的女人,要了二个花卷,二个菜。临要走时看着我说,再给我二个茶鸡蛋。我随手用夹子给她夹了二个,放在大理石台面的饭台上。这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她惊呀的对我大声的讲,你怎么能这样做,我一脸雾水,不知哪犯了错、、她指了指茶鸡蛋,你给我换二个,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我马上又给她换了二个。把那二个蛋又扔回盆里,心想,你嫌赃,鸡蛋隔着皮,你有多干净,自事清高。有什么了不起,不吃,好啊!我卖给社长吃、、、我当时随想,这样的女人欠炼,让她去北大荒一撮毛好好体验体验,用生大粪加土面子,在屋子里加工颗粒肥,然后放在炕上,火墙上烤。那味道,包她爽!我们这一代人,吃了那么多苦,看看京城的女人与我们差距有多大。我们身上不知不觉的己有了工农兵的作风,不经意间与这些"清高"的人,是二股道上跑的车、、、要想尽快的溶入这个社会,我们的路还好远好远、、、

  上班后,心情很好。好吃好喝,工作又不累。与下大地,排水,挖沟锄地不知轻多少。这一巨大变化,反而有点不适应了,身上有使不完的劲,自己在食堂里算是最年青的,因此我尽量在本职工作之外,再帮老同志干一些其它的工作,如摘摘菜,卖卖饭等。很快便得到员工,领导的认可。此时炊事办领班该退休了,领导找我谈话说:大石你己来三个月了,工作不差。准备培养你做食堂班班长,以后这后勤十五六个人归你管,另外你要有一技之长,单位己联糸好了,青海餐厅,位于北京东四十字路口,一家当时是北京餐饮业一级饭店,条件相当好,学习半年,回来后上岗。我便答应了,领导也很高兴。恰恰这时一件事,改变了这一决定。我老爸此时退休,有一个指标,而且可以开车。这是我最感兴趣的地方。经我再三考虑,还是接老爸的班,这是正式名额,过这村没这店了。我把我的想法和科长一讲,了不得了。科长讲:大石,怎么说好了的事!说变就变呢?这是开会定了的事,而且马上去培训,费用也交了。我讲:我考虑再三,我还是想开车。再一个就是社里的人员,正式指标还没下来。心里不踏实。领导明白我的意思后,讲:放心吧!这么大的出版社,还怕没指标,过不了多久就有指标了。第一个便是你。我虽然也信科长的话,但开车的吸引力更大,我执意要走,这可急坏了科长。领导想了半天,与我讲,这样吧,你带我到你老爸的金笔公司人事科去一趟,原来是想与对方商议,一,要一个指标,社里下来指标后,再还给他们。二,用出版社三个人,你选一个,与大石换。这些条件一一被金笔公司婉言谢绝了。就这样,我在科学出版社工作不到四个月,来到了北京制笔零件三厂。这一临时变动,改变了我人生的轨道。不然,我可能是餐饮业大家了。这是后话、、、不过我对饮食情有独衷。后来,我还真,经过北京劳动局考试,成为一名,一级厨师。

  正式上岗接老爸的班,来到了金笔厂。人事科按排我到食堂工作,还是当采购员,并给我配了一辆三轮麾托车。采买还是到朝阳菜市场采购。然而,我发现二个单位的差距巨大,一个是知识分子的所在单位,一个是工矿企业的工人。同在一个蓝天下,不论收入,还是吃,穿待遇,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就这样一晃一年过去了,我努力工作着,即来之则安之吧,吃大苦耐大劳的工作作风依然不变。很快工作有了调动,厂子调我到销售科任付科长。我负责厂里原材料的进货,成品外运,劳保福利的采购分发;客户的接待,车队管理及调度,当然后勤食堂的管理是老本行。此时儿子己出生。两者加在一起,是我楂子一生,最最劳累的时候,这么说吧,每天不黑天,回不了家。到家后,一倒,就像吃了一整瓶安眠药,睡得跟死猪没有二样。家里的事,一概帮不上,只是累了和平。常言到,忙中出错,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一次,厂子运输任务太忙,人都派出去了。突然接到广安门火车站的到货通知。这是厂子急等用的原材料,怎么办,我随便找了四个装卸工,开着一辆刚买的新解放牌货车出了厂。当装好货返回厂里,己经很晚了。我单位在通县方向的定福庄,我当时家住东四八条,路途比较远。因此每天我要把三轮麾托车开回家,第二天顺便采买些东西带回厂。因忙乎一天,太累了,回家吃了点饭后,倒头睡了,那天有点怪,我睡的不像往常,不踏实,好像心里有事,可又想不起什么事,那天晚上特别冷,风还刮的特别大,外面的门窗刮的叮噹响。我一机灵从床上坐起来,不知哪来的灵感,还是老天帮我,我突然想起,回厂后车的水箱放没放水,我记不得了。我考虑再三,不行,出于责任心,我必须再回厂,看看。当时己是冬季十二月,如水没放,车一冻,缸体开裂,那就事大了。我越想越怕,披上棉衣,疯了似的往外跑,开上麾托就跑,时速己跑爆了表,到了厂子,爬上车,打开水箱盖一看,妈呀!水箱上边的水己冻了冰,结结实实的。我爬上驾驶室,赶紧启动发动机,打了几下,车真发动着了。我又叫了几个上夜班的工人,把暖水瓶的水往水箱上浇,一通忙乎,一个多小时,水终于化了,如果那天夜里,我稍微懒一点点,、、那后果,一台新车,必毁在我手里。从那次,我养成一种习惯,每每下班,都仔仔细细考虑好,还有哪些工作没有做完,这种习惯致今保持着、、、在金笔厂一干便是四年,这期间是我回京后,家里外面最累的时期,每天满负荷工作。责任压在身上,不得有一点疏乎大意。不管工作再忙,开车时必须精神集中,否则后果不可设想,一次从天津开车办完事返京,因从天津吃完晚饭,天色己晚,除我之外,车上还坐着一位工程师,两个技术员。我记得非常清楚,晚饭他们都喝了点小酒。当时,还不像现在是封闭式高速公路。车开的也不快,车一晃悠,一会车上几位都睡过去了。过了杨村路宽人稀了,车也快了,不知跑了多久,我睡意心里起,双手紧握方向盘,两眼虽睁的挺大,但什么也看不见了,脚底紧踩着油门,车顺着公路,跑了下去。这么说吧!除了车没睡,车里四个人都云里雾里了。突然一机灵,吓了一跳。下意识,踩了一脚急刹车,再看这车,瞬间在原地来了一个了360度的圆,脚底一松油门,车头正冲着北京方向,还在继续跑,左右一个车也没有,谁也设伤着。《车是日本丰田小车》车里三位都给晃醒后,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我己把车靠到了路边,头上早己冒出了冷汗,太不可思意了、、、就是今天都不知道,当时车跑了多远。后怕、、、如果当时不是神灵护佑,后果难说了。再一个,厂里化工需要一种特殊材料,这种材料是剧毒物。每次去取货,必须我去,别人不行。因为我在公安局备案,有照片存挡,据说,人别说吃,添一下,必死无疑。我说这些,就是表明,人的体能是有限的,再这样下去,非出大事,再加儿子刚刚出生,需要照顾。我有了调动单位的思想,就这样,一个偶然的机会,海淀评剧团急需一个驾驶员。我去应聘,团长看了简历,第二天要求上班,我说,不能急,原单位的领导还不知道,我还要找厂长谈谈。剧团团长说,我们说定了,你赶紧去办关系。其实我心里明白的很。我能从金笔厂调到文艺单位,完全是一个机会,老厂长退休,新厂长还没到位。我请老厂长到餐馆大吃一饨。讲,我跟你一场,在你退下之前,把我手续办了,放我一码。否则新官上任,我走就难了。看我在您任期多年的支持,照顾照顾吧!酒过三巡,老领导最终应允了,我好高兴。关系办的顺利,我如愿以尝了。刚到新单位,负责司机班工作,白天没什么事做,晚间拉演员去剧场演出是我的主要工作。工作的调动,一下子从繁重的工作解脱出来。还有点不适应,觉得无所事事。还好,不久被海淀交通队选为地区安委会委员,负责下面一百多个单位的车辆,及人员学习等工作。就这样平平凡凡的在剧团又工作了四年。在剧团最大的收获是:除了认识一些名演员,经常进出演出场馆外,就是分得一套三居室的搂房。在当时八几年,还是挺不错的。和厂矿企业的待遇和环境,是完全不一样的。这就是我说的机遇吧!这期间是我回京后,最最与世无争,然而生活上安然自得,心情也是最放松的时期,此时我把和平也调到剧团任出纳员。一家生活在一起,下搂就能到剧团上班,我敢说,这是京城上班,没有谁能离家比我再近的了、、、但是,随着年代的变迁,评剧的演出,渐渐的被流行歌曲所取代,此时的我,心中又酝酿着,跳槽、、、。八十年代初,流行歌曲大行其道。戏曲走下坡,剧团不景气,收入下降,我寻找机会。

  通过关系,得知市科学技术研究院下属机关,刚刚购进一辆四十座大日野客车。要一名有经验和驾驶技术全面的人,我闻讯去面试,经过一个上午的考核,负责接待我的领导讲,明天到你单位看档案后再定。后来,得知我在众多司机的考核中能胜出,来源我档案中有过车管记录,和一些能吃苦耐劳的评语。我第二天便接到通知,马上报到,出奇的顺利。真是,想吃什么,什么来,得来全不费功夫。上班单位叫“北京射线应用技术研究中心”说白了,就是古六零射线,用于民用的一套进口数千万的设备。如出口到日本的香烟,经这套流水线的照射,细菌全被杀死,卫生合格,日本才要。烤鸭经过照射保鲜三个月,中药出口也能达标。橡胶一照改性,更加耐用。我的任务是早接,晚送开班车。当年三十八岁。是我人生最富有经验,体力最旺盛时期,这一干,便是八年,《这是后话》。我开上了有空调,有冰箱,豪华大客。转向打轮儿是液压,比开小车还轻,轻点油门,便上八十。西服一穿,领带一打。按今日时毛语,《白领》。我拿出当年,北大荒吃苦精神。加倍工作,车虽大,让我把车漆皮快擦掉了,倍儿亮。航空可调坐椅,倍儿白。傻小子的努力,得到上至领导,下至员工的一致认可。每天吃了饭,打打球,洗洗澡,再睡一觉。中午饭免费,好日子一晃儿三个月过去了。一天,一把手把我叫到办公室,大石,你从今日起接管车队工作。当我听明白后,便讲:来时讲好的,只开大客,别的不管。说真的,我当时想,不管事,只拿钱,又轻快,多好。我吃够了管事、费心的苦。《金笔厂》的经验告诉我,不能接。我没同意。这可好了,三天二头找你,我死活不接。一拖一个月过去了。领导出了一招儿,你先拿着油票吧!我想死顶也不好,反正就是司机加油,给油票。这一接可好啦!大事小事全找你,我拖到年底,才走马上任。从此走上一连串的领导工作岗位、、、劳动强度之大,十个班车司机加起之合则有过之、、、跟帖:我回城后的经历    六队石福琨 - zq8523 - 8523知青网跟帖:我回城后的经历    六队石福琨 - zq8523 - 8523知青网跟帖:我回城后的经历    六队石福琨 - zq8523 - 8523知青网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