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水中收大豆 分场 郁百雄  

2009-12-08 10:52:08|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北大荒呆过的人,可以说大多数人都下地割过大豆。这割大豆是一种又磨人、又累人的农活。一是北大荒大豆种植面积大,每个连队都得种上几千上万亩。早先年由于大豆品种问题,大豆产量低长得矮,大豆的豆夹结得离地面很近,所以用康拜因(联合收割机)收割大豆的机械和技术,一直解决不好。大部分大豆全靠人工拿着小镰刀去收割的。二是面积大,收割时间长,一个秋收期间,连续下地割上半个月一个月的大豆是常事。三是天气冷,气温低。人们常要在秋未初冬那种阴冷、寒风阵阵、雪花飘舞的天气里在旷野中挥镰奋战,非常辛苦。

     许多知青写过割大豆的回忆文章,都说到被干硬的豆夹和豆秸扎得手套磨烂,双手出血、起泡疼痛;腰酸腿疼的情景,这是毫不夸张的。尤其要是遇到大豆长得不好,又很低矮,那就更累人了。你的腰得弯得更低,去抓那才二、三十公分高的大豆,一人二条垅,割不了几十米就腰疼了,总想直直腰。望着那千米长而无尽头的大豆垅,真是越割越觉得累人,不知说什么好。   
      都说大豆营养丰富,是宝中之宝,浑身是宝,可人们怎知种大豆是多么的辛苦!春天,在尘土飞扬中,拖拉机手和播种机手要十几个小时的开着拖拉机,站在播种机上,把粒粒豆种撒到肥沃的黑土地里。夏天,我们扛着锄头凌晨三点下地,在烈日骄阳下,冒着酷暑为大豆锄草、拿大草。秋天,大家又顶着寒风,踩着泥水,拿着镰刀去收割大豆。冬天,在零下二、三十度下,不分白天黑夜的在康拜因旁,为大豆脱谷脱粒。大豆脱完粒后,人们又要长期地在晒场上为大豆扬场、装麻袋、装汽车外运。知青们多扛过那180斤重的麻袋,女知青们也照样的扛,毫不示弱。我爰人同我讲:她在一队农工班干活时,十一月份去地里割大豆,遇到下雪天,那雪化在棉袄上,又结成了冰,完全成了冰盔甲。大豆啊,你这金色的颗粒里,包含了北大荒人多少的心血和汗水哪!   
      我们在分场工作的,每年都要到各连去参加秋收,瓣玉米、割大豆的任务也很重。我曾参加过一次在北大荒最为艰苦、而又最劳民伤财的大豆收割,说与大家听听。    
      那是七十年代初(具体那年真记不确切了),分场给了营直、修配所、加工厂、付业连去新建一连收割大豆的任务。营长给大家做了动员说:“新一连刚建不久,人员少,但大豆面积很大,收不过耒。现在天气越来越冷,我们要赶紧把国家的粮食抢收回耒”。他号召大家:时不待人,我们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英雄主义,把你们手中的工作能仃的、能缓的都仃下耒,坚决地投入到抢收中去。我们一听,不就是割大豆嘛,至于要这么大的动员?场部姚管理员具体布置了各单位抽人的指标和任务,并告诉大家,地里可能有水,要有思想准备,都要穿高腰的“水袜子”鞋(他也不知水深到何处)。   
      稍作准备后,第二天各单位抽的人员,坐着三辆大解放汽车,开到了新一连。这个连队离分场约二十公里,在尖山子北边,离二队还要往北几公里。由于地处黑鱼泡边,地势低佳,加上开发不久,所以到处是水。汽车把我们送到车不能再开进去的地方后,大家手拿镰刀跳下车,在新一连职工的带领下,向大豆地走去。   
      这大豆地可真不近,离我们下车的地方还要走一里多路。我们走着走着,这地里的水可就越耒越多了。开始大家还左躲右躲地找水少的地方走,可不一会儿前面全是水,大家都仃住了,没法走了。如果要前进,就要趟着水过去,不用说鞋,连裤脚都要湿透。那天天很阴冷,这水面上还有一层薄冰。我们正犹豫着呢,只见营长拿着镰刀,咣咣地踩着冰水满不在乎地向前走去,边走边向大家喊:都楞着干什么,快走!一会儿就到地里了。已经到这儿了,大家只能咬牙也跟着往前走去。   
      没料到的是,这水越走越深,已没到小腿这儿了,个别地方都快没膝盖了,裤腿都湿了!我们就这样走了约200多米,经于到了这块大豆地。此时,我们才明白这位营长为什么动员时,要让我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了!可他当时却未说明具体的水情,使大家毫无准备。在走这一段水路时,我清楚记得两件事:一是有几位女知青,在冰冷的深水中,同男同志一样向前行进。有三位还手拉着手,互相邦助,以免摔倒。看到此景,我非常感动,也真为她们担忧,女同志是最怕在冰水中这样长时间浸泡的,对身体是有害的。二是有一位男知青,一边走一边喊: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我们要勇敢地前进。这简直和电影里的有些镜头一模一样。   
      到了大豆地一看,大部分豆垅里仍有积水!此时我们的脚已冻僵了,手也冰凉。就找耒一些草加把豆秸,拿在手里点着了烤烤火,暖暧身子。姚管理员给我们一人分了二根垅,我们开始了水中割豆。这时我们的鞋子、裤子都已湿透,浑身发冷,情绪也十分低落,已无心割这大豆。在领导催促下,才开始了干活。由于垅沟里全是水,我们的脚又泡在水里,泥和水混在一起,每走一步都要付出艰辛。这大豆也不用拿镰刀去割了,稍微一拔就连根一起出耒了。割下耒的大豆,也无干的地方可放,只能扔到了泥水里!大伙一边割一边叨叨:这干得是什么活,号里老乡准不会这么瞎干。骂骂咧咧的也不在少数。中午送来了午饭,可是要吃这午饭,还要再趟水过去,吃完了再趟水回耒,耒回折腾,岂能受得了!大家就对管理员说:“午饭先别吃了,咱们再割一会再吃,吃完了,让大家回去吧,这活没法干”。我们就这样割到下午二点多,也没人领头,就都往回走了,趟着水奔向送饭的汽车,狼吞虎咽的吃了起耒,又冷又锇的,这个时候,吃什么都香!    
      这一天割了多少大豆谁也不清楚,反正割下耒的都在水里躺着、泡着。吃完饭,我们就冻嗖嗖地在地头等汽车把我们这百十号人拉回营部去。回到宿舍后,大伙赶紧找有火的地方烤衣服、烤鞋,以备明天再去“水战大豆地”。下车时,正好徐教导员走过耒,见到大家个个跟泥猴似的,鞋、裤子都是湿的,就问怎么样,累不累?大伙你一言,我一句的向他反映,抱怨。机关里有几个比较敢说话的人,回到营部后就找到营长、教导员说这事。他们说:这么割大豆完全是劳民伤财,割下耒的都在水里泡着,都糟蹋了,还不如不割。等全部上冻后,它倒可以站立着,再去割不是不行”。营部各单位的领导对此也又有看法,向营长提出是不是可以等上冻了再去割。如果明天一定再要去,所有女同志都不能再去了。估计分场领导很快开会研究了,晚上我们得到通知:明天都不去了,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去。   
      老天爷也不邦忙,第三天,开始下起了雪,我们前天一百多人割的那些大豆既泡在水里,又让雪给盖了,成了真正的牺性品和肥料。后来。我问过分场农业技术员,那块地里的大豆后耒拉回去没有?马技术员说:“拉什么拉,全埋到地里了,一粒没收”。一次场部开秋收总结大会,营长说起这次割豆时,说:“大家有看法,我不这么认为。大豆没收回耒,那是天气原因。可大家得到了锻炼,锻炼了革命意志,提高了思想觉悟,有什么不好”!是的,我们从不怕锻炼,也不怕苦,但不能作这样无用的劳动和付出。那是什么代价?也许有的人就在这时落下了病根,尤其是女同志。有一位分场老转业军官同我讲过:他48年冬天参加一次追击蒋匪军的战斗。在冰冻的河水中,穿着棉裤趟水过河追击,结果从此双腿落下了风湿病,一直好不利索。   
      时代在前进,国家在发展。现在的北大荒,种大豆全部是机械化了。过去的秋收,拖拖拉拉一、二个月完不了,现在用不了几天,几万亩大豆一扫而光。三十多年前那种人工水中战大豆的情景再也不会出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