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52农场3分场(20团3营)知青网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今生今世难忘 喊一声北大荒 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关于我

2009年1月19日 在搜狐开篇,不幸于2012年3月6日,被网管删改(之前已点击了86235次),只好另辟出路,到此一游。

网易考拉推荐

四十一年前的今天 24连 王尔成  

2009-11-12 11:28:08|  分类: 知青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十 一 年 前 的 今 天

     每年初冬下雪的时候,都会使我想起四十一年前的11月11日的那一天,我从哈尔滨来到地广人稀的北大荒, 下乡到八五二农场,成为一名知青。

    那是1968年的11月11日,我们哈尔滨第七中学一千多名同学下乡到了北大荒八五二农场,(当时叫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十团)当时的情景,现在回忆起来,仍记忆如新。

    当年从哈尔滨出发时是11月9日的下午,天气还很好,因为我们坐的列车是专列,要给图定列车让路,所以一路上走走停停,开得很慢,过了鸡西的时候,天上飘起了小雪,刮起了风,到达迎春火车站时,已是11月11日的上午了,从哈尔滨到迎春,我们的专列走了四十多个小时,同学们走出车厢,来到站台上,等待着安排,这时雪还在不紧不慢的下着,风一阵紧似一阵的刮着,雪粒儿直往人的衣领里钻。然而风雪并没有影响迎春火车站的热闹和忙碌,经过短暂的交接,同学们在各个连队接应人员的引领下,向各个连队的车辆走去,我被分到三分场四队(那时叫三营四连,后来又叫三营19连),和我一起分到四队的有十七八个男女同学,四队来接我们的是连长徐殿臣,人送外号‘徐大炮’,徐连长一面指挥连队随车人员搬运我们的行李,一面领我们向站外走去,我们要和他们一起搬运行李,被徐连长阻止了。来到车站外面,站前广场停满了汽车,因为天冷,汽车都没有熄火,近百台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就像一首欢迎曲,在欢迎我们的到来。大家的心情好起来,脚步也加快了,很快我们就来到四队的汽车旁,装好了行李,清点了人员,都妥当了,我们的车就跟着车流,鱼贯地离开了站前广场,向八五二农场场部(二十团团部)开去,汽车依然像我们坐的专列一样开的很慢,公路上时而有一道道的雪楞子,阻碍了汽车的速度,汽车一辆接着一辆,排着长龙,缓慢地向前行进着,见大家在车上冻得够呛,徐连长指挥大家把一块苫布支起来,让大家都钻到了苫布下面,这样就暖和多了。徐连长询问了每个同学的情况,大家一一作了回答,彼此也熟识了,车内的气氛也活跃起来了。临近中午时分,汽车才到达场部,下了汽车,都集中到大礼堂休息,大礼堂不算很大,和市里的电影院相仿,但在当时这可能已经是农场很宏伟的建筑了。不久便有人招呼我们去大食堂吃饭,大食堂是一座低矮的平房,走进食堂,里面却很大。吃饭时,有个现役军人还到大食堂去看望了大家,讲了话,对我们的到来表示欢迎,认识他的人告诉我们,他是团政治部主任,姓张。匆匆吃了午饭,我们就又上路了。

    我们的汽车进入五分场的公路后,没走多远就再也走不动了,五分场的地势相对较低,路上的积雪也厚,汽车无法行驶了,只有等推土机来了,大家在车上无事,于是和徐连长交谈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地向徐连长打听我们关心的连队的事,徐连长兴致勃勃地向我们介绍着连队的情况,车上的气氛热烈起来,有同学开始问一些生活上的事儿,好像是伙食、住宿方面的事,徐连长有些不太高兴了,不再回答我们的问题,车上的气氛有些尴尬。于是一直到四队,谁也没有再说话,我下意识地掀起苫布向车外望去,然而除了公路两旁的杨树,和前后依稀可见的几辆汽车之外,眼见的全是白茫茫的大地,什么也看不到。我的心里不由得涌起一阵惆怅,北大荒真是地广人稀呀。推土机终于来了,推开积雪,我们的车又继续前行,转过三、七分场的丁字路口,转眼之间就到了三分场场部,我再次掀开苫布向外望去,风小了,雪也不下了,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远处隐隐约约时隐时现的点点灯火可能就是一个个的连队吧,汽车在分场稍作停留,就径直向四队方向开去了,到达四队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住的地方是上冻前抢建起来的砖结构的宿舍,四个人一个房间,宿舍里出来一些知青,一会儿功夫就把我们的行李、箱子抬进宿舍了。大家安置好行李,就有人带我们去伙房吃饭了,大家找出饭盒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地向伙房走去,走进伙房,迎面一个半新的洗衣盆大小的椭圆型铁盆里面是已经煮好的面条,旁边一个洗脸盆大小的掉了瓷的搪瓷盆里是半盆酱,看着盛食物的盆子和又粗又黑的面条,我还是被吓了一跳,想想自己家里的面条,我已经饿意全无了,我们一个宿舍的几个人都没有吃就回宿舍了,(过了一段时间,我被分到伙房工作才知道,那是伙房为了欢迎我们特地手工擀的,要知道在连队,只有病号才能吃上面条哩!)回到宿舍,大家翻出火车上吃剩下的面包、饼干一些食物,好歹添饱了肚子。大家坐在自己的铺位上,相对无言,每个人的心情都不好,离开城市,离开父母,一个人来到千里之外的农村,谁的心情能好呢?坐着坐着,我对面铺的王XX吭吃吭吃眼泪汪汪地哭起来了,(他只有15岁,是七0届的,两年后下乡就行,可能是听说852农场的条件好,就和哥哥一起下乡啦,俩人还没分到一个连队,后来农场把他调到他哥哥连队去了。然而哈尔滨市七0届的毕业生全都留城了,他如果不下乡,也留城了。也许这就是命运吧!你不信都不行啊!)“你把嘴给我闭住,不然我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靠窗户铺位的纪春江一声黑老大口吻似的断喝,大家都笑了,王XX也笑了,过了一会儿,他又抽泣起来,“把嘴闭住,整得大家心情都不好,闭住,闭住!”纪春江再次断喝,王XX又笑了,几个人被他一会哭一会笑逗的也笑得不行,尽管在火车上已经两宿没睡好觉了,我还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那是我们来到北大荒的第一个夜晚!

    1968年11月11日——难以忘怀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