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北大荒的“冷” 六队 李强民等  

2009-03-27 18:25:14|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冷静新解
  词典云:人少不热闹,叫冷静;沉着而不感情用事,亦为冷静。
  极低温度下的静─冷静,冷静新解也。
  那是在68或69年的冬天,在七分场排水。排水:是利用寒带的冰封期,人力和机械进入封冻的沼泽地,在冻土上开挖人造河。等夏季来临时,沼泽地的积水便由人造河排入更低地带,从而在人造河两旁创造出新的耕地。
在荒原排水,住宿的艰苦,工作的艰辛,天气的寒冷,生活的不便……都蕴含着悲壮、惨烈的诗篇,但寒带荒原难得一见的美景却往往容易被人忽略。
  一天早晨,一出帐篷门,感觉就和往常不一样。还没走五米远,眉毛、眼睫毛、胡须、皮帽子边缘和从帽子里露出的头发全挂上厚厚的白霜,今天这个冷劲异乎寻常。
  空气是冷的,是冰冷的,好像凝固了。吸入这冰冷的空气,血液好像也凝固了。突然间感到了一种从未体味过的宁静。声音一出口就没了,不知去了哪里;远处的树林的枝条一动不动,近处的炊烟笔直地停在烟囱上方;平时耳边呼啸的风声渺无踪影;除了雪地上沙沙的脚步声,什么声响也没有,一切都停止了,静的有点吓人!
  天空无云,空气清冷,初升的太阳很委屈地泛着橙色的光,照在冻成冰的雪原上。因为刚从黑洞洞的帐篷中走出来,清晨的雪原显得十分耀眼。走着走着,发现路两旁有雪粒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五彩缤纷,忽隐忽现,我惊喜地跟旁边的同学说:“你看见雪堆上有的地方放彩光了吗?”答曰:“看到了,七彩的。”赤橙黄绿青蓝紫,在不同的地方变幻着,在你的周围闪烁着,跟着你走,随着你闪。似童话世界,似梦幻乐园。
  那一天,我感到了一个冰冻的、凝固的、静寂的世界,而这个冰冻的、凝固的、静寂的世界,曾有过它美丽的、梦幻的、很容易被人忽略的一天。
  当天收工回到帐篷,有人说测出的温度是零下48度。

                               李强民

  “冷:温度低,感觉温度低(跟热相对) ;冻:受冷或感到冷。”─摘自汉语词典。
  这些解释固然没错,但太平淡了。今天我想说说北大荒的冷、说说北大荒的冻。
  在炮连,大烟炮中值夜班,看守六门加农炮,为时一小时。出门前,内衣裤、毛衣裤、棉衣裤、皮大衣,均在火炕上烤热;连毡鞋垫、棉手套、皮帽子、厚口罩都是热乎乎的。
  接班后,胸前挂上冲锋枪,实弹上膛。躲在避风处留意周围动静,风如狼嚎,雪如流沙,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衣裤余热尚存时,暗想一小时应该能挺过去。不知何时,余热突然消失。开始感觉冷,看表刚过15分钟;运动一下,跳一跳,跺跺脚,这是常规。在温度极低的黑夜中就不同了,不动还好,一动全身冰冷。轻轻一动,就感到肉皮贴在冰上,像针刺一样疼。那自然不是冰了,而是冻透了的衣服。就这样文丝不动地等待时间过去。要控制的不是情绪和意志,是控制自己千万别哆嗦,一哆嗦,身体就像碰到冰,唯一的念头就是别动,别哆嗦!别动,别哆嗦……我估计,冻死的人临死前都是这样想的。
  终于来了接班的,回到宿舍,除去冰冷的衣裤,这时上下牙才开始打架。

                          李强民   2007年10月1日

  说起东北的冷,刻骨铭心。那是一九六六年的一个寒冬,雪下的出奇的大,雪轻飘飘的洒满了大地,一夜之间,雪厚达半米深。再加上后半夜刮起了烟炮,有的房屋死角处,雪厚达一米。当天亮起床出屋时,门打不开了,费了牛劲,也无挤于事。干脆坐在屋里等人来。不知等了多久,只记得一屡菊黄色阳光,射进满是雪花和冻着冰的玻璃窗,这时听到外面有人铲雪的声音,知道有人来解救了。就这样条件,下午照样出工,然而就在下午快收工时,天气突变,东北叫大烟炮,刮得回连队的路也找不到了,只隐约看到不高的几个电线杆竖在那,任凭像刀绞一样的狂风加着雪片,狂吹,整个是冰与雪的世界。身体除了寒冷和惧怕,仿佛什么也不存在了,在大自个然面前,人是显得太藐小了。老同志在前面摸索着艰难的寻着回连的路,为躲蔽寒风,一个跟着一个,形成一字形。因顶着烟炮走,脸上虽带着口罩,脑袋顶着狗皮帽子,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衣,在寒风中如同穿着一件衬衫。
  脸冻的早己沒了血色,一个个冻的脸色腊黄。后来才知当时气温零下三十八度,因年小无知,当终于摸黑回到宿舎后,摘下口罩,皮帽手套。靠在火墙上狂烤,不一会工夫,只觉得脸,耳鼻一阵,热辣辣的痛,手一摸耳朵起了大水泡。晚上睡觉耳朵不能靠枕头,脸上冻掉了皮,耳朵几天后,也变黑脱皮。至今一说东北烟炮,我就哆嗦、、、
                                石福琨  2007.10.1

  提起北大荒的冷,恐怕人人都有的说。那年去排水工地(好象是新建点或七分场那边,我只去过这一次)的第一天,半地下的棚子里,中间摆上两排木头,便是炕沿,地上铺上麦秸就是炕了。晚上躺下透过棚子能看到天上的星星,实在太冷了,就两个人一被窝,这样两床被子暖和点,我和张美玲一个被窝,所有的棉衣裤都压上,可还是冷,戴上皮帽子,鼻子冷,又把头巾盖在脸上,才算忍了。第二天,连里又派人往棚子上压了些土,屋里烧了一天火,地化了,才稍好些,可地下又出水了。幸亏去工地前我花15元买了张狍子皮,管用了,当时皮下都是水珠,潮气多大呀!就这样,大家干的热火朝天,食堂有一次包羊肉馅包子,我吃了四个,得有八两吧,真不敢相信。这次听一个旅游的伙伴说,上海向中央提出给上山下乡知青按插龄一年补助5000元,上边已议过两次了没通过,主要是地域太大,人又太多,差别也太大,------

                                陈家利  2007.10.1

              关于北大荒的“冷”     六队   李强民等 - zq8523 - 8523知青网跟强民关于寒冷的帖之三
  老乡们总结了人身上只有一个地方不怕冻就是眼珠子。谁曾感觉过眼珠子冻得受不了。身上冷可以多穿,小棉袄外边加棉大衣,头上戴狐狸皮帽子。女孩子们带口罩,围脖。十年,唯有冻脚解决不了。我是汗脚一走就出汗,一停就冻得不行,像猫咬的一样。我当上士的时候经常坐马车去分场拉粮。冬天走一阵,坐一会,只有这样才能不冷。但是有一样却是影响深远。马车走起来一颠一颠的极容易睡着,刚才走了一身汗,一会又在零下20-30度的室外睡着了。我想很多人的病痛都是在这种情况落下的。从北大荒走来的我们病痛也是一种留念。
                  跟强民寒冷贴之四
  那年我在团里架线.有一天是在团部往迎春方向上的路边。那天刮烟泡,那地方是个风口,特别冷.我们把电线轴劈了烧火。当时有一句“风吹背后刺骨寒,火烤胸前灼伤面”。我们联网发的棉袄完全吹透了。大家轮流上杆作业,论到我,等我爬到杆顶上,手已经完全冻僵了。那时后都要强,心想我也不能就这样下去呀,好不容易系上保险带。把一只手手上的手套摘下来,将四个手指全部塞在嘴里等手暖和过来,干完活才下来。下来不久上边就来令收工了,实在是太冷了,也太危险了。                              邵利民  2007.10.13 
 
  说起北大荒的冷我也是深有体会,记得那是69的冬天正是苏联边境紧张的时期,为防止敌人破坏按排我们去守卫四方桥,我记得那天是下午派我一人去守大桥,当是正在刮大烟炮,我一步一步往四方桥走,这时风越刮越大,刮起的雪渣和沙子一样打在脸上象针刺似的痛,到了四方桥风就更大了,对面来了一辆汽车能听见声音却看不到车影,可想此时的风雪有多大,冻的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能在原地跑,那时的人很认真,那么冷的天我一直坚持到天黑才往回家走,到家时我冻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同宿舍的说你也太傻了,这么冷的天你不会早点回来呀,我还认真地说:"要是敌人来破坏怎么办"他们说你太小,我当时才17岁还不懂这些事情,安排我的工作我一定干好.后来我才知道在安排人去守大桥都是到那走一圈就回来了.这是我第一次领教北大荒大烟炮厉害……
                              孙玉珠 2007.10.15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