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紧张而愉快的哈市、北大荒之旅 七队 王晔华  

2009-12-05 23:06:08|  分类: 知青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市、北大荒之行

王晔华2009.6

 

紧张而愉快的哈市、北大荒之旅

     2009年春节之际大家约定的战友结伴哈尔滨探友之旅,于2009年5月21日晚9:26在雨中拉开了帷幕。21日晚上,宋耘、张学仲和我告别了家人,冒着大雨赶到北京西客站乘17次快车向哈尔滨驶去。一路上三人都很兴奋,诉说着、想象着,期待着;特别是学仲几乎一夜未眠,大家都以为是在梦中,时光好像倒回到四十多年前。

22日早上将近九点(火车晚点二十多分钟),列车缓缓驶入哈市车站。这时郑东光已在车站等候我们了,他热情地帮我们拿东西接我们出站。丁宝昌开着小面包车,小豆(王津华)陪同也早已在站外等候了。小丁开车将我们直接送到国土资源厅培训中心宾馆。王炳玺也在门口迎接我们了。她为我们办理好住宿房间,又为我们买来了水果和矿泉水,忙碌了一阵后又去上班了。他们工作都很忙,让我们特别感动。郑东光一直陪着我们并与各方取得联系。中午炳玺派专车接我们到薛府酱肉馆。曲立群已在门口迎接我们了,大家见面都是激动不已,互相拥抱。这是一个小型的聚会,共七人。有曲立群、王炳玺、郑东光、王津华,加上我们三人。由曲立群做东,请我们吃东北特色菜,菜做得很可口。午餐后东光带我们北京的四人去步行街、防洪纪念塔和松花江南岸游览。途中东光请我们吃哈市特产(马选尔)雪糕,确实与众不同,大家都称好吃!下午五点多,我们来到江边的渔村见到了已在那里等候的赵传家、薛占国、丁宝昌和常宝志。曲立群和王炳玺也来了,加我们五人共11人。赵传家请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许多鱼类、菜类都是我从来没吃过的。吃得很过瘾,可惜肚子有限,浪费不少。大家边吃边聊,已经没有时间观念了,离开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丁宝昌把我们送回宾馆,又把大家各自送回家,真是辛苦啦!

    23号早九点多常宝志接我们打车去远大、松雷等地去购物逛街,他爱人也一起陪同。前有带队后有保驾一行六人,逛到中午。只有宋耘给小孙女买些礼物,我们只是看看。哈尔滨的市场和北京没什么差别,也是人来人往很热闹。11点多常宝志两口子带我们去汉森烤肉店吃自助餐。老呆(薛占国)也去了。印象最深的是那里的黑啤,既好喝又不上头,我都能喝下一扎,大家足吃了一顿,两点多回到宾馆。3点多老职工老安头(安淑兰)和哈尔滨知青张秀馥风尘仆仆找到我们,许多年没见,激动的心情难以表达。我们热烈地拥抱,蹦啊跳啊,久久不能平静。看到老安头虽然有些年老体弱,但精神头不减当年。张秀馥因腿受伤十年多走路都不利索。可她俩顶着烈日走了三个多小时才找到我们,真让我们太感动了。我们抓紧时间照相、聊天。回忆当年一起战斗生活的情景,那真是一段无限美好的回忆。时间很快就到五点了,丁宝昌又来接我们去海韵酒店吃晚餐。晚宴由丁宝昌做东,共有25人参加。杨小飞和于辰也分别由青岛和海南赶来,这是一次京哈知青大聚会。其中北京知青有五人:于辰、王津华、宋耘、张学仲和我;哈市知青有丁宝昌、郑东光、赵传家、薛占国、常宝志、曹积瑞、林兹民、张培铎、斧头(程德魁)两口子、张秀馥两口子、姜桂英、李玉珍、迟英华、曲立群和王炳玺共11人;另有老职工安淑兰及其小女儿张国荣(小名多余);还有现任852农场副场长杨小飞,(当年的三营小学生,是我教过的,也是我们七连杨指导员的大儿子)大家不停的敬酒聊天,几乎顾不上品尝丰盛的菜肴。桌子上还摆着于辰从海南带来的芒果和荔枝,另加北京特产二锅头。后来又有几位在前台唱歌、跳舞。丁宝昌不停地为大家拍照留影。这是我们离开北大荒后最热烈、最高兴的一次聚会。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点多了,我们拍完了全体合影,只好依依不舍地暂时分手了。准备迎接明天的活动。由于激动、兴奋,学仲又是一夜未眠。

    24日早8点半东光来接我们四人去美丽的太阳岛和松花江北岸观光游,开着赵传家的专车,游览。正像歌中唱的那样:明媚的夏日里,天空多么晴朗;美丽的太阳岛多么令人向往……。由于时间有限,我们不能游览全景,只能选择最有兴趣的景点。于是我们选择了离江边最近的一处。那形象生动的一组雕塑吸引了我们,又是尽情的欣赏与拍照。后来我们出了南门沿着江边游览,于辰又给我们导演了几个有特色的姿势,大家拍了照片。本想绕道停车场乘车返回,没想到走进了死胡同,只能再进公园才能乘车,经过一番交涉才让东光一人穿行过去开车来把我们接走。又给东光添了麻烦,这件事让我们很扫兴。不管怎样我们还是按时到了小飞请我们吃饭的大连渔港。今天共有16人出席。有郑东光、赵传家、常宝志、薛占国、林兹民 、曹积瑞、  李玉珍、姜桂英、迟英华、杨小飞,再加上5位北京的。今天是丰盛的海鲜大宴。丁宝昌因为有事未能参加,所以未能够留下太多的影像。餐后豆豆(王津华)、宋耘、于辰去买带往北大荒的礼物。我和学仲带姜、李、林、曹、张培铎回宾馆休息、聊天。这已是下午3点多了,我拨通了姜红军的电话,把我们激动的心情和去北大荒的信息告诉了她,她听了以后非常激动,特别羡慕我们,可惜她不能和我们同行,同时还让她和张培铎聊了几句,大家都很开心。不一会儿三位女士买回了水果和哈尔滨红肠,准备明天的行装。5点多丁宝昌又来接我们去了乡村大院吃农家饭。一进大院就感觉完全是当年下乡时的气氛。这是炳玺精心为我们设计的一顿晚餐。就餐时还有演职人员为我们表演了文革时期的歌曲、戏剧等节目,这是几十年来从未见过的情景。品尝着类似当年的饭菜,听着当年的歌曲,回忆着当年一起生活和劳动的场面,对我们这些青春无悔的已步入老年的一帮朋友来说,真是兴奋不已,其乐融融。这次晚宴共17人参加。有核心领导5人,北京5人另加炳玺、曲、林、曹及斧头两口子。因明天还要远征,九点多我们就结束了晚餐。临走时我们委托了曲立群和王炳玺帮我们买哈尔滨特产红肠,下午小飞已返回852农场,并派人开小面包车来哈尔滨接我们。丁宝昌又把我们几个分别送回宾馆。明天我们就要奔向40多年前生活战斗过的北大荒了,心情特别激动,遗憾的是大部分人不能同往,特别是于辰因为工作关系明天就要与我们分手飞回海南了。只能过几年再说了,真替她惋惜啊,太惋惜了!

   25日早上不到8点赵传家就来为我们送行。玺、豆、李、姜和郑也都陆续赶来了。8点半于辰坐炳玺的专车驶向民航大厦。我们一行6人(宋、豆、仲、我、李玉珍和姜桂英)乘小邱开来的小面包车奔向我们曾经战斗生活过的北大荒了。一路上大家都很兴奋,尽管比较疲倦,也不愿意放弃浏览祖国大自然的美好风光。中午12点多小邱带我们走进得莫利饭馆就餐。这里有比较典型的东北特色菜:得莫利鱼。还有各种野菜和大酱。主食是煎饼和贴饼子,味道很不错。只是大酱太咸无法入口。小豆吃了一口咸的直流眼泪。我们撒开了吃鱼,不一会儿4斤的大鱼加粉条、豆腐全部干掉,同时对鱼的味道赞不绝口。小邱看我们吃得那么高兴,告诉我们回来时马路对面还能美餐一顿。因为这是来往车辆午餐的必经之路。由此可以看到商家的经营之道。而我们也得到了胃口和心理上的满足。   

     饭后我们继续前进。途径双鸭山、佳木斯、红兴隆,即将进入我们的农垦区域。大家看到车窗外大片的黑土地,整齐的田垄,绿色的庄家,别提多高兴了。我们抖起精神,瞪大眼睛,恨不得把所有的美景都印在脑子里,融化在血液中。这时我还没忘记用我的摄像机记录下窗外的景色。只是我的水平有限,留下不少遗憾。下午5点左右我们终于来到了阔别三十多年的852农场场部。小车直接将我们送到场部宾馆,小飞也早已在那里迎接我们了,并安排好了房间(208、209、210)。这里的设施条件与城里相仿,只是用水困难,不能24小时供应热水。我们刚到不久,小飞的妈妈小郑和弟弟再飞就来看我们了。这是我们最想见到的人,小飞的爱人小肖也来迎接我们,她很漂亮,也很热情随和,让我们感到很亲切。大家见面后拥抱、亲吻、互相问候,激动不已。回忆当年在一起的难忘的时刻。令我们没想到的是小郑还记得76年底刘宝晋(我的爱人)从宝清徒步去分场的情景,说实在的我都记不清了,慢慢回忆好像听他说过此事。由此可见小郑对我们的深情厚谊。她还一再邀请我们的老公也来852看看,真是盛情难却。热闹片刻小飞就带我们去了饭店。学仲的小叔子两口也来了,大家聚在一起其乐融融,敬酒祝福(摄像片中都有记载)。饭后我们去看望病中的杨指导员,这是当年关心和照顾我们的好领导。当然也是我们最最想见的人。但见面后我们每个人心情都有些沉重,他躺在客厅里,我们和他进行了简单的交流,并合影留念。为了不影响他休息,晚9点多钟我们就依依不舍的告别了杨指导员回宾馆了。我和小豆同屋,激动的心情半天不能平静,洗漱后很久才慢慢进入梦乡。

    26日早3点就醒了,5点多起床,小豆去户外活动时碰到了熟人,但她没敢相认。早饭前我们一行6人都去场部周围转转,看看场部的变化,同时再一次呼吸着北大荒的新鲜空气,又拍了几张照片留念。早餐后小飞亲自带我们去六分场和蛤蟆通水库参观游览。在六分场我们见到了规划和建设中的现代化住宅,看到了农场的变化和未来。在水库我们吃到了新鲜的烤鲫鱼,非常鲜美,又是第一次品尝,还看到了加工中的小鱼干。今天的午餐真是一顿鲜美的的野味大餐。以摄像机资料为证,那里的美景也都留在影像里。午餐后我们回到宾馆休息片刻。我们又去看望叶建民教导员,这老两口都是80多岁的人了,很健康,特别是老太太精神抖擞。他们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在他家我们给吴宪兰打通电话后,亓恒堂到宾馆接我们去他家。这时三分场的一些学生已在宾馆门口等我们了。因小吴脚伤不能走动,我们就去他家与她匆匆聊了几句,然后赶回宾馆接待学生去了。这时学仲去看她的大姑子了。六点左右小飞又接我们去大北北秀饭店吃晚饭。这次主要是与学生聚会,几个学生对我们都很热情。其中有我教过的几位,因时间太长,我已叫不上他们的名字了,我真是一个不称职的老师,很内疚。通过学生我们找到了原七队的姬华忠和胡凤兰,晚饭后他们两口子来宾馆看我们。这俩人也是精神抖擞,变化不大,对我们非常热情。大家约定好明天晚上都去他家喝粥。送走他们已是晚上十点多了,紧张愉快的一天又过去了。

   27日早4点多就醒了5点多起床。小豆又去锻炼了,经人提醒认出了昨天的熟人是小曾(庞朝开妻子)、李树荣(毕士勤妻子)。早8点多再飞接我们去三分场探亲访友,这才是我们最终要去的地方。因为我们几个几乎都在这里生活、工作了十多年。我们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就是在这里度过的。离别了30年,今天回尖山,麦苗清啊黄花香,让我们心花怒放。因今天太阳光格外灿烂,出发前再飞给我们每人一顶凉帽,他们想的真是太周到了。   

    我们在三分场场部停留片刻,就先去了六队。一进六队我们首先看到的是整齐的房屋和优美的环境,许多家庭都用上了清洁又环保的沼气,让我们赞不绝口,更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在六队第一个见到的人竟是当年在七队一起劳动的傻大芬,大家都很惊喜。看上去她已不那么傻了,还能第一个叫出宋耘的名字,让我们既感到惊奇又亲切。后来我们又去了宋耘的小姑子小爱家。她原来也是一起在七队劳动过的老职工子女,现在又是宋耘的小姑子,一看便知道他们家的日子过得很好。小爱一家三代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让我们感到既亲切又和谐,很为她们的幸福生活高兴!   

      可惜时间太紧不能尽情享受一下她家的好日子,简单拍照后便匆匆离开向七队奔去。这是最让我们兴奋的一站。一路上大家都在寻找我们种过的土地。突然听见小豆喊到“这就是我们的4号地!”宋耘也在喊“咱们的地都是黑的,太美了!”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我只管录像,恨不得把七队的一切都录下来,以便我们经常回忆欣赏。终于到了队部,丁大个的儿子丁延德已在门口迎接我们了。他帮我们联系了40多年前与我们共同劳动的老职工,留在七队的人已不多了。他们是金天养、杜巧英、丁大个、逢茂兰、张元万两口子,石万福两口子,还有小凤英、谭德春、李少海。因时间有限我们只参观了队部,并和老职工在队部聊天。他们也基本上认出了我们,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感觉虽然有变化,但仔细看变化也不是很大。只是因为分别时间太久,大部分的名字都叫不上来了。很遗憾没有更多的时间到各家和队里去转转,全体合影后就匆匆离开,大家都依依不舍。特别是杜巧英满含热泪与我们告别,我们心中也是非常的留恋,这毕竟是我们的第二故乡啊!   

    离开七队我们又驶向分场,这时宋耘的许多学生已在饭店等候我们了。三分场场长亲自陪我们吃饭、聊天,使我们倍感亲切。饭后由马振勇和再飞带我们去分场各地参观,同时回忆着当年的情景。小马不善言谈,但对我们很热情,同时对三分场的情况了如指掌。他带我们参观了当年的卫生所和大宿舍。虽然没改地儿,但装修一新,变化很大。小马又按我们的要求,看望了原七队的老职工陈金重、付秀英、韩明英、王作坤和马玉坤。除王作坤外他们的身体和精神都不错,见到我们也很兴奋。最后我们又看望了小马的父母马文红老两口。老马也是我们当年的场部领导干部,现在身体衰老,但老两口慈祥的面孔让我们感到很亲切,与他们合影后,二老含泪送我们走远。路上看到来看我们的梁英云,我们一起走进场部,在场长办公室亲切交谈。这时又把干活中的胡成娥找来,大家热闹一番。后来场长回来了,再飞也催我们该回去了,我们在场部外面的小花园与场长合影留念,又是依依不舍地离开分场向总场驶去。   

    到宾馆休息片刻后我们先去小吴家与她告别,邀她养好身体后到北京见面,她愉快地答应了,临走时给我们带上热腾腾的肉粽子,可惜肚子装不下了。这时我们该去姬华忠家吃饭了,小姬一家五口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看得出这是一个和谐温暖的三代之家,日子过得很不错。他们已经为我们做好了我们想吃的小米豆粥和小碴子粥,还有自制的小菜、鱼等,大家吃得很可口。饭后我们聊了一阵,为了让陆大耕分享我们的快乐,我还拨通了他的电话,让他和姬华忠聊了几句。这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从他们家出来小飞又来接我们去他父母家与老两口告别。听小飞说他父亲这两天身体有好转,我们听了都非常高兴。杨指导员身体还是不便,他躺在床上,我们与他简单聊了几句算是告别。想想他当年的精神劲儿,再看看现在的状况,心里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我们祝愿他早日康复,与我们在北京相聚。与二位老人告别后小飞两口子又邀请我们去他家看看。他和父母住在同一座楼,为的是更好地照顾老人。一进他家就给人一种宽敞舒适的感觉,装潢和布置都很讲究。我想这都是小肖的功劳吧。他的女儿也很漂亮又懂事,各种迹象看得出杨指导员一家也是一个和谐温暖的大家庭。只是杨指导员的身体让我们感到一丝担忧,真是美中不足啊。晚上10点多钟再飞又送我们回宾馆,明天早上我们就要告别农场回哈市了。大家总感觉没待够,有些想见的老人还没见到,该拍的景色还没拍完,留下不少遗憾,争取下次补上吧。

     在这两天三夜的活动中,我们看到了几十年来农场的变化。852农场场部对面是一个近4000平方米的文化广场,广场东、南、北周围有不同的健身器材,(和北京的差不多)西面有一个特大的屏幕电视,场部的大、小马路都是水泥或柏油马路,比较整齐。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路灯都非常漂亮,而且还都是太阳能照明。职工住房生活用电也是太阳能,自己不用交电费,既经济又节能,比我们还先进。

   我们在场部宾馆住了三个晚上。我参加了两天的晨练,小豆早晨5点起床到文化广场健身。最大的感受是那里的老职工生活得特别健康。有跑步的,打太极拳、太极剑的,玩柔力球的,做健身操的练健身器械的等等。人非常多,精神面貌非常好。晚上广场上有看电视的,有跳舞的。文化生活特别丰富,一点不比城里差。这里的变化太大了!还有大田播种的变化:我们去连队看到了大片的黑土地上一条条整齐的沟垄,都是播种时平地、开沟、撒种、盖土、覆膜、镇压一次完成。

    为了保墒,减少杂草,大田里全用上了地膜。这些变化让我不可思议,但它又是我亲眼所见,毫无质疑,我们只能感叹不已,真是太先进了!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现在事实摆在了我们面前。怎不让我们激动万分。

   28日早6点多小飞两口子和他的妈妈加司机小邱和我们共同进早餐,为我们送行。6点40分我们依依不舍得离开了852农场,向哈市驶去。上车时我们看到了小飞送我们的两种大豆。一种叫“白眉”颗粒很大,另一种叫“农690”颗粒很小,类似绿豆大小,我们这些60多岁,走南闯北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黄豆。小飞给我们介绍:大的蛋白质含量多,可做豆浆,小的是生绿豆芽用的,都是新品种,又是绿色食品。还是北大荒852农场的特产。我们听后真是如获至宝。没想到的是他给我们每人40斤,另加160斤送给哈市的朋友。小车除了装我们8个人及行装外,又增加了400斤的大豆,还送我们每人一袋珍蘑和木耳,都是北大荒特产。小飞对我们太热情了!我们虽然很兴奋,但是内心深处总觉得过意不去。不知如何答谢了。只能说后会有期吧。   

    一路上我们继续欣赏窗外的北大荒美景。8点多我们又来到了红兴隆农场分局的张玉新家中。老张也是我们这些年来最想见到的人。40多年前他亲自来北京把我们接到852农场3分场。后来又逐个把我们调回北京或其他该去的地方。我们都很感激他对我们的关心与照顾,也很想念他。原来听说他做过癌症手术,想象中他的身体会较差。但见面后,出乎我们的意料,他的精神很好,也没看出太老的样子。我们每个人的名字他都叫的出来,这使我们几个人都很兴奋。他的儿子东东也是我的学生,小时候的样子我还记得很清楚,遗憾的是他正好外出不在家,所以没能见到他。老张的爱人和儿媳热情的接待了我们,还定好了午餐,让我们吃完午饭再走。可惜我们的时间太紧了,小飞还要乘晚7点多的飞机。我们是晚9点多的火车,都不允许我们多留。简单聊聊就又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大家相约今年北京再聚会。这对我们来说多少有些安慰。他们一家三口送我们上车。他家住的是别墅式的平房,设施齐全,老两口住的很宽敞,空气又好,看得出来他们的生活很舒适。我们为他们祝福!为他们高兴!   

    与老张告别后我们继续前进。时间不长车子停在了高速路边,小邱下车了原来是车胎瘪了。小邱说瘪是扎了,但没有找到痕迹,我们看是那400斤大豆惹得祸。小邱很快就换好了车胎,又上路了。中午时分到了得莫利饭店,我们有时美餐一顿,除了那天吃过的大盘鱼和野菜外小飞又为我们要了土鸡炖珍蘑。都是美味的当地特产,可惜我们肚子有限,不能全部吃掉,只好让姜桂英、李玉珍打包回哈,以免浪费。   

    饭后我们继续前行。哈市的朋友炳玺、东光从早九点多就电话、短信不断,随时关注着我们的行程。他们又开始忙碌我们回哈的安排了,真是太让他们费心了。下午4点多我们终于开进了哈市,这时又开始堵车了,小邱开车很稳又熟练,选好路线先送小飞去航空大厦,与小飞告别后又送我们去东光他们早已安排好的尚居饺子店,这时已是5点多了,那几位热情的朋友已在门口迎接我们了。曲立群、王炳玺从他们的车上拿出了替我们买好的红肠,同时又拿出了她们送我们的一份礼物:哈麻双鹤牌亚麻凉席和干肠及“大列巴”,都是哈市特产。真是盛情难却,我们带回京的东西越来越多了。东光也买好了我们回京的三张下铺车票,这比来时舒服多了。丁宝昌也早已把车停在门口等我们到来,我们急忙把北大荒的特产放在丁的车上,并与小邱告别,本想去宾馆休息一下,但已不及了。   

    与姜桂英、李玉珍匆匆告别后我们就进饭店了。这里已是亲朋满堂了,当然是几位核心人物和最知心的朋友为我们送行。他们是丁宝昌、赵传家、薛占国、王津华、林兹民  、曹积瑞、曲立群、王炳玺、和东光一家三口。本想我们搞一个告别答谢宴,但被东光阻拦了。我们只好等他们去北京时再答谢了。东光为我们点了可口的饭菜,用吃饺子的方式为我们送行。大家边吃边聊,互相祝福安康。他们又为我们留下了难忘的影像资料(我们去北大荒前他已为我们制作好在哈时的照片光盘,每人一盘,可惜没机会观看,现在又将我的录像带留下准备制作下一盘。他能在百忙之中全心全意为我们服务,真让人感动!)饭桌上几位核心人物又在为我们上百斤的大豆运输问题出主意想办法了。现在看来我们想随车带走的想法是不可能的了。经登记商议决定用汽车配送的方法帮我们运回北京。老呆和赵传家有这方面的经验,他们热情地接过了这项艰巨的任务。这样就大大减轻了我们的负担。   

    饭后我们急忙送走了东光一家三口(他们有炳玺开车去车站乘火车至兴城探亲了)。而后我们有继续收拾清理各自的行装,丁宝昌开车,赵传家、薛占国、林兹民、曹积瑞、王津华一起送我们上了18次列车,真把他们累坏了,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还把他们当小伙子使用,太难为他们了。帮我们安排妥当,他们又急忙给我们办理了大豆运送手续,时间不长,小豆就给我们打来电话,告知一切办理完毕,让我们放心,真是神速啊!这时火车也缓缓驶出了哈市,我们也随之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冰城和几十年结交的好友,我们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但愿我们这般人能在不长的时间内在北京进行更甜美的聚会。

    29日早8点多火车按时到达北京站,学仲一家三口来接她,因不在同一个车厢,也没能见到他们。王习迅和王环来接宋耘和我,很快就把我送到家了,为我减轻了好多负担,我们都各自顺利回到家中,到此为止,文名这次紧张而愉快的哈市、北大荒之旅圆满落下帷幕。我深信这是我后半生最难忘也是最愉快的一次旅行。谢谢了!朋友们!下次再见!

 

                            

                                王晔华执笔

                               王津华补充

                                      2009年6月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