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在北大荒“吃”的记忆 (一) 牛耕  

2009-03-22 11:30:14|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年前,在北大荒的时候,很喜欢俄罗斯诗人普希金的诗句。尤其是那首《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更是时时背诵,句句铭刻在心。全诗末尾的两行:“ 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即逝,/而那逝去的,将变为可爱。” 常令人感念在怀,回味无穷。

    今天,在即将步入花甲之年之际,回首当年,很多生活细节确实已经“ 变为可爱 ”,重读普希金的名句,又增添了诸多感慨与兴奋。

 

                         几根油汪汪的嫩葱

 

    记不得是哪一年了,麦收的时候,我突然病倒了。连日高烧不退,吃药打针都不管用,只能躺在炕上硬挺。为防潮湿,我们睡的土炕,是要时常生火烘烤的。土炕是热的,天气是热的,我的身体也是热的,几股热气交织在一起,百般煎熬,想想当时的那个滋味儿,真是不大好受。    

    我们这一拨知识青年,是1967年从北京过来的。那时候,大规模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还没有兴起,大家都是自愿申请成行,没有经过哪些所谓的宣传和动员。我呢,主要是看了几本描写十万转业官兵在北大荒战斗经历的小说和散文,憧憬那种带有野性气味的垦荒生活,也算是一时兴起吧,加入了这个行列。所以,对于“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说法,讲心里话,几乎没有一点思想准备。我常常自以为是地想,到了北大荒,同样拿着锄头和铁锹,我也是农业工人了,凭什么还要你教育我?特别是碰到一些我不大看得上的贫下中农,这些想法就更加浓烈。然而,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毕竟是毛主席说的,谁敢公开反对?我也只好把这些想法深深地藏在心底,不敢透露半分。

    但思想这个东西,藏是藏不住的,它总会时不时地暴露一点出来。我又是一个不大会隐藏或者说保护自己的年轻人,正逢气盛之时,言语绝对不甚检点,行为也时常出轨。记得68年春节之前,天气特别地寒冷,宿舍里的温度常常在零度以下。我挨着窗户睡,入睡时要戴上皮帽子。早晨起来,胸前的被头上变得硬硬的,呵出的气冻成了一层薄冰。我有些气恼,就在床边贴上了一副自撰的对联:寒窑栖身待客至,新春冰雪入门来。对联被分场一位老转业军人看到,大吃一惊,找到我一再叮嘱,可不能再这样说话了,要是在57年,肯定会打成右派!

    顺理成章地,我的名字被列入了思想落后的队伍之中。

    毛主席六一八批示后,我们所在的八五二农场改编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第二十团,我们三分场一队跟着变成了三营十六连。农场变兵团,职工也要变成兵团战士。但这种转变可不是一刀切的,要一个个审查批准,还要经过公开评议。

    评议评到我,麻烦了。意见尖锐对立,发言的人大多不同意让我成为兵团战士。好像争执了挺长的时间,争来争去,还是领导和主流意见占了上风,我不能进入兵团战士的行列,只能保留职工身份,算是“兵团农工”。这就意味着,我只能和生产队里那些老头儿、老太太编在一起,在一般人的心目中,这就算是入了“另册”!

    以我当时的性格,对于是不是兵团战士,并不是很在意。当兵团战士要下地干活儿,不当兵团战士也要下地干活儿,我觉得没有多大区别,也没觉得有多大压力,照样和兄弟们一起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快快乐乐,照样和“兵团战士们”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虽然,我乐于用自己的方式顽强地表示某种抗争情绪,但有时候,在自己的心底,还会隐隐约约地游荡着冷漠和凄凉。世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以往文学作品中的情感,也会一点一点地显露在我的精神世界之中。

    病中的任何人,都更容易被阴暗的情绪感染。一个人闷闷地躺在炕上,房间里静静的,几乎听不到一点声响。不知不觉地,心头浮上了一丝丝愤懑与惆怅。

    不知为什么,我想家了。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在我那个年龄,是把离开家庭当作乐事的。好男儿四海为家,这可是我们坚定不移的志向呀!

    但在那一时刻,我真的把持不住自己,脑海里持续不断地闪现出北京家里的种种景象------

    就在这时候,简陋的房门被轻轻地敲响了。房门打开,一个慈祥的面孔闪现在土炕前。迷迷糊糊地从上往下看去:简朴的衣饰,前伸的右手,手里还端着一个瓷碗。

    终于看清楚了,是我们非兵团战士系列的成员,农工班的李大娘。李大娘和她的丈夫李大爷,还有儿子、女儿、女婿,都在我们连队。大娘全家好像是河北人,要不就是山东人,以我那时的经历和生活经验,对各个地方的口音很难分辨的清。平时,和李大娘、李大爷一起干农活儿,一起说说笑笑,挺愉快的。可是,她到我这里来干什么呢?

    “好几天没看到你,估计是你病了。来,把这碗面吃了,出点儿汗,就好了。”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大娘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里面还有两个鸡蛋,汤水上面,浮动着几根油汪汪的嫩葱。

    此时此刻,那几根“油汪汪的嫩葱”,真的把我打动了。仔细望去,葱白似羊脂玉般晶莹可爱,葱叶像翡翠一样迷人,配上一层闪动的油光,让你不能不动心!登时,我的病就好了一半,身上也有了劲儿,一下子从炕上坐了起来。

    李大娘再也没说什么,和蔼地笑笑,转身出了房门,就像来时一样,不动声色,了无痕迹。

    面对着面条、鸡蛋和油汪汪的嫩葱,我不由得呆住了。

    我心里清楚,李大娘无声无息的关切,强烈地把我震撼了一下。她没有说一句唱高调的话,没有一丝做作,看不到一点对知识青年“再教育”的痕迹。我呢,当时连个“谢”字也没有说出口。正应了后来一句十分流行的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我被一种浓浓的深厚的情感,紧紧地围抱住了。

    油汪汪的嫩葱,激起了我的食欲,也激发了我的一点灵感。顺着这几个字,沿着“葱”的韵脚,我不由自主地持笔疾书,写了一首小诗。可惜,三十多年过后,这首小诗也随着时光流逝了。

    应该说,从那时到现在,我吃过的地方名食、山珍海味可不算少。几百元、数千元、上万元的宴席都品尝过,然而,李大娘送的那碗面条、鸡蛋和那几根“油汪汪的嫩葱”,在我心中占据的特殊位置,却始终胜过那么多的名贵宴席。

                                                                                2008年4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